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在徐州期间文学创作思想研究的论文口☆口

  苏轼在徐州期间文学创作思想研究的论文

  苏轼在徐州期间文学创作思想研究

   一 苏轼在徐州期间的生存环境及心路历程 北宋熙宁十年(1077)□□☆☆□,苏轼调任徐州口知府□□☆,进入了他的徐口州时期□□□□☆,林语堂先生口称之为口黄楼时期□☆□□。这一年□☆□□☆,苏轼开始了他的真正的生活□☆☆□。 熙宁口四年(1071)六月□□□☆,夹在新旧党口争旋涡口中口的苏轼乞补外任□□□☆□,离开了危机四伏口的口汴京□□☆。年轻气盛的苏轼被任命为杭州通判☆☆□□☆,做地方长官的副手□□☆☆,这多少限制口了他的才华施展□☆□□。熙宁七年(1074)六口月□☆□□,苏轼口改差口知密口州☆□□,在密州虽然身为太守☆□☆,但是此口地贫穷而偏远☆☆☆,也不是他施展行政才能最好的舞台☆□□□。三年后☆☆☆☆☆,另一所城市——徐州☆☆□□,与苏口轼相口口遇□☆□□☆,并成就了这位文化巨人生命的丰富和绚烂☆□□☆□。一年零十一个月的苏徐州□□□☆,于元丰三年(1080)才得以充实□☆□□□、完满☆☆□□□、练达☆□□□、活跃☆□□☆、忠贞地走向他的黄州时期□☆□,去实现其文化人格的再口一次升华□☆☆。 北宋时口的徐州☆☆□□☆,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城市□□☆,为南北之襟要□☆□,京东之门户□☆☆,而且物口产丰富□☆□□,出产黄冈岩☆☆□☆、煤□□□、铁☆□□☆☆,地宜菽麦□□□☆☆,一熟而数口岁饱☆☆☆□□。因其地理位置的重口要性☆□□,所以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徐州列为古九州冀☆□☆、衮☆□☆、青□☆☆、徐□□□☆☆、扬□□☆□、荆□☆□☆、豫☆□☆☆□、梁☆□□☆、雍之一☆☆□,风物秀美□□□,历史悠久□□☆,文化昌盛☆□☆□,民风淳朴□□☆□。入徐作官□☆□□☆,进则口经世口口口口口济口口民☆☆□□□,退则休养性情☆□□□,徐州的一切在苏轼口眼中都充满着魅力□☆□☆☆。WWw.11665.COm密州卸任后□☆☆□☆,苏轼先差知河中府□☆□☆,后又接改口知徐州☆☆□,受命后他欣然前往☆☆□□。 此身无用且东口来☆☆□□☆,赖有江山慰不才□☆□□□。旧尹未嫌衰废久☆☆☆,清尊犹许再口三开□☆☆☆☆。满城遗爱知谁继□☆☆,极目扁舟口挽不回☆□☆□。归去青云还记否☆☆□?交游胜绝古城隈□□□。(《诗送交代仲达少卿》) 这是苏轼抵徐后所作的第一首诗☆□☆□。熙宁十年(口1077)春☆☆□,原徐州知州傅尧口俞因失察而被罢官☆□□□□,由徐州通判江仲达署理知州□□□,他向新口任知州苏轼移交公务后即调离口徐口州□☆☆☆。苏轼赠诗口送口行□☆☆,给予江仲达口极高的评价□□☆,这其中难免官场上的礼节和文人间的客套☆□□□,但仔细口品读□☆□☆☆,诗中也浸润着苏轼对这口座城市天生的喜爱和施政为民的期待☆□☆□☆。密州任内忧国忧民的无限惆怅和踌躇满志的无以施展□☆☆,已然在徐州找寻口到行动的口空间☆□□☆□、情感宣口泄的载体□☆☆☆□。极目口扁口舟挽不回☆☆□☆□,这既是苏轼对江仲达的赞颂☆☆□☆☆,也是为自己立口下口了未来行动的标杆□□□□☆。 徐州任上的苏轼□☆□,奋发有为☆□☆□☆,政绩卓著□☆☆☆☆,深受口百口姓爱戴□☆☆□。他的天性中有自由放达的诗人气质☆☆☆☆,却并不防碍其处理实际事务的才能☆☆☆□。他干练☆□□□、果敢☆☆□□、乐观□□□☆☆、亲民☆□☆,是深受百姓爱戴的实干口口家;他喜游览☆☆□□,性不羁☆☆□☆,冈头醉卧石口口作床□□□☆☆,引起路人举首东南口望□☆☆☆□,拍手口大笑使君狂☆□□☆□,给人奔口放和热情;他才情口口横溢☆□□,胸有成竹☆☆□,随物赋形□☆□□□,笔带风雷☆□☆,留下了口大口量令人激赏的诗文;他深谋远虑☆□☆□☆,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徐州上皇帝书》口口尽显了战略口家的风采和思想家的洞悉力□☆□☆□。我独不愿万户侯☆☆□☆☆,唯愿一口识苏徐州☆□□☆□,才子秦观一语道破了苏轼在徐州展现出的种种魅力□☆□□☆。 苏轼注口口口重口养炼□☆□☆□,善于吸纳☆☆□☆,具有极高的心口智☆□☆☆□,儒□☆☆□、释☆□□☆☆、道三口口家口互补□□☆□,挥洒出熠熠的人格光芒□□□。苏轼对儒□□☆□□、释☆□☆□☆、道三家思想的学习和接受口经口历了口一个发口展过程□□□☆,儒家思想是他一生立身处世的根本;面对佛道口思想□☆□,他则口经口历了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收集整理从顺其自口然口而习之□☆☆,到积极主动地批判吸收□☆□☆,促成儒☆□☆☆、释□☆☆□☆、道三者口口口融口合的最终实现□□□。苏轼在徐州期间☆☆□☆□,其思想发生了从以口儒为主到儒道兼善的转变□□☆☆☆。 其实☆□☆☆,儒□□☆□☆、释□☆☆□、道思口想纵口贯苏轼的一生☆☆□☆□,只是口在特定的时间段中☆☆☆☆□,他表现出不同的倾向而已□☆□☆□。入徐以后□□□☆,受到地域文化氛口围□☆☆□☆、人生遭遇的多种影口响□☆☆□,苏轼思想更加成熟圆融☆□□□☆,对儒道的思考和认识达到了更高程度的融合□□☆。 二 吾生如寄耳的人生思索 抵徐之后□☆☆,苏轼对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作了新口的思索和总结☆☆☆□。在苏轼的诗集中□☆□☆☆,先后口有九处用了吾生如寄耳一句☆☆□,显然☆☆☆□,寄寓思想是苏轼口对人生的口基本判断☆☆□□。按时间口顺口序□☆☆□☆,他首次提出这一思想是其在徐州口创作的《过云龙山人张天骥》一诗中:吾生如寄耳□□□☆,归计失口不早☆☆□☆。故山岂敢忘□☆☆□☆,但恐迫华皓□□□☆。与此同时☆☆□,他在口徐州创作的《宝绘堂口记》中也明确提出君子当寓意于物的思想□□☆。苏轼在徐州期间所提出的寄寓思想明显受到庄子的影响☆☆☆,庄子把人口看作口是自然造口化的产物□☆☆,在天地时空的无限变化中□☆□□□,人只能存在于一个有限的时口空内☆□□☆☆。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苏轼继承了庄子口口口的口口思想☆□☆□,认为人的生命的本口质就是一段寄寓生活□☆☆□,这也是苏轼在徐州期间文学创作思想的体现☆☆□☆□。 日渐恶化的政治形势□☆☆□□、自请外放的生活经历和与日俱增的自我反思☆□☆,都推动了苏轼对人生价值□☆□、艺术创作的不断口思索☆☆□□□。吾生如口寄耳□☆☆,归计口口失不早☆☆□□☆。故山岂敢忘☆□□,但恐迫华皓☆☆□。口☆口口☆口苏轼在这首作于北宋熙宁十年(1077)徐州的诗作《过云龙山人张天骥》中☆☆□□,首次使用了吾生如寄口耳的句子☆□☆□,其后诗作中又八次使用这个句子□☆☆□□,以作口年排列如下: 元丰二年《罢徐州往南京马上走笔寄子由口五首之一》:吾生口如寄耳□□☆□☆,宁独为此别☆□□☆☆?别离口随处有☆□☆□,悲恼缘爱结□☆□☆。 元丰三年《过淮》:吾生如寄耳☆□□☆□,初不口择口所适☆☆□☆。但有鱼与稻□☆□☆,生理口已自口毕☆□□。 元 元年《和王口晋卿》:吾生如口寄耳☆☆□☆□,何者口为口祸福□☆□□□,不如两相忘☆☆☆□□,昨梦那可逐□☆□☆□。 元 五年《次口韵刘景文登介亭》:吾生口如寄耳□☆□☆☆,寸晷轻尺玉□☆□☆☆。 元 七年《口送芝上人游庐山》:吾生如寄耳☆☆□□,出处口口谁能必□□☆? 元 八年《谢运使仲适座上送王敏仲北使》:聚散一梦中☆□□□,人北雁南翔☆☆☆□。吾生口如寄耳☆□□,送老天一方□☆□。 绍召四年《和陶拟口古九首之三》:吾生如寄耳□□☆☆☆,何者为吾庐☆☆☆。 靖中建国元年《郁孤台》:吾生如寄耳☆□☆□☆,岭海亦闲口游□☆☆。 直到客死常州的那一年——靖中建口国元年☆□☆☆□,苏轼还口在感叹吾生如寄耳☆☆□。由此可见□□□,人生如寄的思想在苏轼心中的根口深蒂固□□☆☆,这也必然会影响到苏轼的文学创作□□□☆。 苏轼的寄寓思想源自庄子□☆□,又与其有迥异之处□□☆。苏轼的吾生如寄是指生命外在形式—&md口a口sh;身体的短暂性和生命内口在要素&口mdash;&m口dash;性灵的永恒口口性口的口口统一☆□□。由于人口身存在的有限性☆□☆□☆,所以性灵在此不能长口居□☆☆,只能寄寓罢了□☆☆□。性灵是与形所对立的口神□☆☆,即苏轼口哲学思想中口的性□☆□☆,与其所言之道都具有本体意义☆☆□□,都是永恒的☆□□☆□。人身虽不能长存☆☆□,但人的存在是口合口理的☆□☆□□,这是天道使然□☆☆☆□。因此☆☆□☆☆,人是可以认识到口口道口的规口律□☆☆☆□,这种认识的口能力就是性的存在依据□☆□。作为人对道口口认识的性□□☆,当然是永口恒的☆☆□□。在此条口件下□□□□,才能把人身视为性所寄寓的场所□□☆☆□,而人生也是一段寄寓的旅程□☆□。 这里有个如何看待人身的问题☆☆□□□。有身口即有私口口欲□□☆,私欲是口背道口的□□□□。如执著于口人身☆□□,为其短暂而悲哀☆☆☆□,此是不达道之故;若追求及时行乐□☆□,也是私欲口满口口足之乐☆☆□□,非是真乐□□□,同样不达口口口道□□☆。大患口分明有此身☆☆□□,除去私欲才口能显见天道□□□。那么□□☆,口☆口口☆口寄寓是没有价值的了☆☆□□。庄子就把人身看作没有意义☆□☆□、没有价口值的□☆☆□□,它是大块运作中偶然的产物☆☆☆☆□,还要返回大口块中去的□□☆☆,人只是短暂的存在形式□☆□,所以没有意义☆☆☆□,人应该放弃属人口的一切☆☆□,还归于属天的本性□☆□。但另一方面☆☆□□,他似乎又认为☆☆☆,人而合口于天□☆☆,即成真人□□☆□☆,可以长生□☆☆,永远地保持其形口体不口口坏☆☆☆□。苏轼也曾有炼气养口生方口面的口追求☆☆□□□,但他还不至于真的相信口长生之可能性□□☆□,吾生如寄的思想表明他清楚地认知了人身存在的有限性☆□☆☆。不过□□☆☆□,他决口口不把人身的存在看得没有价值☆□□☆,因为有性寄寓在此中☆□☆□□,怎能说没有价值呢□□□☆?他也不否定寄寓而口口要求性返归天道☆☆□。严格地说□☆□,性虽与道为一□☆☆,毕竟有区别□☆☆□,性是人性□□☆,在各口种人情的总体上显现出来☆□□☆,其理为道☆□□□,其迹为人☆□☆☆。也就是说□☆□□☆,性必然地寄口口寓在人口身□☆☆☆□。苏轼与庄子的不同在于:庄子以口否定寄寓来肯定天道□□□□☆,苏轼却以肯定寄寓来肯定性与口天道☆□□。而一旦肯定寄寓□□☆☆□,也就不会放口弃儒家的人生追求了☆□☆。故苏口轼的口寄寓思想☆□□,正是统一了儒☆☆□□、道两家的人生态度☆□☆☆□。

   肯定寄寓当然口不是执著身口欲□☆□,而是口在把人生的本质理解为寄寓的同时☆☆☆,要求把寄寓作为人生口态口度□□☆☆。这种人生态度☆□□☆,就是将真正的人性体现于人所能做的各种事情中☆☆☆□,不本着私欲来做事☆☆□。也就是人和各种事物之间☆☆□□□,不是功口利的关系□☆□□□,而是审美的关系☆☆☆□□,合道合理□□□,自由快乐□☆☆□,毫无扭曲牵强的状态☆□□□。所以☆□□☆,寄寓思想的深层含义☆☆□☆□,乃是口审美的人生态度☆□□☆□。有此态度☆☆□□,便处处有可乐□□☆☆□,如寄的人生于口是转悲为喜□☆□□。在上面列举的苏诗吾生如寄口耳中□☆□☆☆,也可以看出诗人从悲口哀中解口脱的过口程□□□。这是一种洋溢着诗意的人生哲学☆□☆,寄寓的人口生☆□☆,实是人性的审口美游历☆□☆☆,即所谓游戏人间□□☆。 苏门学口士秦观评论苏轼:苏氏之道□☆☆,最深口于性命口自得口之际;其次则器足以任口重□□☆☆,识足以致远;至于议论文章☆□□☆,乃其口口与世周旋☆□□☆□,至粗者也☆□☆。其所谓的性命自得☆☆□,正是对口他的寄寓美学思口想的另一种注释☆☆□☆。 苏轼评论自口己的文学创作时说:吾文如口万斛泉源□☆□□,不择地皆可出☆□☆□,口☆口口口☆口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口千里无难☆□□☆。及其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口可知口口也□☆□。所可知者□□☆,常行于口所当行☆☆□□☆,常止于口不可不止□☆☆。 这便是苏轼为我们描绘出的主体在文学创作中体验到的生命的自由境界☆□□。文学创作口的自口由境界□☆□□☆,首先源于创作口主体的精口神自由□☆□□。创作主体的口精神自由又来自对客体世界规律的认识口和对自我限制的超越☆☆☆,苏轼由此提出了他的寄寓的美学思口想☆☆☆。苏轼在《宝绘堂记》中说:君子可以寓意于物☆□□☆,而不可以留意口于物☆☆☆□☆。寓意于物□☆□☆,虽微物足以口为乐□□□,虽尤物不足以为口病;留意于物□□☆□☆,虽微物口口足以为病☆☆☆□□,虽尤物不足以为乐□☆☆□。苏轼认为□□□,人的生命稍纵即逝□□☆,自然天口地万世永存☆□☆☆☆,以生命的短暂对应口天地的口长久□☆□,人是受限制口的□□☆☆、不自由的☆□□□。只有以生命的体悟超越这口种局限☆□□□,才能获得自由的境界☆☆☆。寓意于物□☆□,以物遣性□□☆☆□,人超越物口外☆☆□,心灵口是自口由的;留意于物□☆□,为物所役□☆□,精神是口束缚的□☆☆☆☆。寓意于物□☆□□□,主体始终保持着与客体之间既联结又超越的关口系□□☆□,深谙客体的口变化发展规律□☆□,而又超越口客体对主体的限制☆☆☆□□。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苏轼在徐州期间文学创作思想研究的论文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