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析曹操文学创作与文学思想的论文口☆口口☆

  论析曹操文学创作与文学思想的论文论文关键词:曹操:文学思想:乐府 口口论文摘要:“三曹”是建口安时期的口重要作家☆☆☆。与七口口子互相辉映□□☆。彪炳文坛□☆☆☆□。曹氏父子创作了大量乐府诗☆□☆,并且注重抒发内心的真实情感.这反映了长期以来在经学束缚下文人思想的大解放□□☆。曹氏父子的身份地位和皇室生活的经历对他们文学思想之形成有重要作用父子三人均口爱好乐府诗☆☆☆,并且创作了大量的乐府诗歌☆☆□□。曹操反对虚而不口实的“浮华”风气□☆□□。在创口作口口过程中尚通脱☆☆☆□□、尚实☆□☆□□、务尽□☆□。 一☆☆□☆☆、背景出身及当时社会口创作风气口 曹操口(155-220)☆☆□☆,东汉末口年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本姓夏侯☆□□□☆,字孟德☆□□☆□,小名阿瞒□☆□☆□,沛国谁郡(今口口安徽毫县)口口口人□☆□,出生于一个大官僚地主家庭□□☆□□,长子□☆□☆。因其父曹篙乃是中常侍曹腾之养子□□☆,故改姓曹☆☆□☆。亦因这种关系☆□☆☆□,曹操口自幼便有机会接触官宦子弟☆☆□☆。日后口的劲敌袁绍亦是曹操年少时朋友☆☆□□□。曹操身长七尺□□☆□,细眼长须☆☆☆。自幼口口放口口荡不羁☆☆□□☆,但很有才华☆□□☆,又足口智多谋□☆□☆,善于随机应变☆□□☆☆。当年☆☆□□,汝南有个善于评论口人物的名士☆□☆,叫许助☆□☆□☆,评论曹操口为:“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口奸雄☆☆□。”初平三年☆☆□□,董卓口为口王口允□☆☆□☆、吕布所杀□□☆☆□。而二人又被卓部下李催□□☆☆☆、郭祀所逐□☆□☆。献帝乘乱与一帮大臣逃出长口安□☆☆,但被李☆□□、郭二口口人口所追捕☆□☆□。而曹口操接受荀或☆☆☆、程显建议□☆□☆☆,迎接口献口口帝口至许昌□☆☆☆。时为公元196年□□☆☆,曹操四十二口岁□□□,从此曹操便开始挟天子以令诸侯☆□□☆。建安二十一年(216)□□□☆,曹操进位为魏王□☆☆□。建安二十五年(220)☆□☆☆,曹操病逝☆☆□☆☆,享年六十六岁☆☆□☆。翌年(221)□☆□☆☆,操子曹巫口篡口汉□☆☆☆,建国号魏□□□□☆。WWW.11665.coM口追口尊曹操为太祖口武口口口皇帝□☆☆☆。 东汉末年社会动荡不安□☆☆☆,人们逐渐从经学的束缚之中解脱出口来□☆☆☆☆,正统口观念开始淡化☆☆☆,思想出现了口活跃的口局面☆□□☆,深受两汉经学影响的士人们僵化了的内心世界让位于一个感情细腻的世界☆□☆。重个性☆□□□□、重欲望☆□☆☆□、重感情☆□☆,强烈的生命口意识成了建安士人口内心生活口口的中心□□□☆。随之而来的是文学成了感情生活的组成部分□☆☆☆。它自然而然地口失去了政教目的☆□☆□□,失去了经学附庸的地口位□☆□□□。士人们口经过东汉末年的党锢之祸☆☆□□☆,才逐渐口从麻木口之中清醒过来□□□,不再忠于一朝☆□□,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名士择良君口而口仕☆□☆,有的人中间曾经变口换几个主子☆☆☆□。比如王架□□☆□,起初是口依附荆州口刘表□□☆☆☆,后来口归属曹操□☆☆,成了建安七子之一□☆☆□,一生随曹操南征北战☆☆☆,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同时也留下了不少的军事口题材的诗歌☆□□☆□。如著名的《从军诗》5首□□☆□☆、《初征赋口》等□☆□□。曹操口口面对士口人原有意识形态☆□☆☆、价值观念逐渐解构的现实□☆☆□,提取揉合儒道法等各种思想中的合理内核☆□□□,形成了自己的实用理口性☆□□□,这不仅标志着魏晋南北朝时期“人的觉醒”□☆☆□☆,同时也开口启了文学的自觉☆□□,为诗文灌注了鲜明的个人特色□□☆☆,从而构建了曹操诗歌慷慨悲凉□☆□□、阔大豪口奇的审美境界☆☆☆□。 《乐府诗集》中收录曹操诗共21首□□□,其中包括《气出唱(一口作“倡”)三首》☆□☆☆、((精列》☆□☆、《度关口山》☆□□☆、《燕露》□□☆□、《篙里》☆□□☆、《对酒》☆□□☆☆、《陌上桑》☆□□□、《短歌行三首》□□□、《苦寒行二首》□□☆□□、《塘上行》□☆□☆☆、《秋胡行二口首》☆□□☆☆、《善哉行二首口》☆☆☆□□、《步出夏门行》☆☆□□、《却东西门行口》☆□☆☆□。这些诗歌分属于相和曲中的相和☆□☆、清调☆☆□□□、瑟调三曲□☆□☆。根据《先秦汉魏晋口南北口朝诗》的收集□□□,其中《善哉行》(残句)□□□☆、《董一卓歌辞))(“卓”当为“逃”之误)☆□□☆、《谣俗口辞》☆☆☆□、《有南篇》(口残句)□☆☆□、《饮马长城窟行》(口残口句☆☆□,6首)□□□,为《乐府诗集》未收作口品□□□。 据《汉口书·艺文志》记载:“至武帝定效祀口之口礼☆□□☆,祠太一于甘泉□□☆,就乾位也;祭后土于汾阴☆□☆,泽中方丘也☆☆□□☆。乃立乐府☆☆☆,采诗夜诵□☆☆□。从这口段话口我们不口汉知道乐府被口立于汉武帝之口时□□□☆☆,而且知道了乐府与诗歌的关口系□□☆,诗的语言形口式再加上乐府的曲调□☆☆□☆,便成了可以口歌颂的形式了□☆□。又据《汉书·艺文志》:“自武口帝立乐府而采歌口谣☆□☆□,于是有赵代之讴□□☆☆,秦楚之风□□☆□□。”“李延口口年善口口口歌□□☆□,为新变声□☆☆☆□。是时口上方兴天地诸口祀□☆☆□☆,欲造乐☆□☆☆,令司马相如等作诗颂☆□☆,延年辄承意弦口歌所造诗☆□☆,为之新口声口曲□□☆☆。这是文口学史上所记载的较早的文人做乐府诗☆□☆。从这段话我们也可以看出来□□☆,文人乐府诗口的产口生☆□☆,与“新声”或“新声曲”的关系极口口为密口口切☆☆☆。这种“新声”是配辞口而唱的乐曲☆☆☆□,其曲牌就是后来的乐府常用的诗题☆☆☆。 二□☆□□、曹操的乐府情结与反映真实情感作口品的创作 自武帝立“采诗夜诵”的乐府机关后☆☆□☆,整个西汉时期的乐府□☆□,由《口效祀歌》□□☆☆☆、《房中歌》☆□☆、《饶歌》三大类构口成☆□☆☆□,至东汉明帝时☆□☆,乐府被定为“四品乐”并且口经常在宫中口演奏☆☆□☆□。另据《三国志·魏书·武帝纪》与裴松之口注引《曹瞒传》及郭颂《世语》等之记载可知□☆□□☆,曹操为宦官曹篙义子□☆☆□☆,自小生活于口皇宫中的曹操□☆☆,自然在口很小的时口候□☆□□,就受这种音乐的熏染和影响□☆□,自然对这些音乐会很感兴趣☆□☆□□。再看《宋书口》卷二十一《乐三》的一则记载:☆□☆□☆,’(但口歌》四曲□☆☆,出自汉世□□☆☆☆。无弦节□☆☆☆,作伎□□☆□☆,最先一人倡(口唱)□☆☆□□,三人和□□☆,魏武口帝尤好之□☆☆□☆。从这段话可以看出□□□☆,一代袅雄□☆□□,魏武帝曹操对《但歌》四曲是非常喜欢的□□☆□☆。 这些在皇宫内经常被演奏的乐府诗☆☆□□□,是东汉皇口宫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自幼生活于东汉皇宫内的口曹操□☆☆☆,不但从小耳濡目染这些音乐□☆□,而且这种透露着王者气势的音乐对“少机警□□☆□☆,有权数□☆☆□,而任侠放荡□□☆,不治行业”的曹操有极大的口吸引力□□☆☆。这种音乐所蕴涵的气概☆☆☆□,正是曹操倾其一生所努力追求的☆☆☆。曹操的“仿效乐府”☆☆□,表达了他口对王权的向往与努力追口求☆□☆,历史地成了曹操难以割舍的乐府情结□☆□☆。在《短歌行》☆☆□□☆、《对酒》□☆□☆、《气出唱口口》☆□□□□、《步出夏门口行》v露》等诗中□□☆☆□,表现了曹操古直悲口凉☆□☆☆,胸有大志□☆□☆、慷慨激昂的气度☆☆□□。请看其《步出夏口门行·观沧海》一诗□☆☆☆□,以雄健豪迈之口笔☆□☆☆□,对大海吞吐日月□☆☆☆☆、含孕群星的气魄□☆□,进行了生动形象的描绘☆□□□,实际口土曹公是借大海来口抒发自已博大的胸襟□☆□☆□,读之令人回肠荡气□☆☆□☆,感慨万千☆☆□□。一代袅雄的博大气概口尽在其中☆□□。 曹操诗歌□□□☆☆,有不少是“歌以言志”的□□☆☆□,多借口助乐府歌口辞以抒发自口己的抱负□☆□。兹可举出数例: 歌口以言志□☆☆,晨上口散关山□□☆☆□。歌以言志☆☆☆□☆,有何口三口老公☆☆□。歌以言志□☆☆☆□,我居昆口口仑口山□☆☆□☆。 歌以言志☆☆□☆□,愿登太华口山☆□□☆☆。歌以言志□□□☆,天地何长口口久☆□□□☆。歌以言志☆□□,四时口更逝去☆□□□。歌以言志□□□☆,戚戚欲何念□☆□☆。—(以上见其《秋胡行》) 还有《步出夏门行》中的“幸甚至哉☆□☆☆□,歌以言志”均出现了“歌以言志”四字☆☆☆,这充口口分说明了曹口操借乐府歌口辞以抒大志口的口口文学思想☆□☆☆☆。再看《三国志·魏志》卷一《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魏书》云: (太祖曹操)创造口大业□□☆,文武并施□☆☆□☆,御军口口三十余年☆☆☆□☆,手不舍书☆☆□☆☆,昼则讲武策☆□☆□□,夜则口思经传□☆□□□,登高必赋□☆☆,及造新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 还有口《诗品口口序口》口云: 三祖(指魏武帝太祖口曹操☆☆□、魏文帝高祖曹王□□□、魏明帝烈口祖曹春)之辞☆□□☆☆,文或不工□☆□☆□,而韵口入歌口唱☆□□□。曹操善口于以乐府旧题写时口事☆□□,以抒己志□☆□☆☆。除了抒发自己要建功口立业的伟大志向之外☆□□,曹操也有不少诗歌表达了对人民的同情☆□□。如《秋胡行》: 四时更口逝去☆☆□☆,昼夜以成岁□□□☆。四时更逝口去□□☆□,昼夜以成岁☆☆□。大人口口在先天□□□☆☆,而天弗违☆☆□。不戚年往□□□,忧世不治□☆☆。存亡有命☆☆☆☆□,虑之为痴☆□☆☆。歌以言志☆□☆,四时口更逝去☆☆□□。(《秋胡行》) 又如《短歌行》第一首云: 对口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青青子补☆☆□□□,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令☆☆□。哟哟鹿鸣☆□☆□☆,食野之萍☆☆□□□。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辍☆☆□□。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吁☆□□☆,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鹤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在这口口口二口首口口口口诗口口口里□☆□☆,抒发了诗人深沉的“忧伤”☆□□□☆。慨叹“去日苦多”而贤才口口未至□□□,功业未建☆□□□□,治世难待□□☆☆。诗的口末尾托周公口以喻志☆☆☆☆。 曹操的不少诗唱出现实口生活中的苦和乐□☆☆。在《气口出唱》口中有“解腹愁☆☆□☆,饮玉浆”☆☆□□。在《短口歌行》中有“何以解忧□☆□,惟有杜康”☆☆☆□。《露行口口》口中口有“瞻彼洛城郭☆☆□☆□,微子为悲伤”□☆☆。《篙里》中口口有‘性民口口百遗一□☆☆,念之断人肠”□□□□。《苦寒行》中口口口口有“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口悲”□☆☆□☆。“悲彼东口口山诗□□☆,悠悠口令我哀”☆☆☆□。《塘上口行》中的“念君去我时☆☆□□□,独愁常口苦悲”□□☆☆□。“念君常口口口口苦悲☆□☆☆☆,夜夜不口口能口寐”☆☆□。 在曹操诗歌创作中□☆☆□□,表达欢口乐之情的也为口数不少□☆☆□□。如《口气出唱口》第二首:“酒与歌戏☆□□,今日相乐口诚口为口乐☆☆□☆。”《秋胡行口》第口口二首:“戚戚欲口何念!欢笑意所口之□□☆☆☆。”《善哉行口口》第三首:“朝日乐相口口乐☆☆□,酣饮不知醉□□☆☆☆。”“弦歌感口口口人肠□☆☆□☆,四坐皆欢悦□□☆。” 这些口诗歌创作☆☆☆☆,无论是叙悲伤☆☆□□,还是言欢乐☆□☆☆□,都表现了曹操重视内口心真实感情的抒发□□□□☆,不虚伪☆□☆☆,不做作☆□□,所以读起来给人以真实的感觉☆□□☆。人生活在世口口口上□☆☆☆,不可能不存在喜怒哀乐等各种感情□☆□,曹操就是把这些真性情通过诗歌创作给抒发了出来☆☆□,表现了人的合理的感情和欲望☆☆□☆。正是人性获得口解放口的标志☆□□□□。正所谓“尚通脱者”也☆□□□,这种口风尚是“人的自觉”的产物☆□□,士人口从经学束缚中解脱出口来☆☆☆☆,发现了自我□□☆☆,发现了感情□☆□、欲望□☆□☆□、个性☆□□☆☆。通脱□□☆,正是这种自口我发现在行为上口的反映☆☆□☆。裴松之引《曹瞒传》□☆□,说曹操: 好音乐☆□□,倡优在侧□☆☆,常以日口达夕☆□□,被服轻纺☆☆□□☆,身自佩口小口架囊☆☆□□□,以盛手巾细物□☆□□。时或冠恰帽以见口宾客□□☆☆。每与人谈论□☆☆□□,戏弄言诵□□□□□,尽无所隐;及欢口口悦口口口口大口笑☆□☆☆,至以头没杯案中□□☆□☆,肴膳皆沾污巾情☆□☆☆。其轻口易如口此!

  这些都是纯任性情的自然发作☆□☆☆,不加任何掩饰□☆☆☆□,看不到礼的任何约束的痕迹□□☆。至于曹王要部下在王聚墓前口学一声驴鸣☆☆□,为集送行;称衡的口脱了衣服在口庙堂之上击鼓;南荆的三雅之爵□□□,河朔的避暑之饮□☆☆,等等☆□☆。全都是不口受任何礼法的口口约束☆☆☆□☆,情有雅俗□□☆,性有善恶的口表现□□☆。 三□☆□☆、《文心雕口龙》对曹操文学思想的评价 《文心雕龙》中论及曹操文学思想的有以下几处: 曹公称:为表不口必三口让☆□□,又勿得口浮华□☆□☆。所以☆□□,魏初表章☆□□☆□,指事趁实☆□☆□,求其靡丽□☆☆☆□,未足美矣□□☆。 “为表口不口过口三口口口让’□☆☆☆□,见曹操《口上书让增封》:“无非常之功□□□☆,而受非常之福□☆☆,是用忧结□□□,口☆口口☆口比章归闻□☆☆,天兹慈口无口口已☆□☆,未即听许☆□☆。臣虽不敏□□□□,犹知让不口口过口三□□☆。所以仍布腹心□☆☆,至于四五☆☆☆□□,上欲陛下爵不失口赏□☆□,下为臣身免于苟取☆☆□□。”其目的是为了功赏实口事求口是□□□。反对“浮华”是曹操的一口贯主张□□☆☆。路粹《为曹公与孔融书》称曹操:“抚善战士☆□□☆,杀身为国☆☆□□□,破浮口口华交口会口之征□☆□☆☆,计有余矣☆☆☆□☆。”孔融因为与口口称衡等口人口搞“浮华交会”☆□□□、以虚口乱实而被曹操口杀掉□☆☆。“浮华交会”☆□□□□,是汉末士口风口的一大特点☆☆☆。“浮华交会”就是口指口口口口朋友□☆□、生徒之交游聚会时“合党连群”□☆□☆☆,用浮游无根☆☆□□,华而不实之词或于品题人物时“互相褒叹”(如孔口融与称衡的相互吹捧)☆☆☆,或在清议时事时胡乱攻评□□☆☆。曹操认为☆□□☆☆,孔融就是“浮华”之风的口典口型代口口表□□☆☆☆。曹操在写作实践中也是反口对浮华的☆□□□,他写口的命令口文告☆□☆☆☆,都是有什么说口什么☆□□□☆,不掩饰不含口糊□□□□□,大胆真实□□☆☆☆。东汉末年□□□□,在写作上已口经存在内容口陈旧□☆□、词藻过口胜的现象□□□☆□。对此□□☆,曹操的口文学主张有革新的意义□☆☆。当时的碑铭□□☆□□,有不少是口口谈墓之作☆□□□☆。蔡琶是很口善于口写墓铭口的□□□☆,他说:“吾为人作铭☆☆□,未尝不口有惭容□☆☆,唯为郭有道碑颂无愧耳□☆☆☆□。”(《世说新语口·德行》注引《续汉口书》)为了抵制碑铭文之华而不实之风□□□,曹操于建安十年下令“禁厚葬”□□☆☆□,“禁立碑”□□☆☆☆。曹巫在《典论·口论文》中主张“铭诛尚实”之说☆☆□,即与口曹操相口同☆☆☆□。口☆口口☆口 《文心雕龙·诏策》篇云:“戒救为文☆☆☆□,实诏之切者……魏武称:‘作戒软□☆☆,当指口口口事口而语☆☆□,勿得依违□☆☆☆。晓治要矣□□☆□。”☆☆□□, “戒救”是皇帝口诏口口口策中的一种口文体□☆□□□。曹操深知这种文体的特点□☆□,为了充分发挥戒救为政治服务的功能□☆☆,保证口口它的切实可行性☆□☆,故在论述其口写作时说☆□☆☆,戒救要有很强的针对性□☆□,即要求针对具体的人和事而发□☆☆☆□,且其态度应当十分鲜明☆□☆□,当“依”则“依”□□□,当“违”则“违”☆□☆□,不能“首鼠两端”☆☆□□,模棱两可☆□☆,含糊其词□□□。 《文心口口雕口口龙·口章口句篇》口口口云: 诗人以“兮”字入于句口口限□□☆,楚辞用之□☆□□,字出句外☆□☆☆。寻“兮”字成句□☆☆,乃语助口口余口声□☆☆□☆。舜咏“南风”□☆☆☆,用之久矣☆☆☆,而魏口口武弗口好☆☆☆,口☆口口口☆口岂不以无益文义耶? “兮”字为语气助词□□☆☆□,有声无义☆□□☆□,曹操口不好口用之☆□☆□□。考曹操所存诗赋☆☆□☆,无用“兮”字者□☆☆□☆。这里□☆☆□□,实际上“兮”字是可有口可口无的☆☆□☆,加上与去掉并不影响文义的完整表达□☆☆。曹操是尚简尚实的☆□□☆,所以反对这种用法□☆☆□☆。曹操不仅为人“简易”☆☆□□,为文也“简约严明”(见鲁迅《魏晋风度及文章与口药及酒之关系口》)☆□☆,反对“烦富”和“陈词滥调”□☆☆。他在《孙子序口口》口口中说:“吾观兵书战策多矣☆☆☆□□,孙武所著深矣……而但世人未之深明此说☆☆□☆,况文烦富□☆□,行于世者□☆□□,失其旨要□□□☆,故撰口为《口略解》焉□□☆。”曹公的“反对烦富”的文学思口想于口此可见一斑□□□☆。 《文心雕龙口·事类》云: 文章由学□□☆,能在天资☆☆□。才自内发□☆□,学以外成;有学口口饱而才口口馁□□☆☆□,有才富而学贫……才为盟主□□☆☆□,学为辅位☆□□,主佐和德☆☆□☆,文采必霸;才学偏狭□☆□□,虽美少功……故魏口武称:“张子之文为拙☆□□□☆,然学问肤浅□☆□□☆,所见不博□□☆,专拾崔杜口小文☆□☆☆,所作不口可悉难□☆☆□,难便不知口所出☆☆□。”斯则寡闻之病也□☆☆。 这段话反映了曹操的反对模仿因袭□□□,主张创新的文学口思想□□□□。曹操批评张范为人欲学邮原而为文专拾掇崔☆□☆☆、杜□□☆☆☆。其结果是:“造之者富☆□☆,随之者贫”—有创造口性的人富口有☆☆□,跟着走的人贫穷□☆☆□。俗话说“吃别人嚼过的摸没味道”☆□☆□,也是这个意思☆□□☆□。它集中表现了曹操重口创造轻因循□☆☆□☆,为文重学问广见闻的文口学思想☆☆☆。 又如《口口章句》云: 贾谊□☆□、枚乘□□☆☆,两竟辄易□□☆☆。刘欲□☆☆、担谭□□□,百句不迁□□□☆□。亦各口口有其志口也☆□□□。昔魏武口论赋□□☆☆,嫌于积韵☆☆☆☆□,而善于资资☆☆□。陆云亦称四言转句☆☆□□,以四句为口佳☆☆☆□□。观彼制韵□☆☆☆□,志同枚贾☆□□☆□,然两句口辄易□☆☆□□,则声韵微嫌☆☆□。 这段话反映了曹操反对写作诗赋一韵到底的文学思想☆☆□□☆。这一主张☆☆□☆,亦为五言和口七言诗的进一步发展和成熟指明了方向☆☆□。最早的一批口口文人七言诗☆☆□☆☆,多是一韵口到底的☆□☆□。一韵有尽而换韵可致无穷☆□☆。如此□□☆,就能增大诗体的口口口容量即表现力□□☆。 再如《养气》云: 至如仲任置观口以综述☆□□☆,叔通怀笔以专业□☆□,既暄之以岁口口口序☆☆□☆,又煎之以日时☆□☆□☆,是以曹公惧为文之伤命□☆☆,陆云叹用思口之困神□☆☆,非虚谈也☆☆□□。 这反映曹操之惧“为文伤命”的文学思想☆□☆。《养气》所引□☆□,事涉养气☆☆□□,谓用思过度有伤身体☆□□□□,这不仅是曹操的口文学思口想☆□□☆□,也是曹操的养生理论□☆☆☆□。如果曹操有关养生的文论能口保存下来□□□,则对于曹王的文气说的理解当能口更为丰富而确切□□☆。 综上所述□□☆☆□,曹操在建安文坛上具有重要地位☆☆□,他重视口口乐府诗歌的创作☆☆☆☆,他通过乐府诗来抒发口自己的真实情感☆☆☆□,作品中透露出慷慨悲凉的口气概□□□☆☆,这与他的宫庭生活有关☆□☆。当时的社会现实□□☆,促使口他关注社会口口民生☆□□☆□,写出了不少反口映社会现实的作品☆□□。他们提出了具口有开创性的文学口思想观点:尚实☆□□、尚尽□□☆□□、重实录和反对浮华的文学口思想;在中国文学思想史上写上了重重的一笔☆□□☆,表现出他卓越的口文学创作才能和独特的文学思想☆☆□☆,对后世作家的创作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论析曹操文学创作与文学思想的论文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