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韩国古典小说批评与金圣叹文学评点的论文

  试论韩国古典小说批评与金圣叹文学评点的论文论文摘要:由于中韩两国间的文化交流非常密切□☆□☆,风靡中国的金圣叹评点传入了朝鲜半岛□□☆□,受到朝鲜王朝文人的喜爱□☆☆。19世纪□☆☆☆,朝鲜出现了数部评点本小说☆☆□☆☆,对作品进行细致的批评□☆□,标志着韩国古典小说口批评的真正形成☆□□□,在文学史上占据重要的口地位□□□☆。对韩国古典小说《折花奇谈》☆□☆、《汉唐口遗事》☆☆□☆、《广寒楼记》的评点与金圣叹文学评点的比较分析显示☆☆☆,朝鲜王朝文人正是受到金圣口叹评点动机的极大鼓舞☆□☆□,才开始从事评点本小说的创作和口评论的☆☆□☆。在实际的作品批评中□☆□,朝鲜王朝文人从金圣叹评点中汲口取了很多营养☆□□☆☆,借鉴了金圣叹关于结构方式□☆□☆□、人物形象化等方面的文学思想□□□☆□,并进行了发挥和创造☆□□☆,促成了韩国古典小说批评的诞生☆□□□□。 论文关键词:金圣叹;文学评点;文学批评;韩国古典小说 口0.序言 评点本小说口采用评点的形式表达明口确的创作思想和批评理论☆☆□,作为古典文学评论的主要形式在中国文学史和文学批评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评点口形式始见于中国的古代诗文评论☆□□☆☆,最先出现于宋代的诗话批评□☆☆☆□,后来又扩大到散文☆□☆、小说领域□☆□□☆,由于对文本的口精密分析而受到读者的欢迎☆☆□☆□。明朝后期□□□,评点开始广泛应用于小说批评□□☆☆,17世纪中口叶□☆☆,金圣叹(1610一1661)通过对《水浒传》和《西厢记》的评点□☆□□☆,进一步完善了评点口的形口式□□☆□□,把中国叙事文学的评论水平提高到一个新的阶段☆☆☆□,带来了口评口点的繁荣☆□□□☆。 明清时代☆□□,由于中韩两国间的文化交流非常密切□□☆,风靡中国的金圣叹评点也自然而然地传人了朝鲜王朝□☆☆□□。据笔者口口口调查☆☆☆,多种版本的金圣叹评点本《第五才子书水浒传》□□☆☆□、《第六才子书西厢记》现藏于韩国各图书馆☆☆☆,其中包口括1657年在中国刊行的木版印刷本《第五才子书水浒传》和此后数百年间中国国内刊行的石版本□☆□☆☆、活字本及朝鲜国内的手抄本共数十种☆☆□☆□。wWW.11665.com金圣口叹评点本《水浒传》1657年本在韩国的存在☆☆□☆,意味着金圣叹文学评点很早就已传入朝鲜半岛☆□☆□□,金圣叹口评点本《水浒传》☆☆☆□□、《西厢记》众多国内版本的存在和韩国国内手抄本的出现则证明金圣叹文学评点在朝鲜半岛流传很广□□☆☆,深受朝鲜文人的喜爱□☆□☆□。 从现存文献口来看□☆☆,金圣叹评点本至少在l8世纪中后期传人了朝鲜半岛☆□☆,最早的记录出现于李圭景的《五洲衍文长笺散稿》中☆□□,文中提到:“圣叹被口口祸之口口口事□□☆☆□,不少概口见于书史□☆☆□。译人金庆门人燕☆□☆,有人口潜道之如此□□☆,其书绝贵□□□。我英庙乙未□☆☆□□,永城副尉申绥☆☆□☆□,使首译李口谌始贸来__册□☆☆□,直银一两□☆☆☆□,凡二十册☆□□□☆,版刻精巧”☆☆□□。(1969:230)口口这一记录证实□☆☆□,1775年□☆☆,金圣叹的文学评点已传口人朝鲜半口岛☆□□☆□,而在此之前☆□☆□□,韩国文人已经熟知金圣叹☆□□☆☆。 此外☆☆□,现存文献中有关金圣叹文学评点的记录也随处可见☆□□□,如朝鲜王朝文人俞晚柱(1755~1788)的日记《钦英》详细记录了口作者从1784年闰3月5日至5月10日仔细阅读金圣叹评点本《水浒传》的经过及数次阅读金圣叹评点本《西厢记》的事实;朝鲜王朝后期著名的北学派四大家之一——著名学者李德懋(174l—l793)给同为四大家之一的好友朴齐家(1750一?)写信□☆□,指出其“笔下所淋□☆☆☆,眸之所烛□☆☆□,心之所役□□□,无之而非口金人口瑞”(1983:77)☆□☆☆,反映出当时的进步文人也醉心于金圣口叹的口文学口口评点;当时中人阶层的文口学领袖张混(1759-1828)也证实☆□□☆,自己的儿辈对金圣叹评点本《水浒传》“赞莫舌扪□☆□☆,爱不手释”□☆☆,自己也在众人力口荐下阅读了口此书(口1986:650)□☆□。这些都口口口口口说明□□☆☆□,在18至19世纪☆☆□□,金圣叹的文学评点在朝鲜社会传播广泛□☆☆□,得到了各个阶层的喜爱☆□□。 朝鲜王朝的文人们不仅满足于阅读□□☆☆、欣赏金圣叹的口口文学评点☆☆☆☆,还积极借鉴金圣叹评点的文学思想和表现手法进行口诗文的创作和翻口译□□☆□☆,代表人物包括李钰(1760—18l2)☆□☆☆、丁若镛(1762一l836)☆☆☆☆、金正喜(1786-1856)等朝鲜王朝后期著名口的文人☆□☆、学者□□□□。(韩梅☆☆□□☆,2006:41—100)不仅如口此□☆□☆,19世纪□□□☆,朝鲜王朝的文坛上相继出现了数部口评点本口小说□☆□,如石泉主人(生卒年不详)1809年创作了《折花奇谈》☆☆□☆,朴泰锡(1834一?)1852年创作了《汉唐遗事》□☆□,水山先生(生卒年不详)对当时最为热门的说唱艺术——盘骚里名剧《春香传》进行了改写□☆☆□□,创作了《广寒楼记》□☆□。《折花奇谈》继承了爱情小说的传统□☆□,但特殊之处在于它讲述的是已婚者的婚外口恋情;《汉唐遗口事》是一部纯粹口虚构的故事□☆☆□,其内容大致分为两大部分:前半部分讲述圣口明起兵口称帝直到清统一三国建口立大唐□☆☆,基本照搬了历史演义小口说的惯例□□☆,后半部分以11个结义兄弟的故事为核心□☆□□,英雄传奇的性质很口口明显;《广寒楼记》是《春香传》的口改写版☆□□□,讲述了士大夫子弟口李桃邻(即《春香传》中的李道令)与妓女之女春香超越身份障碍相爱□☆□☆、分离又团圆的曲折恋爱故事☆□☆。这3部作品口都以汉文写成□☆☆☆,并采用评点形式对小说内容进行了评论☆☆☆□☆,标志口着口韩国古典小说评论的形成☆☆□□,特别是巅峰之作——《广寒楼记》以深入细致的评论代表着韩国古典小说评论的最高水平☆□☆,具有重要的意义□□□。有趣的是☆☆□,上述3部评点本小说在形式上都表现出与金圣叹评点的诸多相似□□☆,如《折花奇谈》和《汉唐遗事》都采用了回首评的形式☆□□,特别是《广寒楼记》的两篇序文☆□□☆□、读法□☆☆☆□、回首评□☆☆☆☆、夹批☆□□☆□、圈点都与金圣口叹评点的体例口高口口度口一致□□□☆□,而且其“读法”中列出“宜饮酒读☆☆□,可以助气;宜弹琴读☆☆□☆□,可以助韵;宜对月读☆☆□,可以助神;宜看花读□□☆☆□,可以助格”等内口口口口容口口口(水山☆□☆,1997:10)☆□□□,与金圣叹评点本《西厢记》中的“读法”如出一辙☆□□。这说明韩国评点本小说的作者☆□☆□、评点者都口极为熟悉并且非口常喜爱金圣叹的评点☆□□。口☆口口☆口口因口此□□☆□□,本文将对以《口折花奇谈》☆☆□、《汉唐遗事》□□☆□、《广寒楼记》为代表的韩国古典小说批评与金圣叹的《西厢记》□☆☆、《水浒传》评点进行具体比较☆□□☆□,以阐明二者之间的内在关系□☆☆☆☆。 1.动机论口 在金圣叹生活的明末清初☆□□☆□,文人把小说☆□☆□、戏剧当口作消遣之物阅读□☆☆☆□,认为口它们是“小道”□☆□,并未给予重口视□☆□。因此☆□☆☆,金圣叹在口评点《西厢记》之前□□☆,详细口解释了自己的评点动机: 几万万年月□☆□,皆如水口逝云卷☆□□☆☆,风驰电掣☆□□☆,无不尽去□☆□☆□,而至于今年今口口月而暂有之我☆□□☆。此暂有口口之我☆□☆,又未尝不水逝云卷☆□☆☆□,风驰电掣而疾去也☆☆□,而幸而犹口尚存暂有于此□☆☆☆。幸而犹尚暂有口于此☆□□□,则我将以何等消遣以消遣之?……我亦于无法作消遣中☆□□,随意口自作消口遣而已矣☆☆□□。后之人之读我之文字□□□□☆,我则已知口口之口耳☆☆☆□,其亦无奈水逝云卷□□□☆☆,风驰电掣☆□□□□,因不得已而取我之文自作消遣云尔……嗟乎!是则古人十倍于我之才识口也□□☆,我欲恸哭口之☆□□,我又不知其为谁也☆□☆□,我是以与之批之口刻之也□☆☆□□。我与之批之刻之☆☆□□,以代恸哭之也□☆□☆。口☆口口口☆口口夫口我之恸哭古人☆☆☆,则非恸哭古人☆☆☆□☆,此又一我之消遣法也□□☆□。 (口金圣叹口a□☆☆□☆,卷1:3—6) 金圣叹口表口口口口示☆□☆☆,自己评点的目的是将其当作口人生的“消遣法”☆□□□☆,更具体口口地口说□☆□,一是为纪念才华出众的原作者□□□☆□,更为重要的是向世口人□☆□、后人展示自己的文学才能☆□☆☆,实现人生的价值☆□□□。这一观口点肯定口了口小说□☆☆☆□、戏剧的价口口值□□☆,对其创作与评论赋予了重要意义□□□☆☆。 关于《折花奇谈》的创作目的☆☆□□,作者只是简单地表示是为了将其作为“闲中玩览之资”(石口泉主人□☆☆☆□,1994:4)□□□□,这一说法本口身与金圣叹提口出口的“消遣法”之说异曲同工☆☆☆。而《汉唐遗事》的作者在序文中详细地阐述了自己的创作动机: 夫人生此世☆☆□☆,疾如石火□☆□,幻如泡花□□□□,而消遣口无口口法□☆☆□,极可怜闷☆☆□☆。故于无消遣之口中□□☆,强生消遣法☆□☆☆,述此而口校之口口评之耳☆☆☆□□。夫以暂之在我☆□☆□,既无以消遣□□□☆,则暂口在之他人与未口来之人□☆☆□,亦复如是☆☆□□☆。故以无消遣中强生消遣法☆☆☆□,自以消遣而兼遗为他人与未来人☆□□,亦何不可之有? (口口朴泰锡☆☆☆□☆,1915:1) 根据以上两段口引文☆□□□☆,比较朴泰锡和金圣叹的动机☆□□□☆,我们可以发现二者有诸多相似之处首先☆☆☆☆□,两人都认为口人生短暂☆☆☆□☆,值得珍惜□☆☆,都将现在的口自我称为“暂有之我”□☆□☆,金圣口口叹形口容人生就像“水逝云卷□□□☆,风驰电掣”□☆□☆☆,朴泰锡口比喻人生“疾如石火□□□□☆,幻如泡花”□☆☆☆。其次□□☆,两人都口口口把自己口创口作□□□☆、评点小说或戏剧称为“消遣法”☆☆□□,希望通过它为自己为他人以及后人留下“消遣”之资☆☆□,借此实现口口自己的人生价值☆□☆。二者唯口一的区别在于金圣叹提出的“恸哭古人”没有口出现在朴泰锡的文章口中☆☆☆☆,究其原因□☆☆□☆,金圣叹评点的对象《西厢记》口是前人的作品☆□□□☆,朴泰口锡则是“述此而校之评之耳”□☆☆,并无“古人”——原作者让他凭吊☆☆□□□。 《广寒楼记》对创作□☆□☆、评点乃至改写的动机进行了更为具体的说口明: 作广寒楼记口者☆☆□☆,其必有恸哭古口人□□☆□、留赠后人之意也☆□□。呜呼!自吾口以前而有千世万世之人☆□□☆☆,自吾以后而有千世万世之人☆□☆☆。自吾以前千口口万世之口人□☆☆,吾可得口以知其名也☆□□。自吾以后千万世之人☆□☆□□,吾不得以口知其名也☆☆□□。吾可得口口以知其名者□☆□□,则其人皆有所留赠于口口吾□☆☆☆。而吾之所以恸哭者☆□□□,其人之口迹也□□☆。吾不得以知其名者☆☆□□☆,则吾亦有所口留赠于其人□☆□。而其人之所以恸哭者□☆□,吾之迹也☆☆□☆☆。 (水山☆☆□,1997:l0) 以口口上引文是说☆□□☆□,《广寒楼记口》的作者根据古人之迹——《口春香传》对原作者进行了凭吊□☆☆☆☆,对《春香传》的改作和评点创作出《广寒楼记》□☆☆☆,也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和痕迹留给后人☆☆□□☆,让后人凭吊□☆☆☆。由此看来□☆□☆,上述引文无论从内容还是表达方口式上☆☆□□□,都全口盘接受了金圣叹在《西厢记》两篇序文中所表示的“恸哭古人”“留赠后人”之意(金圣口口叹a☆□□□,卷1:7—9)□□☆。《广寒楼口记》中还特别口提到:“春之玉口貌冰心☆□☆☆□,松竹之节☆☆□□,可谓千古之佳人口烈女也□☆☆□。若使施耐庵☆☆□☆☆、金圣叹之流出于东方□☆☆☆,则必铺张翰墨之场☆□□,留为吾辈清玩☆□☆☆,不翅西厢之传口奇□☆□□☆。”(云口林樵客☆☆□□□,1997:3)这明确表示《广寒楼记》的创作口和评点是深受金圣叹评点中动机论的启发与鼓励□□☆□☆。 抛开文学评点的主观目的☆☆□☆,仅就口评点口的客观作口口用而言□□□□□,金圣叹在《水浒传》总评中指出:“今人不会看口书□□□,往往将书容易混账过去□☆□☆□。……吾特口悲读者之精神不生□☆□☆□,将作者之意思尽没□☆☆□,不知心苦□☆☆□□,实负良工☆□□。故不口辞口口不口口敏☆□□,而有此批口也”□☆☆。(金口圣叹a□☆□,卷1:29—30)金圣叹认为☆☆☆,小说□☆☆☆、戏剧本是作者精心创作的口结口晶☆☆□,但大部分读者只看作品的内容梗概☆□□☆,不能领悟作品在结构□☆☆□、表达上的诸多精妙之处☆☆□□,枉费了作口者的一番苦口心☆☆□,评点者只有深入分析“作者之意思”☆□☆□☆,才能让读者能够真正地理解☆☆☆□□、欣赏作品口的真髓□☆☆☆□。这一点也引起了韩国文口人的共口鸣: 书有生动处□☆☆□□、关键处☆□□、照应处□□□☆□、起伏处□□☆,若看口口者昧口作者之意☆☆□☆,不知为何言☆□☆,则如矮子看场□□☆☆,但听人之言笑而随人言笑☆☆□☆□,人日好□☆☆,我亦日好□☆☆□,人日不好□□□☆□,我亦日不口口好□☆□☆☆,亦何有于消遣? (朴口泰口锡□□☆,1915:1)口口 在以上引文中□☆□☆☆,朴泰锡指出☆☆☆☆□,作品出自作者的精心构思☆□☆□,如果读者不能理解“作者之意”□☆☆,就无法真正地理解口和欣赏作口品□☆□☆□。由此看来□☆☆□□,朴泰锡也认为□□☆□,评点的价值在于点破“作者之意”——创作意图和写作技巧□□□☆□,帮助读者更好地口理口解作品☆□☆,这大概就是他不辞劳苦对自己的作品又口进行评点的原因☆☆☆□□。 正是由于韩国评点本小说的作者和评点者接受了金圣叹评点中所表明的动机☆☆☆☆□,因此□□☆□□,《广寒楼记口》中直接将其作者比做金口圣叹:“若夫锦口心绣口□☆☆☆,千幻万变☆☆□☆,提古人之口性口情☆☆☆□☆,焕时人之耳口目□☆□□,则水山与圣叹□□☆□,虽谓之同☆☆☆☆□,可也”□☆☆□□。(小广口主人☆□☆,1997:9)这也进一步说明韩国古典小说批评的出现的确受到了金圣叹评点的启发和鼓励□□☆□☆。 2.结构论 金圣叹尤为重视作品的首尾照应以及各部口分之间的连接方式□☆☆,留下了很多关于结构的论述□☆☆□。他说:“篇各成文□□☆□☆,文各有意□□☆,有起有结□□□☆□,有开有阖☆☆☆□☆,有呼有应☆□☆,有顿有跌☆□☆☆。”(金口口口口口圣叹口口口口b☆☆□☆□,卷10:52)在具体的评点中☆□□,金圣叹也常用“照应”“呼应”“伏线”“起伏”等评语☆□□。这一口口口观点也口突口出口口表现在韩国古典小口口说的评口点中☆☆☆。如《口汉唐遗事》评点中多次高度评价作品起伏剧烈☆□□☆、变化口多端的结构□☆□,“今此书口虽多有段口落而忽起口忽伏☆☆□,正如兵家八阵□□□☆,皆逐天文气候山川向背利害□☆□,随时而行□□□☆☆,以正合以奇胜”☆□☆,多次用“遥遥相应”“下文伏线”等加以口评口口口论☆□☆□☆。(朴泰锡□☆□,1915)在《广寒楼记》中☆☆☆,水山也口曾评价说“今见广寒楼记第二回□□□,则行文曲折”☆□☆☆。(1997:43)口表现了作者对结构的关注☆□□☆□,关于金汉去汉阳寻找口李桃邻求救的内容□□□☆,评点者以“伏线”二字做评□☆☆□,点明了这为后来口金汉口与微口服私访的李口桃邻中途相遇口埋下了伏笔☆□□☆☆。

  金口口圣叹还对作品的结构进行了精密的分析☆☆□,如在《西厢记》的评点中□☆□,金圣叹将各部分内容之间的多种结口构方式总结为“生”与“扫”☆☆□、“此来”与“彼来”□☆☆☆、“三渐”与“三得”□☆□、“二近”与“三从”☆☆☆、“实写”与“空写”等□□□□☆,把性质口相近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的事件口总结口口口口归口口纳在口口口一起□☆□,并以数字表示其反复的次数□□□□,还通过“生”与“扫”□☆☆☆☆、“此”与“彼”☆□☆、“近”与“从(纵)”等反义口口口词把多个情口口节口巧口口口妙地口联系在一起☆□□□☆,揭示出作品各部分之间有机的联系□□□□☆。(金圣叹a☆☆□☆,卷6:80—口85)金圣叹极为口欣赏这种变化多端的构成方式☆☆□□☆,认为“文章之妙☆☆☆□,无过曲折□☆☆□。诚得百曲千曲万曲□☆□☆□,百折千折万折之文☆□□☆□,我纵口心寻其口起尽□□☆,以自容与其问□☆□□□,斯真天下之至乐也”☆□☆□□。(金圣叹a☆☆□☆☆,卷6:49)这种对结构的细致分口析在《折花奇谈》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这一作品中□□□,两位主人公互相试探□□□□、数次相约都未能如愿☆☆□☆□,后来又是在灰心绝望之际得偿夙口愿□☆□☆□,可谓一波口三口折□☆□☆,其情节之曲折跌宕为韩国古典小说中所罕见☆□□。因此□☆☆,作者口也口口感口叹:“一期二口期三呼四唤□☆□□,竞莫能遂其意☆☆□。则今之直口走魏都□□☆☆,是果真耶□□☆☆□,梦耶?”(石泉主口人☆☆☆☆□,1994:56—57)《折花奇谈》评口点中对作品整体结构的分口析也与金口圣叹的评点极其相似:南华子日□☆□☆☆,上下六口篇三口题☆□☆,见面者为九☆□☆,有约不偕口者为六☆□☆☆。假梦者为一□□☆□☆,真梦者为一□☆☆□☆。真心相思☆□□,假梦相接;假心自绝□☆☆,真梦忽圆□☆☆。先有口意而口自媒口口口于妪□☆□☆,后有意而自口绝于妪☆□☆☆,以一李口生而有自媒自绝之口文□☆□☆。先有心而纳媒于生□☆☆☆,后无情而峻斥于生□☆☆。以一老妪而有纳媒峻斥之文□□☆☆□。……梅之一见口以生自媒☆☆□☆,梅之再见□□□,又以口生自口媒☆□☆☆□。自媒两遭□☆□☆,遥遥相对☆☆☆。妪之口一口期为真口期☆☆□□,生之口一失为真失☆□□☆。一梦而似口真口口非真☆□□□☆,真见而口似梦非口梦□☆□□☆。……前后中终□□□☆,问间相对□☆☆,遥遥相连☆☆☆□□。 (口石泉主口人□☆□☆☆,1994:56—57) 文中把整个作品中分布于各处的相似或口相反的情节分别口总结为“真梦”与“假梦”□□☆☆☆、李生口向口老口口口太口婆“自媒”与“自绝”□☆□、老太口婆向口口李生“纳媒”与“峻斥”☆□□□、李生向口口口口口口舜梅“自媒两遭”□☆□,指出了各处内容的相互照口应□☆□、相互关联以及不断出口现的转折□□☆。评点者不仅仅指出了结构的起伏变化□☆☆,并认为这种起伏多变的结构为作品增添了趣味性☆□☆。(南华散口人□□☆,1994:24) 3.人物论 口在金圣叹的文学评点中☆☆□☆□,对作品人物形象化的论述也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首先他对核心人物表示了关注□□□□,认为作品的核心人物只有一个☆□☆,其他人物都为核心口人物服务☆□☆。如在口口《西厢记》的评点中☆☆☆□□,金圣叹指口口出: 《西厢口记》止写得三个人☆□□,一个是双文□□☆,一个是张生□☆☆☆□,一个口是红娘□☆☆□□。其余如夫人□☆☆□,如法本☆□☆□,如白口口马将口军□☆□□☆,如欢郎☆☆□□□,如法聪☆□☆□□,如孙飞虎☆□□□□,如琴童□☆□☆,如店小二□☆□☆☆,他俱口口口口不口曾着口一笔口半笔写☆☆□□□,俱是写三个人时□☆☆□□,所忽然应口用之家伙耳☆☆□。……口双文是题目☆☆☆,张生是文口字☆□□□☆,红娘是文字的起承转合☆□□☆。 (金口圣叹a☆☆□,卷2:19—20) 金圣叹认为☆☆□☆☆,在《西厢记》的众多人物中□□☆□☆,以张生□☆□□、莺莺□□☆☆、红娘口3人最口为重要□□☆,其他人不过是道具☆□☆□□,但归根结口底☆□□□,《西厢记》只是写了莺莺一个人☆☆□□☆。与此同时□□☆☆,金圣叹也借绘画的方法口指出与核心人口物关口系密口切的人物也必须口精描细写: 亦尝观于烘云托月之法乎?欲画月也☆☆☆□☆,月不可画□☆☆□□,因而画云□□□。画云者□□☆,意不在口口云口口口也;意不在于云者□□☆☆,意故在于月也□□☆□。然而意必在于云焉□□☆□☆,于云略失则口重□□☆☆☆,或略失口则轻□□□□,是云病也□☆□☆。云病口则月口病也……将写双文☆☆□,而写口之不得☆□□,因置双口文勿写而先写张生者☆□□□,所谓画家烘云托月之秘法□☆☆□。 (金圣口叹口a□□□☆□,卷4:10一12) 在引文中□□☆☆,金圣叹口口强调□☆□☆,正如画家画月亮时要精心描绘口云彩一样☆□☆□,为了让核心人物有声有色☆□□☆□,就必须口把周边的人物刻画得有血有肉□□☆☆,以便更好地衬托出核心人物☆□□□。 这一观点也出现在《广寒楼记》的评点中☆☆□,例如在评点口主人公春香和其他人物□☆□□☆、背景口的关系时☆□☆□☆,评点者写道: 读广寒楼记口者□□☆☆,先须辨形☆□□□、辨影□☆☆。南原□☆☆□,影也;广寒楼□□☆,影也;至于花卿☆□☆□,亦影也☆□□☆☆。形则口春香口口口口口一人耳□☆□□□。 (小口口广主人□☆☆,1997:56)口 文中强调春香口是《广寒楼记》中的核心人物□□☆,其他人不过是口陪衬而已□□☆☆☆,并且也以绘画的方法为喻□□☆,具体地阐述口了烘口托核心人物的口方法: 其叙南原形口胜☆☆□□☆,画东海也☆□□☆☆。其叙李口桃口邻风流文采□□□☆☆,画海口上诸峰也□☆☆☆□。其叙情叙别□□☆☆,画水□☆□☆、画石也☆☆□☆。其叙元口崇口诸人□□☆☆☆,画林问寺也□☆☆。其叙口芙蓉诸口口妓☆☆□,画云中庵也☆□□□。……至叙春香之艳态贞节☆□□□,则前迎而后送☆□☆□□,左侧口而右应□□☆□□。宛然昆卢口之口峰☆□□☆☆,缥渺而特口立者也☆□☆☆。 (云林樵客□□☆,1997:3—6) 口评点者以描绘韩口国名山金刚山为喻☆☆□☆,认为口春香就如同金刚山的主峰昆卢峰□☆☆□,对其他人物口的描写都是为了突出她的美貌和贞节□□☆□☆。这与金圣叹主张核心人物占据核心地位□☆☆□☆、对周边人物的刻画也非常重要的观点口完全一致☆□□☆□。 《广寒楼记》口的评点者口不但对人物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思考☆□□,也对事件的展开与核心人物之间口的关系进行了阐述: 移职☆☆□,影也;治行□□☆,影也;凭栏流怅☆☆□,影也;携酒献贺□□☆□,影也□☆□☆。形则口口离别二口字口口耳☆□□□。方春口香之离别也□☆□☆,千般恨☆☆□□,口☆口口☆口万般愁□☆□☆,有非笔口口精墨妙之口所可形容□☆□☆□。则虽以水口山之才☆☆□,不得不口为影边说☆□☆☆□。 (口小广主人☆☆□,1997:56) 文中提出了人物形影论☆☆□□□,将各种事件与核心人物的口关系区分为形与影□☆☆,认为李桃邻父亲的调口离和治行等都是衬托李桃邻与春香分离的工具☆☆☆□☆,只不过是影☆☆□□,形则口是春香与李桃邻的离别□□☆,作者借助这些情节更为有口效地衬托出了春香的离愁别恨☆□□。这样□☆☆,《广寒楼记》的评点把金圣叹评点中限于核心人物与周边人物的论述扩展到了核心人物与事件关系的论述☆☆□。 在人物的形象化口方面□□☆□□,金圣叹口提口出了个性化的主张□☆□☆□,如在对《水浒传》的评点中□□□☆□,他指出:“水浒所叙□☆□□,叙一百八口人☆☆☆□□,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气质□□☆☆,人有其口形状☆□□☆,人有其声口”□□□。(金圣口叹口口b☆□☆☆□,卷1:11)在口这里☆□☆□□,金圣叹强调《水浒传》中的人物形象各不相同☆□□,处境☆□□□□、性情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外貌☆☆□□、表情和语言行为□☆☆□☆。《广寒楼记》中也强调根据各个人物的身份和处境予以不同的描写□☆☆□,如春香拒绝服侍元崇□□☆,被打人监牢后☆□☆□,急于巴结元崇的妓女芙蓉□☆□☆、同情春香的妓女牡丹☆□☆、春香的口母亲月梅□□□☆□、为春香和李桃邻牵线口搭桥的金汉等人各自采取了不同的行动☆□□。对此☆☆☆□□,评点者评论说:“芙蓉自有芙蓉心事□☆□,牡丹自有牡丹心事□☆□,月梅自有月梅心事□□□☆,金汉自有金汉心事□□☆☆□。各各成文□□□□,不相蹈袭☆☆☆☆,真是叙事妙口口品□☆□。”(金圣叹口口口a□□☆,卷4:45)这里同样指出对各个口人物的个性化口描写增强了作品的真实感和艺术性☆☆☆□☆。 4.结论 口在韩国古代□□☆☆□,小说被大部分口文人视为消遣之物☆□☆,因为小说的娱乐功能不符合正统道学家严肃认真的美学思想☆☆□,同时☆□□,小说的本质在于虚构□□□,与韩国重实录的文化传统相悖☆☆☆□。因此☆☆□,在l9世口纪之前□☆☆□,韩国长篇小说的创作并口不活跃□□☆,小说评论也迟迟没有出现□□☆☆□。进入l9世纪之后☆☆□☆,韩国文坛接连出现了数部评点本口小说□□□,小说评论正式形成☆□☆,不能不说是一个奇特的现象☆□☆☆。 以上通过对韩国3部评点本小说的评点与金圣叹评点的比较分析☆☆□□□,笔者发现☆□☆,金圣叹评点中表述的评点动口机□☆☆☆☆,对小说口和戏剧的创作与评点赋予了重要的价值□☆□,引起了朝鲜文人的共鸣□☆☆☆□,极大地鼓舞了他们从事小说创作和评口点的热情□☆□☆,促成了韩国古典小说批口评的主要载体——评点本小说的诞生□☆□☆☆。而在对作品的具体评论中□☆☆,朝鲜文人积极吸收借鉴金圣叹评点中关于作品的结构方式☆☆□☆、人物口形象化等方面的观点☆☆□,并尝试对其进行发展和创新☆□□☆,其中的代表之作登上了韩国古代小说批评的最高峰☆☆☆。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试论韩国古典小说批评与金圣叹文学评点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