网络语言应该规范吗?口☆口口☆口

  网络语言应该规范吗☆□☆?

   文/马莲

   我国自1994年正式全面接入国际互联网以来☆☆☆☆,网络语言以惊人的速度迅猛发展☆□□□☆,一方面丰富了口我们的语言生活☆☆□□☆,另一方面也对传统语言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和冲击□□☆☆☆。因此□☆□☆,如何看待口网络口语言□□□☆□,网络语言口要不要口规范☆☆□□☆,一直是争论口口不休的话题☆☆☆。

   网口络语言要不要规范☆☆☆?

   网络语言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的口网络语言主要包括两类:一是与网络有关的专业术语或特别用语□☆☆,如“IP”“搜索引擎” “防火墙”等;二是通用于网络聊天室口或口者论口坛上的口特殊用语□☆☆,如“东东”“美眉”“菜鸟”“灌水”“886”“3Q”等□□☆☆☆。第一类口口不会引起口口太口口口口口大争口口口口议;第二类则具有强烈的个性特征□☆☆,更能体现网络口语口言口对传统语言规范的冲击☆□☆,因此口倍受争议□□☆,狭义的网口络语言指的就是这一类☆□☆,也是本文重点讨论的对象☆☆□。

   口网络口语言比较简约☆□☆、生动□□☆、新奇□☆□、诙谐□☆□□,体现了网民的智慧和对口生活的感悟☆☆□,但同时也存在口着大量的口不规范□☆□、不易解☆☆☆□、不文明口口的口口成口分☆□☆☆,如“郁闷in口g”(中文词与英口语表进行体的ing组口合□☆☆□,表示正在郁闷口)□☆□,口☆口口☆口“很S”(形容说话拐弯抹角)☆□□☆,“烘焙鸡”(hom口ep口a口g口e的音译□□☆☆□,指主页)☆☆□□□,“偶稀饭”(“我喜欢”的方口言口口口谐音口)□□☆☆☆,“表”(“不要”的合音)□□☆,“TMD”(国口口口骂口口简口称口口口口)☆□□☆☆,等等□☆□□□,因此自然出现了规口范网络语言的声音☆□□。

   那网络语言需不需要规范呢☆☆□☆□?要回答这口个问题□□☆,我们需要明确什么是语言规范□□☆☆、规范的对象以及网络语言的性质☆☆☆。广义的语言规范包括自发口的规口范和自觉的规范□□□。我们这里说的语言规范是指自觉的规口范□☆□□☆,是由口国口家机关☆☆□、语言决策口机构☆☆□、语言研口究机构口和语言专口家发起并从事的宏观的☆□☆□□、全局的☆☆□□☆、大规口模的口规范口活动☆☆☆☆☆,是在对语言文字发展变化的总规律认识了解的基础上口进行的☆☆□□☆,目的是要推行一种全口国或各民族共同使用的标准语□☆□,从而消口除交际障碍□□☆,促进民族语言的健康发展☆☆□☆,以及口宴观由旧规范向新规范的过渡□☆□。

   语言是不断发展的□□□☆☆,经常产生一些新成分口和新用法□□□,语言规范的任务是对语言变化做出评口价和抉择□□☆,使语言这一交际工具口更好地服务于社会生活☆☆□☆。语言规范的对象是共同语☆☆□□□,主要是书口口面口口语☆☆□□□。方言是共同语的地域变体和社会变体☆□☆,包括地域口方口言和社会方言□□☆☆☆,用于非正式交际口场合☆□□,本身不口口需要口规范☆□☆☆□,也规范口不口了□□□☆☆。

   网络语言是一种新兴的社会方言□☆☆。有学者认为☆☆☆□,与行话☆□☆、隐语等其口他社会方口言一样□□☆□☆,网络语言是语言的一种社会变体□□□□☆,有其自身的存在环境和发展规律□☆☆☆,在网络这个虚拟空口口口间里□☆☆,只要不影响交际双方表情达意□☆□☆☆,网络口口语言本身口就不需要规范□□☆,也规范口不了☆□☆。

   然而☆□☆□□,我认为□☆□☆□,方言口层面口的网络语言不需要规范☆□☆□,并不意味着网络语言在网口络以外的使用场合可以不受限制☆☆□。共同语要口不断地从地域方言☆☆□□、社会方言口吸收灵动鲜活的成分□☆□□☆,网络语言一旦进入共同语层面□☆☆□,则需要规范☆□□□。比如在口国家机关☆□☆□、学校教育□□□☆□、法律法规□☆□□、新闻口媒口口体中☆□□,网络语言口的使用应该把握好度☆□□□☆。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口司长姚喜双强调:“规范口使用外语口口口口词□□☆☆☆,媒体是口表率☆☆□,公务口员是口龙头□☆☆,服务业是窗口☆☆☆☆□,学校口是口基口础☆☆☆☆□。”网络语言的规口口范同口样如此□□☆☆。

   网络语言该不该用立法的方式规范☆□☆□☆?

   2006年3月1日起施行的《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办法》□☆☆☆,规定“国家机关公口口文☆□☆□☆、教科书不得使用不符合现代汉语口词汇和语法规范的网络语汇□☆□□。新闻口报道除需要外□□☆☆,不得使用不符合现代汉语词汇和语法规范的网络语汇”□☆☆□。这是国内首次将规口范网络语口言的行为写入地方性口法规□☆☆。云南☆□☆、天津□☆☆、四川□□☆☆☆、山东□□□☆、广西☆☆☆□、海南☆☆□☆、河南等省口市口也口出台口了口语言文字口地方性法规☆☆□,对网络语言做了禁止性规定☆□☆☆。2014年11月27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关口于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中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通知》□□□☆☆,要求各类广播电视节目口口口和广告“不得使用或口口介绍根据网络语言☆□☆□□、仿照成语形式生造的词口语□□☆☆,如‘十动然拒’‘人艰不拆’☆☆☆□,等等”□☆□☆。2014年口口口12月4日☆□☆☆,《人民日口报口口》口发表口口文章口《评“网络新造词语流行”:语言该规范就要规口口范》□□☆□,称“晋善晋美”“十动然拒”等网口络语口词是随口意篡改☆☆□、乱用成语□☆☆☆,是仿照成语而生造词语☆□□,必要的规范和禁止无可非议☆□□☆。

   对于这些指令性的规口定和要求□☆□☆,赞成者有之□□☆,反对口者有之□☆☆☆。赞成者认口为☆□□☆☆,网络语口言的肆意发展会对青少年的汉语学习和素质养成产生负面影响☆□□☆,立法规范口网络语言可以口维护汉语的纯洁性☆□□☆☆,有利于普通话的推广☆☆□☆。反对口口者认为☆☆☆□□,网络语言体口现了新时代精神☆□□,体现了语言创新口能口力☆☆□,立法规范网络语言会扼杀网民的创造力□☆□☆。

   网络语言该不该用立法的方式规范□□☆?我们并不否认口语言立法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问题是“不得使用不符合现口代汉语词汇和口语法规范的网络语汇”是否具口有可操作性□☆□□☆?何谓“不符合口现代汉语词汇和口语口口法口规范”□□☆?何谓“随意篡改☆□☆□□、乱用成语”☆☆☆□☆?广告中口口运用口成语口谐音是否都属口于乱用☆□☆□?判定的标准是什么☆□□□☆?网络语言产生的时间口不长□□☆☆□,正处在飞速发展变化之中☆☆□,既有积极因素□☆☆,又有消极因口素□☆☆□□,短时间内难以确口定口哪些用例符合规范☆□□☆,哪些用例不符合规范☆☆□,因此不必急于表态□☆□☆□,可保留口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就目口前来口口看☆□□☆,对待网络语言的规范化问题□□☆□,应该口借鉴口英□□□□、美□☆☆、德等口国家口的口做法□□☆☆☆,采取“疏”的办法□☆☆□,加强引导口口口口和监口口口督☆☆□,而不是采用立法的方口式强行禁止□☆□。

   口网络语言该如何规范☆☆□□?

   语口言规范化就是确定并推广某一语言内部统一的标准☆□☆□。语言规范需要确定规范口标准□□☆,还要指派口实施标准的机构☆□□☆□、队伍☆□☆,加强教育□□☆□☆、宣传☆□☆☆□、引导和监督口工作☆☆□。政府可口以组织专家分析研究发展变化中口的网络语言☆□□☆☆,把那些符合语言发展规律的新成分☆☆□、新用法固定下来☆☆☆☆,加以推广☆□☆☆□,使之广泛地为人们的交际服务;而对于那些不符合语言发展规律□□□☆,又不被群众广泛使用的成分和用法□□□,应该妥善地加以处理☆□□,以阻止消口极的网络语言成分进入共同语☆□□□。例如□□☆,网络热词“给力”因为通用口口口性强☆□☆☆□,有表现力☆□□□☆,而且口口口符合语法□☆□☆,有理据性□☆□□☆,不但登上《人民日报》头版头条□☆□□,还被收入《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成为口口普通话词汇的一员☆□☆。而“十动然拒”“人艰不拆”“累党不爱”“喜大普奔”“说闹觉余”等所谓的“网络成语”□☆☆□,都是把一口口个口相对完整的口长句子硬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性口缩略☆□□、强行拼装口口为四个字☆☆□□,不符合现代汉语语法规范☆□□□☆,而且表意含口混□☆□,难于理解□□□☆☆,因此不被大口口众口接受☆☆□☆□。

   有学者认为□☆□☆☆,“语言规范究其实质也口是一种社会口习惯☆□□☆☆,它只能通过约定俗成的途径口建立☆☆□☆,而不能由语言机构或语言学家向壁虚构”☆□□。有些用法虽然口不符合语言的口发展规律☆□☆☆□,但是在人们的交际中已被广泛使用□☆☆☆□,那就应该根据约定俗成的原则加以肯口定□☆☆。例如□☆☆☆,英语“fans”可以口口音译为“粉丝”□□☆□□,意译为“迷”□☆☆☆□。究竟口哪口个口口更口口符口合汉口语口规律☆☆□?一般来说☆☆□,汉语吸口收外来词应尽口量采用意译☆□□☆,因为意译更接近民族语言习惯□□□,便于理解口和记忆☆□☆☆。从这个口角口度来看□☆□☆☆,意译词“迷”更合规律□☆☆,音译词“粉丝”则因口与口口口口口汉语固有词“粉丝”字形相同但意义口相差甚远而口不被口看好☆□□☆。但是□□☆,现代汉语还有一条规律——双音节词占优势☆☆☆□□,显然单音节的“迷”不太合口乎口大众语言习口惯☆☆☆。“迷”一般不口口口单说☆☆□□□,往往组成双音节词“歌迷”“影迷”“戏迷”“球迷”等☆□☆,但这些词口又不口能口涵口盖所有口的“迷”☆□☆□,因此双口口音口口节音口口译词“粉丝”没有被淘汰☆□□□。后来□☆☆□□,随着网口口络口口的传口播□□☆☆,音译词“粉丝”普遍被公众接受□□☆☆,产生了“凉粉”(张靓口颖的口口粉丝口)☆☆☆□、“职粉”(职业的粉口丝口组口织者)☆□□、“互粉”(互口口当口粉丝)☆□□□、“掉粉”(粉口丝口口少口了)□□☆☆□、“钢丝”(郭德口口纲的口粉丝)等词语☆□□☆,原本没有意义的音节“粉”和“丝”大有升口级为语素的势头□□☆□,最终权威词典《现代汉语词典》采取约定俗成□□☆、口☆口口☆口承口认现实的态度□□□,把“粉丝”定为规范词□□☆□。

   网络语言是不断发口展口变化的☆□□,规范的标准也应该随之不断调整□□□。如上口文所述□□☆☆□,英语“fans”的音译词“粉丝”□□☆☆,起初并没口有被当成规口口范词□☆□☆□,因此2006年口如果在上海的政府文件☆□□☆□、教科书和新闻报道口中出现“粉丝”☆□□,依据《上海市实施口(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办法》□☆□☆□,被判定为违法行为;2012年“粉丝”被收进《现代口汉口语词典》口第6版□□☆☆□,获得了合法口地位☆□☆。

   语口言变化本身就是一种自然选口择□□□、优胜劣汰口的过程☆☆□□□。只有那些口经得起口时间检验□☆☆☆、社会需要□□□□、意义明确□☆☆、符合造词口规律□☆□、公众普遍接受的网络词语☆☆☆□☆,才会被吸口收到共同语中来□☆☆,以丰富普通话词汇☆☆☆□。比如□□☆□,“菜鸟”“给力”“雷(人)”“灌水”“山寨”“秒杀”“宅男”“宅女”等词口口通用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性口口口强☆☆☆□、表现力强☆□☆,符合共同语的规范标准□☆□□,因而被《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吸收☆☆□。而更多口的网络词语□□□□□,由于其造词的随意口口性和不规范性□□□☆,只能是流行于一时☆□□□☆,最终被社会所淘汰☆☆☆□□。

   (口口作者单口位:中国劳动关系学院)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计算机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络语言应该规范吗?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