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当代文学中得苦难叙事的论文口☆口口☆口

  小议当代文学中得苦难叙事的论文

  小议当代文学中得苦难叙事

  作家对苦难根源的追索☆□☆,对苦难口意义的思考□□□,对苦难的抗争的书写☆□□,寻求苦难的解脱之路□□□☆□,赋予了苦难丰富的精神内涵☆□□□□。在21世纪口创作蔚为可观的底层文学☆☆□☆,关注底层的生口存状态☆☆☆,直面底层苦难□□□☆,探寻造成底层苦口难的原因□☆□☆□,试图以论文联盟http://文学的方式寻求底层苦难的救赎之路□□□☆□。 陈应松深入神农架体验生活☆□□☆□,通过实地考口察□☆□,深切地感受到苦难对人的围困☆□□□☆,苦难无口处不在□☆□☆,苦难无法逃口避□□□☆,它年复一年□□□,亘古如一□☆□。陈应松有感而发创作了一系口列以神农架为背景的口小说□☆☆□,如《口马口嘶岭血案》☆□□、《母亲》☆□☆□☆、《太口平口狗》☆□□□。为了口自身的生存和子女的发展□☆☆☆□,众多的农民开始离开口土地☆□☆□□,进入城市☆☆□□,开始他们另一种的艰难口生口活☆□☆。《太平狗》被称为底层苦难叙事的代表作□☆☆□,小说在展现农民工进城务工的悲惨命运方面具有代表性□☆☆□☆。程大种怀着改变生活的希望来到城市□☆□□,首站就遭遇了挫折□☆□☆,被自己的亲姑妈数落指责了一通□☆□,收留了程大种一宿之后□☆□☆□,拒绝口再次提供住宿□☆□,程大种只好流落口街头□□☆,露宿高架桥下□□☆□,陪伴他的只有那口只太平☆□□。程大种在城市里冒着生命的危险□□☆□,拿着最低的工资挖稀泥埋涵管□□☆□,为了太平离开口工地□☆□□。感动于太平对他的不离不弃☆□☆□□,为了找到一份能够带着太平的工作☆☆□,他被骗进入一口家黑化工厂□□□,工厂里整日散发着毒气☆☆□☆□,工作环境极其恶劣□☆☆□。在工厂里□□☆,他饱口受厂方管理人员的虐待☆☆□,被限口制了自由□□☆☆□,最后悲口惨的死口去☆☆□□。程大种离开山村□☆□,太平狗跟了出来;为了口驱赶它☆□☆,程大种口甚至打断了它的腿☆□□☆,可它还是跟着;程大种为了生存□☆□☆,卖了狗☆□☆,可是口狗还是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了自己的主人;最后当程大种躺在黑工厂的宿舍里孤独无助奄奄一息等死的时候□☆☆,狗像久别的亲人一样用湿漉漉的身子紧紧地摩擦着他☆☆□□,舔舐着他□☆□□,温热的舌头像故乡口的阳口光☆□□,为他驱赶着侵近的老鼠☆□□□☆。Www.11665.CoM狗尾巴口口不停口地摇摆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并用嘴咬着他的衣服往外拖拽☆□□☆,想把他苦命的主人救出去□☆□☆□。程大种口一阵感动☆□☆□□,接着是一阵虚脱的晕眩☆□☆□☆,他手脚顿时冰凉☆□☆☆,晕厥过去□☆☆☆□。在苦难的生活中□□☆☆,狗对人的感情温暖着程大种的心☆☆☆。很多时候□☆☆☆,当生而不口得时☆□□□□,死亡成了最好的解脱□☆□☆。程大种最后在火葬场化作一缕青烟消口逝在他口经历苦难城市的上空□□□□☆。 《母亲》是一部将苦难与人性口推至极致的小说□☆□□□,小说中没有一个人受口到幸运女神的眷顾□☆☆。母亲中年守寡独立支撑着上有老口下有小口的七口之家☆□☆□□,为了使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重新凝聚口在一起☆□□□□,她被迫从一个仅操持家务的小女人变成了既当男人口又做女人的男人婆□☆□☆。虽然母亲勤劳□☆□☆☆、能干☆□□□、坚强☆□☆,使得子女们没有受口过太多的磨难☆□□□,但是这个原本贫穷的家的生活却也难免艰苦和沉重☆☆☆☆。失去了男人口的女人□□☆□,甚至要承担比两个女人更重口口的担子☆☆☆□☆,也要承担比两个男人更重的担子□☆☆□□。这就是口一个寡妇的命□☆☆□,苦命□□□☆。母亲的肩上背负了太多无口法言说的苦难□☆□□□。子女虽然都已经成家☆☆☆□,但是家家都口有本难念的经☆□□,大儿子青海患有高血压☆□□□☆,大嫂则患口有晕眩症☆□☆☆,时常头晕☆□□□☆,更为凄苦的是他们的女儿患有先口天性心脏病☆☆☆,本来口可以医治好☆□☆☆,因为无钱治疗☆□□☆,30多岁却只能呆在家口里当老姑娘;大姐口家口口也是一穷二白□□☆,听说母亲中风住院以口后☆□☆□□,家中没有一分钱☆☆□,背着一背篓香瓜口口来☆☆☆□,权充钱的;过继给口邻村口赵家的二哥虽然生活较之大哥大姐比较宽裕□□☆,但是也没有余钱☆□□☆,青香是唯一一个拿国家工资的人——教师□□☆☆☆,可是作为乡村教师的她不口仅收入微薄☆☆□□□,家庭也处在口风雨口飘摇中□□☆☆,离婚后独自带着儿口子过日子☆□□☆□,还时常遭到无赖丈夫的骚扰;而遗口腹子弟弟青留被口妻舅打伤了脑袋☆☆□,留下了头痛和间歇口性疯病的后遗症☆□□☆,虽然成家□☆□,却没有口房子☆□☆,借住在林场的油口毡棚里☆□☆☆。在这样家家不幸的情口况口下☆☆☆☆☆,母亲的中风无疑是雪上加霜□□☆,给每个口子女都造成了困扰□☆□,钱成了不可逾越的大山□□☆,他们没有口能口力医治口母亲□□☆,更没有能力请人照顾口母亲□☆☆☆,而每个口家庭在母亲生病期间□☆□□,都面临着分崩离口析的可口能性☆□□,杏儿在照顾奶奶时心脏病口突发□☆☆,差点送命☆□☆□,而二哥面临着口离婚的抉择□☆□,青香在照顾母亲的一个月里口形容枯槁□□☆,没了人形□□☆☆☆,青留受不了母亲日夜口的呼喊□□□□,间歇性疯口病发作☆□☆□☆,在这口样的情境下□□□,五个原本孝顺的子女□□☆□,被迫做出了搞死妈的残酷决定☆☆□□□。面对这样令人绝望的苦难□□☆□☆,在心情沉重的同时却也激发了我们的思考□☆□☆□,如

  口转贴于论文联盟 h口ttp://

  果社会保障口体系健全□☆☆,母亲像城市人一样拥有医疗保障☆□□,那么这样的搞死口妈的惨剧还会发生吗☆□□□?小说中母亲失去了唯一的一次改口变命运的机会□☆□☆,子女们的封建思想□☆☆,断送了口母亲与韩伯的婚姻☆☆□☆□,如果母亲口与韩伯结婚☆□□☆□,那么母亲也不会积劳成疾☆☆□☆□,韩伯的退休工资□□□☆,足以供养母口亲☆□□☆,母亲的后半辈子的生活也许会是安逸而幸福的□□☆☆。造成母亲苦难一生的也有封建伦理思想对女性生命的桎梏☆☆☆☆。口☆口口口☆口 罗伟章的《大嫂谣》中的大嫂☆☆☆□□,为了家庭☆□□☆,为了供儿子口上口学□☆□□,五十多口岁的年纪口还要到广东打工□☆□□,患有贫血症的她在推砖车的时候昏倒☆□☆□☆,庆幸的是砖车没有扎断腿骨□☆☆☆☆,但是口也搓掉了一口张皮☆□☆☆□,但是每口月仅有口600块钱工资☆□□☆,为了减口口少自己的伙食开支☆☆□☆□,下工后口自己做饭吃□□□□。当工头胡贵因为讨要工资被捕入狱之后☆☆☆□☆,大嫂只能在广州靠拾荒口为生☆☆□,虽然小说的末尾以大儿子的醒口悟和二儿子的考上大学☆□□,抚慰了大嫂那颗疲口惫的历经磨难的心灵☆□☆,但是小说所传达出来的信息却让读者难以平静□☆□□□。小说除了大嫂的经历这一显在线索之外□□□,还有一条隐形的线索☆☆□☆,即包工口头胡贵的经历□☆□☆,虽然小说对这一口形象着口墨不多☆□☆,但胡贵的遭口遇却口口更能引发人的深思☆☆☆□□,胡贵口为了讨要自己合法收入☆□□□□,口☆口口☆口用尽口诸如求人☆☆□□、下跪□□□、磕头祷告等卑微至极的口手法□☆☆☆☆,却无法打动债主的心☆□□☆,被迫口无奈的胡贵只能以暴力对抗债主☆☆□□☆,最终因故意伤害罪入狱☆□☆,使得他本来已经脱离底层的家庭再度陷入困口境□☆☆☆□。在不断宣口称当今社会是法治社会的情口形下□☆☆,如何保障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使得农民工的工资不打白条☆□□□☆,确实该提上国家的立法日程□□□□☆。罗伟章用他那充满激情的笔塑造了一批自强不息上进的农论文联盟http://口民工口形象□☆□□□,小说中满溢着作家的人文关怀□☆☆□□。 底层文学的作家们从不同的角度关注着处于口社会不同底层的弱势群体□□□☆☆,刘庆邦着力于书写农民和本质上还是农民的矿工的苦难生活☆□☆☆☆,曹征路关注着当代经济改革背景下城市下岗工人的困苦境遇□☆□,尤凤伟的小说则表现着游离于城市和乡村之间的农民工的生存处境☆□□□☆,王祥夫☆□☆□☆、向本贵□☆□、夏天口敏等作家口也口从不同层面关注着底层生存境遇上的苦难生活□☆□□☆。底层口口文学对苦难的表述☆□□□☆,一方面是对当下社会中那些处于苦难生活的底层人给予人文关怀☆☆□□,另一方面☆☆☆☆□,也表口现了当下知识分口口子直口面现实的口勇气□☆☆□,纷纷拿起手中的笔开始转向现实社会☆□□,而不是退守在自己口的书斋☆☆☆□。在底层文学的作品中☆☆□□,虽然我们有时能感到口作家在面苦难时的无力感□☆☆☆□,但是更多的口时口候☆□□☆,作家们给予我们的是希望☆□☆□,对未来和生活的信心和期待☆□☆☆□。底层文学的苦难书写给予我们的是对人生的期盼☆☆□□☆,对苦难的勇于承口担□☆□□□、积极面对口苦难□□□☆☆、超越口苦难的口勇气☆□□。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议当代文学中得苦难叙事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