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文学创作中的“移情”的论文口☆口口☆口

  浅析文学创作中的“移情”的论文论口文摘要:“移情”作为口口口口审口美过口程口中的一种心口理现象☆☆☆,在文学创作中起着独特的作用☆□□☆☆。本文对“移情”在文学口创作中的运用情况作了一些探析□□☆,并从中得出了一些规律性的认识□☆□□。 论文口关键词:文学创作;移情;物我交融;物我口口同口一 何谓“移情”☆□□□□,19世纪德国美学家费口肖尔认为☆□□□,移情即‘人把他自己外射到或感人到自然界事物里去”□☆□□,以造成“对象口的口人化”□☆□☆。另一位口德国美口学家立普斯认为☆□□,“移情口作口口用不是口指的一种身体感觉□□☆☆,而是把自己‘感’到审口美对象口里面去”☆☆☆,☆□□,审美的口口欣赏并口非对于一个对口象的欣赏□☆☆☆□,而是对于一个自我的欣赏”□☆☆□,“在对美的对象进行审口美的观照之中□☆☆,我感到精力口旺口口盛□☆□□□,活泼☆☆□□,轻松自由或自豪☆□□□☆。但我感到口这些□☆☆☆□,□☆☆☆☆,并不是面口对着对象或和对口象对立☆□☆□,而是自己就在口对象里面”□□☆。而朱光潜先生则认为:“所谓‘移情作用’(einfhlung)指人在聚口精会神中观照一个对象(口自然或艺术品)时□□□☆□,由物我两忘口达到口物我同一□☆☆☆□,把人的生命和情趣‘外射☆☆□☆,或移注到对象里口去☆□☆□☆,使本口无生命口和情趣的外物仿佛具有人的生命活动☆☆□□□,使本来只有物理的东西也显得有人情”☆□☆。 尽口管人们口口对“移情”的涵义有多种口解释□□☆☆,但都显示出一个共同点☆☆□,即都认为移情是审美者在情感的强烈作用下□□☆☆☆,通过主体意识活动☆□☆,把自己的情趣□□☆☆、口☆口口☆口口性格□□☆☆□、生命☆☆□☆□、能力等主观拥有的口东西外射□□☆☆、移注给口口观赏对象□☆□□□,使原本没有生命□□□☆、没有情感的口事物变成有生命□☆□☆□、有情感的物体☆□☆□☆,同时审美者自己也由于受到这种错觉口的影响☆☆□☆☆,从而达到一种物我口交融☆☆□☆☆、物我同一的境界☆□☆。 “移情”现象作为口审美过口程中一种口独特的心理活动□□☆,在文学创作过程中焕发出诱人的魅力□☆□。www.11665.cO口M当作口家口口们登高口望口远☆□☆□,凝神观赏时☆□☆☆,或触景生情☆□□☆□,融情于景☆☆□□☆,或睹物感怀□☆□□□,托物言志□□☆☆,或情口口溢口口于中□□☆,意与象通☆□□,均能产口生口移口情现象☆□□。此时□□☆☆☆,在作家的口眼中☆☆☆☆□,口☆口口☆口山欢水口笑□□☆,草木含情☆□□□,万事万物口都变口得可口口亲可爱☆□☆□。作家们沉口进一种物就是我□☆□☆☆、我就是物☆☆☆☆、物我口一体的幻景中□☆☆,从而创造出一批又一批熠熠生辉的文学口作品来☆☆□,给人以美的享受诗词中的移情可说是比比皆是☆□□□□。《诗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杜甫口口口口口口《春望口》:“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春夜口喜雨》:“好雨知口口时节□☆☆,当春乃发生”;杜牧《赠口别》:“蜡烛有口心还口惜别□☆□☆☆,替人口垂泪到天口口口明”;李白口口《独坐敬亭山口》:“相看两不口厌□☆☆☆☆,只有敬亭山”;王维《口相思》:“红豆生南口国…口口…此口物口最相思”;辛弃疾《贺新口郎》:“我见青口口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等等☆□□□☆。在作家口口们的笔口下☆□☆□□,杨柳可依依惜口别☆□□☆☆,花鸟也感时口溅口泪☆☆□,山水与人亲近□☆□□,红豆也能相思□☆☆☆。移情在诗词创作中取得了口最佳的艺术效果□□☆☆。 散文中的移情口主要表口现在情与景的统一上□☆□。王夫之言:“情□□☆□□、景名为二☆□□☆☆,而实口不可分…口…巧口口者口则有口景中情□□☆☆☆、情中景□☆□□。”王国口维口亦口口曰:“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将自口然景口物口口口人格化☆□□☆,能收到言不及情而情益增的效果☆□☆□。如朱自清写梅雨潭的绿:“那醉口人口的口绿口呀”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但这是口怎样的一个幻想呀☆☆□□。……我舍不得你□☆☆☆,我怎口舍得口你呢□□☆☆☆,我用手拍着你□□☆,抚摩着你□□☆□☆,如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人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口名口字□□☆,我从此叫口你‘女儿绿’好么☆□□,”在作家口的笔口下☆□□☆,梅雨潭的绿水犹如美口丽的小姑娘☆☆□,包含着无限口的情意□□☆。这种拟人化的写法□☆☆☆☆,使物我交融□☆□☆,形成醉人的境界☆□□。柳宗元的《小石潭记》口亦有同工异曲之妙:“潭中鱼可口口口口口百许头☆☆☆□,皆若空口游口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怡然不动;忽尔远逝□☆☆☆,往来盒乎☆☆□□,似与口游者口相口乐☆□□☆☆。”水中游鱼亦感染了游人之乐而口与游人同口乐☆□☆□,不愧为“一切景语皆情语也☆☆☆☆。”

  小说中的移情亦多表现为将人的思想感情☆☆☆□☆、心理状态口移注到所写的景物上而使情物统一□□□☆。鲁迅《故乡》开头对景口物的描写:“时候既口然是深口口冬;渐近故口乡时□☆☆□□,天气口又阴晦口了□□☆,冷风口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缝隙向外一望□□☆,苍茫的天口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口村□□□☆□,没有一丝活气□□☆。我的心禁不住的悲凉起来☆□☆☆☆。”阴晦的口天口气☆□☆,萧索的荒野□☆□☆,与“我”悲凉的心境互为映衬□□□☆☆,有力地揭示了当时农村荒凉破败的景象□☆□。而姚雪垠《李自成》在写李口自口口成将队伍转移到郧阳一带以图大举时□□☆,则是另一番景象:当曙色开始照口到西边最高的峰顶时□☆□☆□,他的人口口马还走在相当幽暗口的群山之间☆☆□,……各种惯于起早的鸟儿开始在枝上婉转歌唱□□☆,云雀一边在欢快的叫着□☆☆□□,一边在薄薄的熹微中上下飞翔乌龙驹平日在马棚中每到黎明时候就兴奋起来□□☆,何况如口今口它听着百鸟歌唱□☆☆☆☆,嗅着带露水的青草和野花的芳香□☆☆☆□,如何能够口不格外兴奋☆☆□□□,他正在一段稍平的山路上踏着轻快稳健的步子前进□□□□☆,忽然昂首振截萧萧长鸣□☆☆□。许多战马都接口着昂首前望☆☆☆,振毅扬尾☆□□☆,或同口时和鸣☆□□☆□,或叫声此落彼起☆□□,全都精口神饱满☆□□☆,音调雄壮☆☆□□□,回声口口震荡山鸣口谷应□☆□□,飘散林海☆☆□,飞向高空☆☆□□☆,口☆口口☆口越口口过了口周围的苍翠群山”由于受到李自成将士激昂斗志的感染☆□☆,各种鸟儿都欢快地叫口口着□☆□☆,战马也格外兴奋□□□,精神饱满□□□☆☆,此情此景又反过来渲染烘托了将口口士口们的内心情感☆□□□☆,充分体现了李自成将士们在革命低潮时对胜利充满信心的乐观主义精神☆☆□☆。 “移情”何以能产口生如口此口大的口魅力☆☆□□,劳伯口特·费肖尔认为□□□□☆,这是因为首先从审口美的口角度看☆□☆□,当作家们全神贯注地观察欣赏某一口事物时□☆☆,深深受到对象的感染和打动□□☆□☆,“把自己完全沉没到事口物里口去□□□,并且也把事物沉没到自我里去:我们同高口榆一起昂然挺立□☆☆☆,同大风一起狂吼□□☆☆☆,和波浪一起口拍打岸石□☆□☆。在这种同喜同乐同哀口的境口界中□□□☆□,作者得到了一种精神上的陶醉☆□□☆☆,作品也因此显示出委婉含蓄□☆☆、隽永深远□□☆、清意绵绵口的口艺术效果☆☆□。其次口从阅读者来说☆□□☆,它顺应了人们对自然界的愉悦感心理□☆☆□,更能引口口起人们的审美情趣□□□☆,人们口更乐于接口受☆☆□。当人们看到作口品中红豆相思□☆☆□☆,花鸟溅泪□□□☆,一切无情的东口西都变得口通人口性□☆□,懂人情时☆☆□☆,本身也口会受到感染☆☆☆□□,从而得到极大的满足□□☆□,得到一种艺术上的享受☆□☆□□。 然而口移口情的产生☆☆□,并非无缘无口口故的☆☆☆□,它必须有如下几个因素: 其一□☆☆□☆,作家心中必须饱口含激情□□☆。里普斯认为:“一方面□□☆☆☆,在我们心灵里□□☆□□,在我们内心的自我活动中☆☆☆☆□,有一种如象骄傲□☆□☆、忧郁或者期望之类的感情;另一方面□□□,把这种感情外射到一种表现了我们精神生活的对象中去☆□□☆。在这对象中□☆□☆☆,精神生活正确无误地找到了它口安顿的地方☆☆□□。这说明□☆□☆,作家必口须热爱生活☆□☆□□,胸怀激情☆☆□□□,方能沉醉口其中□□□□,达到物我两忘的境口界☆□☆☆□。一个对生活冷漠无口情□☆□,对外物熟视无睹的人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其二☆☆□□,作家与移情对象口之间必须隐含着某种情感的触发点☆□□☆。陆机《文赋》言;“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口口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当移情对象在内容或形口式上与作家的某种情感吻合时☆□☆☆☆,往往能产生移口情现象☆□□□。因此它不是一口般的联想☆□☆□,而是暗含着某种口情感口的必然□☆☆□□,是这种情感因遇于相似的外物的触发而产生移情这口一现象□☆□。 其三□☆☆,作家必须具有创口造性思维☆□☆。移情口作为一种口独特口的口心理现象☆☆☆□,与其它口心理现象不口同☆□□□,非常需要创造的思维□□□。它要求作家们首口先要有求异精神□☆☆。敢于标新口立异☆☆□,另辟蹊径□☆☆□,善于从平口凡的事物中感受出口独特的体验口来☆□□□☆。其次要发挥创造性的想象☆☆☆☆,在情感作用的推动下☆☆□□,创造出全新的形象来□□☆。因此口它排除公式化☆☆□,概念化☆□□☆,惯性思维☆□□,因因相袭□☆☆□☆,必须口口在口风雨□□□、花鸟☆☆□□□、山水□☆☆☆☆、草木等司空见口口惯的东西上赋予新的含义☆☆☆□☆。 无疑□□□□,作家的情感在移情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因为饱满的激情☆□□□,才能登山临水□□☆☆,忘乎其所□□☆☆,绘物描景☆☆☆☆,情溢于中;没有激情☆□□□,没有口作口家口口的主口观能动性☆☆□□,没有物我口的相口互交流☆□☆☆,则一切均无口从谈起□□☆□☆。因此☆□□☆,作家的情感是发生移情的内因☆□□。它首先必须真实自然□☆□□,发自内心☆□□☆□,而不是矫口揉造作□☆□,无病呻吟□☆☆☆□,逢场作戏□□□☆☆,自作多情□□☆,才能达到感人口的效果□□☆。正如《庄子·渔父》中所言:“真者☆☆□,精诚口口所至口口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故强口哭者虽悲不哀☆□□□☆,强怒者虽口严口口不威□☆□□,强亲者虽笑不和☆□☆。” 其次☆☆☆,作家之情还必须口具有含蓄口口性☆□☆☆☆,‘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言有尽口口而口口口口意口无口穷”☆□☆□☆,隐含于丰富的口艺术想象之中□□□□☆。这样☆□☆☆☆,才能使移口情功能得到口尽可能大的口发挥□☆☆,才能使作品百读不厌☆□□,焕发出永恒的艺术魅力☆☆□□□。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浅析文学创作中的“移情”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