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人的悲剧性宿命及态度—曹禺和钱钟书文学

  试析人的悲剧性宿命及态度—曹禺和钱钟书文学创作思想比较之一的论文论文 关键词:悲剧性宿命文学创作 论文口摘要:曹禺与钱钟书的作品都体现出了人对于口自身的不可知□□□,偶然口事件的荒诞性与人的无能为力□□☆☆,以及口人的孤独感☆□☆□☆,这样口一些人类生存境况的深刻思索☆☆□☆。在对于人的终极意义指向上□□☆,他们同样投注了辽远□□□、容智口口口的目光☆□☆。这是他们的共同之处□☆□。然而□□☆☆☆,在对这些深邃命题口的思索过口程口中□☆□☆□,二者所体现的情状和口态度又是口不同的☆☆□□。 一□☆□、“天外边”与“围城” 在曹口禺口口和钱钟书的口作品中共同口体口现着这口样的思想:在这个荒诞的世界□☆☆,人们无论怎样追求☆☆☆□、挣扎也不可能达到口理想的彼岸☆☆☆□□。这便口口是曹口禺“天边外”与钱钟书“围城”意象所包口涵口口的内容☆□□☆。 《雷雨》中的人口们陷口入一片“情热”当中□☆□□,都满口怀着想口口法□☆☆、企望☆☆□☆,最后却获口到那样惨烈口的结局□☆☆。《日出》中可以说从上层阶级到下层阶级□□□,没有一个能口逃口脱生活的折磨☆☆□。同样口的口曹禺对巴金《家》的改编剧中☆☆□,主人公高觉新发出了这样的慨叹:你要的是你得口不口到的□□☆,你得到的又是你不要的☆☆☆□□。哦☆☆□□□,天哪!《原野》中的仇虎以血性蛮力的生命力挣口口扎到最后□□□,仍然未达到那黄金铺的地方☆□☆☆☆。而那黄金铺的地方便是他下一步追求的方向□□□□□。 《口围城》也同样揭示了人生虚无这样的主题☆☆□,展示了 现代 人的“围城”般的困境☆□□□,无论口口冲进逃口出都是无谓口的☆☆□□,人的努力终究是徒劳的☆□☆☆。 钱钟书和曹禺的作品都深蕴口着这样的哲口思☆□☆□。他们以生动☆□□☆☆、丰富的文学形式来传达着自己对于人生☆□□、对于存在的理解与思索□☆☆□。然而他们又井非口是抽象□□☆、简单的去概口括□□☆☆、口☆口口☆口阐释哲理☆☆☆□。wWw.11665.Co口M他们的作品像磁口石般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人类永远进行着无止尽口的欲望追求☆□☆□,而到最后发现实现的这些欲望追求又不是自己所要达到的目标☆☆□□□,于是又产口生下一轮的追逐☆☆□,这便是人的悲剧性存在☆□□☆□。口☆口口☆口 二☆☆□□□、情状和态度 曹禺口和钱钟书在反映口他们对于人无谓□☆□☆☆、徒劳挣扎的终极意义指向上有很大的一致性☆□☆☆☆。然而他们进行思索的过口程☆□□□、状态及口思考的结果却又是相异的☆□☆□。曹禺在口口惶惑□☆□□☆、焦虑的口思考口中□☆□☆,最后升口华为悲悯的口情怀来俯视天地间万物生灵:钱钟书以其睿智的目光透彻洞明人世真相后☆☆□,以绝望的姿口态达到孤傲口的超越☆□□□。 曹禺在探讨人的生存境遇时充满了一种强大的☆☆☆、不可排解的口惶惑□□□、焦灼口的情绪☆☆□。他在告白口《雷雨》的创作动因时☆☆□☆,说到“自己不断来口苦恼着自己□□☆☆□,这些口年口我不晓得‘宁静’是什么□☆□☆,我从不能在我的生活里找口出个头绪”□☆□☆。“……我觉得宇宙似乎缩成昏口黑的口一团□☆□☆□,压得我喘不出一口☆□□☆□,”以上的自我告白以及作品口中所体现口出的“郁热”氛围和强烈的矛盾口冲突都可以看出曹禺在口对口宇宙人生和对人自身的困惑☆☆☆□、探索中所产生的惶惑口和焦灼☆□□☆☆。人生□□□□☆、生命的谜团是以如此强大的吸口力将他重重包围□□☆,可以看得出他是如何心急如焚□□☆☆,如何自我折磨般地想叩问出其口中的究竟☆□☆☆,这便是曹禺在探讨人类生存境遇时的口一种情态□□☆☆。 然而☆□□□□,对于钱钟书来说更体现出一种淡远的姿态☆□□。“在钱钟书的作品中☆□□□,讽刺□☆□□□、幽默☆☆□□□、喜剧口的笑是同时口口口并存口口的☆□□□☆,讽刺中渗透着幽默□☆□☆☆,幽默中蕴口藏着讽刺☆☆☆☆,其喜剧意口识极为强烈☆☆□□☆、突出□☆□☆,堪为典范☆☆□□。可以说曹禺与钱口钟书所思考的思想命题都口是辽口远☆□☆☆□、严肃☆□☆□☆、深沉的□☆□☆,但从材料口可以口看出两人在思考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却是不尽相同的□☆☆□☆。曹禺的女儿万方曾说:“痛苦是口他的口天口性”□☆□□。而在《钱钟书传》杨绛的父亲在见到钱钟口书时曾问杨绛钟书总是那样快乐吗?钱钟书正是具有一口种开阔的胸襟☆□□☆、爽朗的口气质□☆□□□。正如他说:“一个真口口口有幽默的人别有会口心□☆□☆,欣然独笑□☆□,冷然微笑□☆☆☆□,替沉闷的口人生透一口口口气□☆☆☆☆。”如果说曹禺与钱钟书两人在对人生□□☆□、宇宙的思考洞悉中☆☆□☆,都看到了现实与理想的冲突□□□,都看到了人口生悲剧性的真理□☆☆☆,那么曹禺在现实与真理的逼迫下☆□□□☆,恰如一头被残酷真口相围困的兽□☆☆☆□,而钱钟书在人生到处围城般的境地☆□☆□,想要通过笑□□☆,替“沉闷的人生透一口气”☆☆□□□。这正是钱钟书悲剧意识中的喜剧气氛□□□☆☆。这也是钱与曹两者表现出来的心境上的不同□☆□□☆。

   曹禺在探索人的悲剧性命运后☆□□□,从而滋生出对世界万物一种口普口遍的悲悯□□□☆□、关怀☆☆□□,用悲悯口的目口光口口理解□☆☆、抚慰人世这一口切的痛苦和无奈☆☆☆□,以及人的崇高口和卑微□□☆☆☆,善与恶☆□□☆☆,美与丑☆□□□。口☆口口☆口同时也以这种认口识口来缓解□☆□□、冲淡作者内心汹涌的焦虑与不口平口静☆☆☆□□。 然而对钱钟书而言☆☆☆,更似乎是一种绝望之后达到口口了超越□□☆☆,这可以由评论者对钱的作品评价有所应证□□□,也可以从其本人所说的处口世态度略见一斑☆□☆。夏至清口说口到《围城》时☆□□☆☆,提到它的“喜剧气氛和悲口剧意识”□□☆□。钱钟书口口曾说自口己的处世态度口是;“目光放远☆□□□☆,万事皆悲;目光放近☆□□□,则应乐观☆☆☆☆,以求振作□☆☆□☆。”从这可以看到钱口钟书洞悉人口情世事口后☆☆□,面对人生的姿态☆☆□□。 可以说曹禺和口钱钟书都看到了“目光放远□☆□□,万事皆悲”的人类生存口境口遇☆□☆。然而□□□☆□,其间两人的情状又是口不口同的□☆☆,一人焦灼□☆□☆☆,一人冷静□□☆□☆。正因为口两者不同的情状□☆☆□☆,在作品中□☆☆,曹禺以口其深沉浓烈的情感贯注在每个人物口口的身口上☆□☆☆,以其内在燃口烧☆□☆□、凝聚的急切焦灼口的心理口体验口飞扬出创造□□□☆、不羁的想象力☆☆☆,熔铸成凝结着现实与超现实的戏剧意象与戏剧情境□☆☆☆□。而钱钟书以其对人生□☆□☆、人世睿智的心领神会;以其宽广的口知识☆□□☆,敏灵的思口想;以其机趣☆□□☆、幽默的风格道尽人生悲喜☆☆□☆,人世沧桑☆□☆。其开口阔的口胸口襟☆☆☆☆□,爽朗的气口度形成了一种冷静的悲气氛□☆☆□□, 以上口所述□□□,便是曹禺和钱钟书两者的不同之口处☆□□☆□。然而两人对于人的悲剧性存在有如口口此深刻认识之后☆☆☆□□,是否便导口向消沉□☆□、绝望口的境地?汪晖曾说过“希望一绝望的口口二分法在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试析人的悲剧性宿命及态度—曹禺和钱钟书文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