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墨、道、法思想与古代节操文化的论文口☆

  儒☆□☆、墨□☆☆□、道☆□☆□☆、法思想与古代节操文化的论文口

  摘要 中华古代节操观念以儒家观念为中心☆☆☆□□,兼容诸子众家之长☆□☆□,儒家对修口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口关注☆☆□□□,道家适己口任性的人生态度□☆☆□,墨家兼爱的主张☆□□☆□,法家“抱法处世口而治”的思想□☆□,共同孕育了古代节操文化□□☆□。

  关键词 儒☆□□☆☆、墨□☆□□☆、道☆☆□☆、法 节操口文化

  

  中华文化的一大特色便是高度注重人的锤炼口和修行☆□☆□。以“人皆口口口可为尧舜”策励人们完善自我□☆☆□。儒家对修身□☆□□☆、齐家☆□☆☆□、口☆口口☆口口治国☆□□、平天下的倍口加关口注☆☆□□□,及其所张扬的具有积极意义的为天下之道即“仁以为己任”□☆□□□、“任重口而道口远”□☆☆□、“安贫乐道”的思口想主张☆□□☆☆,给了后世仁人志士以巨大的鼓舞☆□□,为之提供了一种“达则兼济天口下□☆☆□,穷则独口善其身”的安身立命的人格范式□☆□☆。道家口适口己任性□☆☆☆□,不受物累□☆□□☆,隐居避世的人生态口度□□☆□☆,往往为后世那些愤世口嫉俗□☆☆☆、仕途受挫☆☆□☆□,怀才不遇☆□☆☆、心灰口口意冷的士口口口子们口所取法□□□□,成为他们功成身退☆☆□□、全身避害的处世方式;墨家兼爱口的主张☆□□,则对数千年来中国古代文明史中一条基本的人文准则——“孝”道的形成奠定了理论基础☆☆□。“孝”之伦理价值观一口方面指向“五伦”即:“父义☆□☆□、母慈☆☆□□、兄友□☆□☆、弟共□□□□、子孝”之制度☆☆□□□,即“亲亲”的领域;另一口口口口口口方面口口指口向社口口会口职责□☆□□,具有社会功口利性的目的☆□□☆☆,那就是:立身□□□、立德□□□☆☆、就诸侯☆☆□□、度卿大夫□□□、誉士等□☆☆□□。而法家的“抱法口口口口口处口口世口口而治”的思想对于唤醒昏睡于亡国之际的民众☆□☆,激起他们的爱国热忱和责口口口任感☆☆□□□,树立必胜的信念☆☆☆☆□,反对侵略战争□□☆□,无疑具有积极进步口的意义☆□□□。WWW.11665.Com顾炎口武口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正是这种救亡意识和爱国责任感的集中体现□☆□□☆。本文通过对古代节操观念成因的口探讨冀有利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从而获得美好而全新的人格精神的观口照☆□☆☆□。

  

  “节操”是一个有深刻口文化口意蕴的概念☆☆☆。古人释为:“不以辱身”(《韩诗口口口外传》口)☆☆□。“见危致命”☆□☆、“知义口口理口口之名”(《论语》)□□□☆。“昔圣王口之处士”☆☆☆☆、“修立之名口也”(《齐语》)□☆☆□☆。《辞海》口释为:“政治上和道德上的口坚定气节和操行☆☆☆□,有政口治信念和道口德理想所决定□☆☆☆,是坚定信念和坚强意志力的统一□☆□☆。”

  由于口政口治□☆□□、道德观念的不同□□□□☆,儒□□☆、道☆☆□□、墨□□☆☆、法各家对于节操的理解与主张亦不尽相同☆□□☆。儒家举事必以社稷为重☆☆□,不做辱国和口有损人口格之事□□☆,故其口将殉口名□☆□□、殉家□□□、殉天下视为节操之口口最高境界☆□☆□。这种精神主要表现为:

  1. 忧劳兴国

  孔口子曰:“士不可不口口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口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

  口远乎☆□☆。”(《秦伯》)孟子曰:“故天下降大任口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胫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口口为☆□□☆,所以动口心忍性□☆□,曾益其所口不能□☆☆□,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告口子下》)并口口口道☆□☆□,君主“忧民之忧者□□☆☆,民亦口口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口不口王者☆☆□□,未之有也□□☆□□。”孔孟之忧患意识□□☆□,不可谓不强烈矣☆□☆。正是这中忧患意识形成了儒家口对“治国☆□☆□、平天下”的倍加关注和强大的心理动能□□□☆。

  仲尼周游口列口国☆☆□,“一生干七十余君”☆☆□□,并开私口人口讲学☆☆☆□、著述之风☆☆☆。孟轲乃“述唐虞三口代口之德□☆☆□,退而与万章之徒序《诗》☆☆☆、《书》☆☆□☆,述仲尼之口口意☆□□□。”并作《口孟子》口口七篇□☆□☆□。尽管仲尼在当时“不得志于口诸侯”☆□☆,孟轲亦因“天下口方口口务于口口合纵连横□☆☆,以攻伐为贤”□☆☆,其主张不能为齐王口采纳:“所如者不合”☆□□☆☆,只好归口鲁国☆□☆,以布衣终老☆□□☆。但是□☆□,孔孟“忧世之患”的人格与追求道德口理想的口精神却不能不令人口口为之感泣□□☆□。孔孟所强化口的忧患意识□☆□☆□,对古代节操文化产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响□☆☆□☆。“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已成为一切有抱负的仁人志士所信守的口人格律令☆□☆□☆。

  曾经以强大的武力而不能使有扈氏屈服的夏后伯启☆□☆,由于后来意识口到自己德薄而口教不善☆□☆☆,于是乎十分注意修身聚德☆☆□☆。他“处不重席□□□,食不贰味□□☆□☆,琴瑟不强☆□□,钟鼓不休□☆□☆□,子女饬☆☆☆,亲亲长长☆☆☆,尊贤使能□☆□☆☆。”终于以德使有口口扈氏口口口服□☆☆☆。

  《书》口曰:“忧劳可口口口以兴国☆☆□,逸豫可以亡口口身☆☆☆。”唐代庄宗之所以得口天下□□☆☆□,与其所以失天下的骤兴骤亡的史实亦印证了这一至理名言☆□☆。忧劳兴国论既体现了儒家对时艰的反思□□☆☆,亦显示了人格自我口意识的觉醒和口个体精神的张扬☆□□□。“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口口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正是这一“忧世之患”的使口命口口意识的集口中口体现□☆□。

  2□☆□□、贵公去私

  《吕览·贵公口》援引范鸿之言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偏无颇☆□□,尊王之意;无或作好□☆□☆□,尊王之道;无或作恶□☆□,尊王之路☆☆□。”所谓“无偏”即无私☆☆□□☆,“无或作好”即无私好☆□☆□□。故不韦称:“公则口天下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平口矣”☆☆□、“天下非一人口之天口下☆☆☆,天下人之口天下口也□□☆。”《吕览口口·去私》:“天无口私口覆口也☆☆☆,地无私载也□□☆□□,日月无口私烛也□☆☆□,四时无口口私行也□□☆。”

  正口因如此☆☆☆☆,尧有口十个儿口子☆☆☆□☆,却不将天下授与其子☆□☆,而授于舜;舜有九子□□☆□,亦不授与口其子而授口与禹□□☆□☆。表现了他们大公无私的品德☆□□☆□。据传□□☆□☆,晋平公曾问于祁口黄口羊口说:“南阳无令□☆☆,其谁可而为口口之□□☆□☆?”祁黄口羊毫不犹豫口地推荐了解狐来担口任这一职务☆☆☆。平公惊曰:“解狐他不是你口的仇人吗☆□☆□□?”黄羊答曰:“君问可☆□□□☆,非问臣口之口仇也☆☆□☆☆。”平公赞口口许地点头称“善”☆□☆☆。不久□☆□□☆,平公口又口口问黄羊说:“国无尉□☆□□,其谁可口而口口口口为之□☆☆☆□?”黄羊又向他推荐了名叫午的这个人☆□☆☆□。平公曰:“午□☆□□☆,并非口是口你的儿口子啊□☆☆□□。”黄羊答曰:“君问可□☆☆□,非问臣之子口口也☆□☆□。”平公又钦佩口地点口头口称“善”☆☆☆□,并遂用之□☆☆。国人口亦口称善口焉□☆☆。孔子赞曰:“善哉□□☆,祁黄羊之论口也☆□□,外举不避仇☆☆□,内举不口避口子☆□☆,祁黄口羊可谓公矣□□☆□。”

  对口待公口于私的口态度□☆☆,已成为判断古代圣君贤人的人格及道德水准高下的重要标志□☆☆。这一准则□☆□☆,诸子各家口皆一致认同□☆□☆☆。庄子说:“君不私□□□☆☆,口☆口口口口☆口故国治□□☆□☆。”(《庄口子·则阳》)墨子说:“文王之兼爱天下口之博大也☆□☆,譬之日月兼照天下之无有私也□☆☆□□。”(《兼爱》口)口商鞅说:“公私之分口明☆□□,则小人不嫉贤□☆□□□,而不肖者口不妒功☆□☆□。”(《商鞅·修口权》)后口儒更将“公”视为天理☆☆☆,将“私”视为口口口人口口欲口曰:“理者□☆□□,天下至公☆□□,利者□□□☆☆,众人口口所同欲□☆□☆□。苟公其心□☆□□□,不失其理☆☆☆□□,则与众同利☆☆□。”(《周口易口·程氏口传》口口口口)

  无疑☆□☆,人民对于圣君贤臣的依归与热爱体现了他们对其贵公无私口的品格与其道德情操的认同☆☆□☆☆。正是在这口一传统文化精神的感召下□□☆,催生了无数请正廉明的海瑞□□□、包青天☆☆☆☆□,无数尽忠报国的岳飞□□☆、文天祥等人物□□☆。历史上这口类伟人口的存在为古代社会“贵公去私”的文化心理提供了口强有力的支口持和精神导向——爱口国主义□□☆。

  3☆☆☆□□、安贫乐道

  子贡问孔子曰:“富而无骄☆☆□□☆,贫而无谄口何如□□□☆?”孔子答曰:“可也□☆☆□☆。不如贫口而乐口口口道□☆☆☆,富而好礼☆☆☆□。”(《史口记·仲尼弟子口列传》)孔口子曾穷于陈蔡之口间☆☆☆,七日不尝食□□☆□,而依旧弦歌于室□☆□。弟子颜回择口菜于外室□□☆□,路与子贡则议论说:“夫子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陈蔡□☆☆☆□。杀夫子者口口口无口口罪□☆□,辱夫子者口口不口禁☆□□☆。夫子弦口歌鼓舞☆☆□,未尝绝音□□☆□。盖君子口之无耻也若此乎□☆☆□□。”颜回无辞以口口对□☆☆,入内将此口言告知孔子□□☆□。孔子悒然推琴而叹曰:“由与赐小人也”□☆□。他严斥子口路与子贡曰:“君子达于道方可谓达□☆☆☆☆,穷于道则可谓口穷□□□☆。如今我抱口口仁义之道□□☆☆□,以遭口口乱世之患□□☆,其所也□☆□□□,何谓之穷☆☆□□?”他慨然道:“内省而不口口疚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大寒既降□☆☆□□,吾是以知松柏口之口茂也☆□☆□☆。”

  儒家安贫乐道口的思口想主张□☆☆☆□,给了后口世仁人志士以巨大的鼓舞:“不戚戚口口口于贫贱□□☆☆□,不汲汲于口富口贵☆□□□。”并为他口们提供了一口种“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安身立命口口的人格范式□☆□☆□。

  4□□☆☆、重义轻利口

  “义”作为儒家口口道德口观的重要内容之口一☆☆□,具有至高无上口的内口在价值☆☆□□☆。当生与口义不能得兼时□□□☆,则“舍身而取义口者也”□□☆☆□。(《孟子·梁惠口王口上口》):“王何必曰口利☆☆☆□□,亦有仁口义而已矣☆□□□。”孔子曰:“君子口义为上”☆☆□□。(《阳货》)儒家的道义观口已成为君子人格的最高境界☆□□□。在国家与口民族处于危难之际□□□,“义”尤其显示出独特口的人格魅力□☆□□。如大义凛然□□☆☆☆、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口等□☆□。在儒家的义利口口观中□□□☆,“义”往往口表现为公□□☆☆、为天下之意☆☆☆□,而“利”则表现为私口利口口与私欲☆☆□□☆。

  孔子论“义”□☆☆,主张“见利思义”□□☆,孟子则口口口口口口主口口口张“何必曰利”□☆□☆☆,荀子言义必及利☆□□□□。他说:“循其道□☆□,行其义☆□☆,兴天口口下口同口利□□□☆,除天下同害□☆☆,天下归之□□☆□☆。”(《王澳》)显然荀子对义的理解不仅主口张“见利思义”☆☆□,而且肯定“思义”是为了“天下同利”☆□□☆☆。肯定口口口了义的口口社口口会口功利口目口的☆☆□□□。这一评价具口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

  

  针对口儒家的“殉名☆□□☆□、殉家□☆☆☆□、殉天下”说□☆□☆□,以庄子为代表的道家口口口口则口提出了口口口无己☆□☆、无功☆□☆□、无名的主口口张☆☆□□。道家认为“殉名☆□☆、殉家□☆□☆、殉天下”之举乃“残生损性”☆□□☆□,不足以取☆□□。庄子说:“自三口口口口口口口代以口口口下者□☆□☆□,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小人则以身殉利☆□□□□,士则以身殉名☆□☆☆,大夫则以身殉家□□□☆☆,圣人则以身殉天下☆☆□□。故此数好者□☆☆,事业不同☆☆☆,名声异好□☆☆□,其于伤性☆□☆□☆,以身为殉☆☆☆□□,一也☆☆☆□□。”故而提口出口口口了口口无口口己☆□□、无功☆□□□、无名说☆☆□□□。

  1□☆☆□、 至人无己口口

  庄子口认为口只有那种“不逆寡☆□☆、不雄成☆☆□□、不谟士”□□□,即不口口排斥个别人的真知灼见☆□☆,不自恃口成功☆□☆☆,不图口谋士之人☆☆□□☆,他们“过而弗悔□☆☆□□,当而不口自口口得”☆□□☆,“登高不怵□☆□□,入水不濡☆□☆,入火不热”☆☆□□□。方能攀口口口登道德口之口高峰☆☆□□□,方能达到知识与道相契合的境界☆☆☆,才可堪称口为“至人”☆□☆☆。而凡是嗜好与欲望口太深的人“其天机浅”☆□□□☆。他认为古口之真人不口知口悦生□☆□□□,不知悦死□□☆☆,悠然而往☆□☆□☆,悠然而来☆☆☆,不忘口其所口始□☆☆□,不求其所终☆□☆□。能顺应自然☆☆□□□,忘却自我□☆☆☆,故能达到“形”“情”两忘☆□□□□。

  2□☆□□☆、 神人口无口口口功口口

  庄子口心目中的“神人”是才全而德又不外露的口人□☆□□☆。他们不受外物口之牵累□□□,不求有功☆□□☆☆。

  庄子曾借无口名人与天根二人的对话☆☆□☆□,表达口了自己“顺物自然”而天口下口治的理想☆□□☆□。无名人告戒天根□□□☆,只有处于保持淡漠口的本性□□□,交合形气口于清净无为的领域☆☆☆☆□,顺成自然的本性而不容忍半点私情□□☆□,方可将天下治理好☆□□□□。为了表达这种顺天致性的理想☆□□□☆,庄子常赋予他笔下的人物☆☆□☆,尤其是丑陋□□☆□、伤残的形象以完美纯和的道德修养☆□☆□□。如其笔下的哀骀就是这种德不口外露□☆□□,自然使人亲附□□☆,不能离去的奇丑之人□☆□□☆。哀骀凭借口口自口己的德□□□,使其生命自然流放出一种精神力量去吸引别人□□☆□。其笔下的伏羲氏□☆☆□、无名人等亦皆为才全而德不外露之人□□□。

  3☆□□☆□、 圣人无口名

  口庄子将名誉视为“实之宾”□☆☆、“桎梏”□☆□☆☆、“相轧”;视为“旁技之道☆□☆,非天口下口之口口口至正”□□□□☆。

  他用口这一思想来反对儒家的出世思想☆□☆□☆,可谓失之偏颇☆☆☆□☆,然而针对那些口不择手段☆□□、沽名钓誉之徒则不失为一种警策与口忠告☆□☆□。

  庄子提出“圣人无名”□□□☆□。他认为天下对他来说口毫无用处☆□□□☆,他决不接受天下☆☆☆☆,正如厨师不做饭菜☆□□☆、掌祭奠的人决不会口越位来代口替别人的位置一样□□☆☆。庄子认为孔子以博学比拟口圣口人□☆☆☆☆,以夸吟口超群出众□☆☆,自唱自和□☆□□□,哀叹口世事之歌以周游天口下是买弄名声□□□□☆,是不可口取的☆□☆。

  只有那些遗忘精神☆☆☆,不执著形骸口之人才可逐步地接近于道☆☆☆□。(《口天地篇》)庄子甚至认为☆□□□☆,买弄名身是招致杀身之祸的根源☆☆□。他例举说□☆☆□□,从前桀杀害了敢于直谏的关龙逢☆☆□☆,商纣王杀害了力谏的叔叔比干☆□☆,这些贤臣修身蓄口德以在上的地位关怀爱护百口姓☆☆☆,以在下的地位违逆君主的猜忌之性□□☆,故君主因为他们的修身蓄德而排斥他们☆☆□、杀害他们□☆☆☆,这就是爱好名声的结果□□□☆☆。(《人世间》)庄子这种消极避世的人生观的诠释☆□☆☆□,于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口影响□□☆□☆,后世隐逸口之士的全口身口避害☆☆☆□□、功成身退的思想渊源皆不难追溯于此□□□□。

  庄子还为君主摆脱名誉桎梏指出了一条通途:君主不应该口放纵情欲□☆☆□☆、显耀自己的才华和智巧□☆□□☆,应安居不动而神采奕奕☆☆□□☆,象深口渊那么口口默默深沉☆□□☆,象雷声那么感人至深□□□,行动合乎自然如缕缕炊烟□☆☆☆、片片游尘☆☆□□□,那么自然自口在□□☆,这样就能摆脱名誉的桎梏☆□☆,无所谓治理天下的烦恼了□□☆,这就是庄子无为而治的口政治理想□□☆。

  庄子所谓无己☆☆□☆、无名☆□□☆☆、无功的思想揭示了其处人与自处口的人生态度及处世的哲学观□□□☆,是其反抗现实的一种超脱的空想□☆☆☆。他生当口乱口世☆☆☆□☆,战国中期的战乱使得人们彼此纷争□☆☆□、勾心斗角☆☆□,社会成了人吃人的陷阱□□☆☆☆。于是他企图以一种超脱的口空口想来逃避现实□□□。他提口出所谓“坐忘”☆□□☆□、“忘形”□□☆☆、“忘情”□□☆、“天德”☆□☆、“心斋”及“天养”等超口脱口口口的口口口口口办法☆□□。他的这种超脱口其实是一种无奈的逃避和消口极的反抗☆□□☆。在当时亦不失为一种全身避害的手段与斗争方式☆□□□。实际上☆☆☆☆,庄子所口幻造的境界口是不存在的☆□☆□☆。道家的这种适己任性☆☆□、不受物累□☆☆□、隐居遗世的人生态度往往为后世那些愤世疾俗□☆□□、仕途受挫□□☆☆□、怀才不遇☆☆□☆□、心灰意冷的士口子口们所取法□☆☆□。如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当时的“竹林七贤”之一的阮口籍口就因得其口真谛□☆☆,不参与世事☆☆□□,酣饮数日而全身避害□☆☆。

  

  墨家的修身主张是“兼爱”☆□☆□□。墨子认为“天下口口兼口爱口则口治□☆☆☆,交相恶则口乱☆☆☆□。”他指出如果使天下口兼相爱☆□□☆☆,爱人口口若爱其口身□☆☆☆,还有口不孝口吗☆□☆☆?如果天下视父兄与君若其身□□☆,还有不慈者吗☆☆☆?如果视弟口口子与臣若其身☆□☆□,勿施不慈☆☆□,就不会有不口口孝不慈□☆☆□☆,又哪有盗贼呢□☆☆?如果将人之家看成己口之家☆□☆□□,将人口之国看成己之国☆☆☆□□,又有谁去口发动进攻呢☆□□☆?国与国不相口攻;家与口家不相乱□☆□□,天下没有盗贼□☆□,君臣父子慈孝☆□□,天下也口就达到大治了□☆□□☆。

  其兼爱的思想不仅体现了墨家的政治主张□☆☆☆,亦渗透了墨家对君子口修身理想的企盼☆☆□。口☆口口口☆口墨口子的“兼爱”思想为数千年来中国古代文明史中一条基本的人文准则“孝”道的形成奠定口了理口论基础☆□□☆□。

  法家蔑视儒家的以礼治国☆□☆,认为儒家“修仁义口而习文学□☆□,此匹口夫之美也☆☆☆☆□,”韩非口口子口关口口于“圣人不修口古□☆☆□☆,不法常可”的进化的历史观☆☆□□□,集中体现口了新兴地主阶口级朝气蓬勃的进取精神□☆☆☆□。其法☆□☆、术☆□☆、势的思想更是代表了诸子百家中最为切实有效的政治学说☆☆□□☆。他的“抱法处口势则治□□☆,背法去势则乱”之学说□□☆,对后代的法制观念产生了深远的影口响☆□☆。不同历史时代的法家□☆☆☆,皆以变法革新作为其政治理想的追求☆☆☆☆,他们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的伟大成就□☆☆□□,推动了社会历史口的发展□☆☆。而引导他们奋不顾身追求进步理想的原动力☆☆☆,正是他口们对于“势”这一历史必然的清醒认识和把握□☆☆□。法家的“势”论☆☆□☆,对于唤醒昏睡于亡口口口国之际口的民口众□☆□☆,激起他们的爱国热忱与责任感☆□☆□,对于反对侵略战争无疑具有积极的进步意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就是这种救亡口口意识和爱国责任口感的集中口体现□□☆□□。

  

  在以儒家理念为中心的人格结构框架中□□□☆,古代节士博采诸口子众家所长□☆☆□,其立身也☆☆☆☆,或“以忠信口为甲口胄☆☆□□☆,礼义为口干口橹”□☆☆,“戴仁而行☆☆□,抱义而处□□☆□☆。”(《礼记口口口·口儒行》口)或“独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口傲倪于万物”☆□□,“上与造口物者口游☆☆☆☆□,而下与外口生死☆□☆☆、终始者为友□☆☆☆。”或言于“三表”□☆□,即言必有口口仪□□☆☆□,“上本于古者圣王之事☆□□,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实□☆□☆,发以为刑口口政□□☆☆,观其国家☆☆□□□、人民之利☆☆□。”(《墨子口·非命上口口》)或“任法而治”□☆□。显然☆□□☆□,中国古代之节操口文口化无不可追溯到儒☆□☆、道☆□☆☆、墨□□□☆□、法诸家之思想渊口源□□☆☆。

  古代“奉君命无私☆□☆☆□,谋国家口不二”□☆☆,“不义口口而富且口贵☆□□□☆,于我如浮云”之义节;“事君者不阿其惑”☆□□☆,“两袖口清风口朝天口去”之廉节体现了儒家安身立命之人格范式□☆□□。“孓不群而介口立”□□☆□□,“所高者独口口行☆□☆☆,所重者逃名”之介节□□☆□☆,则是道口口家适己任性□□□☆,不受物累之超脱的口人生态度□☆□。“善于父母□☆□☆□,友于兄弟☆□☆☆□,义于仁道”之孝节☆□☆□☆,则已成为口了数千年来中国古代文明口史中一条基本的人文准则□□□。并被口郑玄推口口崇为“三才之经纬□☆☆,五行之纲纪”□□☆。“忠于浊世☆☆☆□,难也”☆☆☆□□,“虽九口口死其犹口口未悔”□☆□,“慷慨口赴国难”之忠节☆□□□□、勇节与侠节则是与法家“抱法处世则治”(《韩非子·定法》)之思想影响分不开的☆□☆。这种思想影响是推动社会历史前进□☆☆☆、奋不顾身地追求社口会进步口理想的原动力□□□。

  参考文献

  1. 蔡尚口思:《诸子百家精华》☆☆□,湖南教育出版社☆□□,1992年1月□☆☆。

  2. 钱仲联:《十三经精华》☆□☆□,湖南教育出版社☆□☆□,1992年1月□□□□□。

  3. 冯口 口口契:《中国古代哲学的逻口辑发展》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

  4.口 孟 轲:《孟子》□□☆☆□,辽宁口民族出版社☆□□□,1997年☆□☆☆。

  5. 庄 周:《庄子》□☆☆□,辽宁口民族出版社□□□,1996年☆□□□。

  6.老 聃:《老子》☆□☆□,辽宁民口口口族出版社□□☆□☆,1997年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儒、墨、道、法思想与古代节操文化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