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批判与重返自然的和谐一一浅谈乌热尔图生

  文化批判与重返自然的和谐一一浅谈乌热尔图生态文学创作中的文化诉求的论文论文关键词:文化批判;人类中心主义;文化多口元性;虚假生态保护主义;生态和谐 论文摘要:乌热尔图文学创作的生态思想丰富而成熟□□☆,口☆口口☆口口他认识到“文化危机是导致生态危机的社会根源☆□□。本文着重对乌热尔图生态思想的文化批判部分做了解读☆☆□,发现在许多小说和理论文章中口他多次对“人类中心主义”☆□□、“虚假的文化保护主义”等导致生态危机的口错误意识加以批判☆□□,倡导“以自然为母口亲”□□☆☆,“天人合一”的生口口态整口口体现□□□□☆,他坚持民族的“自我阐释和“声音的不可替代☆□□,追求文化的多元性☆□☆☆□,进而推口动口生活方口式☆□□、生产方式☆□☆□☆、科学研究和发展模式的变革☆☆□□☆,以维系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从而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文明. 生态文学是探寻生态危机的社会根源的文学☆□☆□,文化批判是生态文学作品的突出特点☆□☆。美国的科学史家林恩·怀特(lynnwhite)的著作使我们认识到生态问题远口远不止是科学问题和经济问题☆□□☆,生态危机是文化危机☆☆☆□、人文危机☆☆□□□,甚至口是口口人口口性危机□□☆☆☆,更准确地说生态危机是人类主宰地口位的危机☆□□□☆。杰出的生态思想家唐纳德.沃斯特口也明确指出:“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口全球性生态危口机☆□☆☆☆,起因口不在生态系统自身☆□☆☆☆,而在口于我们的文化系统☆□□☆。要渡过这一危机☆□☆☆□,必须口尽可能清楚地理解我们的文化对自然的影响□☆□☆。”乌热尔图一直执着于探寻鄂温克族的深层文化意口蕴与自然生态系统的关系□☆□□,他对那些随意践踏自然的身体和尊严的“人类中心主义”大加批判;同时☆□□,他面对古老民族文化口的逐渐口消散痛心疾首□☆☆,他要喊出弱小民族不可替代的声音□□☆☆。他认为多元化的民族文化依赖于多样化的生存空间☆□☆,文化多元是维系生态平衡的保障☆□☆□☆。wWw.11665.cO口M文口口化批判—正是乌热尔图的口作品生态思想最为’可贵最为成口熟的部分☆□□☆,本文将就这部分生态思想作初步的整理和阐释☆□☆☆□。 一☆☆□、对“人类口中口心口主口义”的批判 第一个对人类中心主义发起直接批判的是生态思潮的始作俑者□☆☆□、杰出的生态思想家口和生态文学家卡森☆□□□。卡森认为☆□☆☆□,人类竭泽而渔地对待自然□□☆☆☆,其最主要的根源是支配了人类意识和行为达数千年之口久的“人类中心主义”□□☆☆□。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乌热尔图发表了《大口自然一任人宰割的猎物—麦尔维尔的1851》,《有关口大水的口话题》☆☆☆、《猎者的迷惘口》□☆□、《依偎在大自然怀抱的新人》□□□☆、《阅读&l口t;白鲸>札记》和《生态人的梦想》等一系列有深刻见解的理论批评文章☆□☆□□,生态思想越来越成口熟☆□☆□☆,以至形成了他自己的生态理念□☆□□。在这些作品中☆☆☆,乌热尔图提出人类是生物社会的一部分☆☆□☆,对现口代中国“人类中口心主义”的盛行口给予口了严厉的口批判□☆□。作家尖锐地指出如果人类的科技文明和工业文明继续违反自然规律□□☆☆□,把人类的发展建立在掠夺自然资源的基础之口上□☆□☆☆,不能处理口好人与自然的矛盾的话□□☆☆,人类将与整个地球一同陷人灭顶之灾☆☆□。 那些伐木人最口大的炫耀是他们的采伐量☆☆□☆□。当你听到1.3亿立方米的木材运出大兴口安口岭的时候☆□□□□,不必赞叹☆☆□,那只口是正式公布的大大压口缩了的生产数字☆□☆,虽说口它表明大兴安岭林区开发以来的生产总量☆☆□,并不包括数十万人口若干年来为越冬取暖烧掉和无端耗费的堆积如山的木材□☆□,其实口两口者加起来☆☆☆□□,才是一口个无法口估算的天文口数字□□☆□。 “当这庞口大口的森工企业的所有开销□☆□□,包括贪官污吏们的所有挥霍☆☆☆□,统统由伐倒一棵棵鲜活的树木换取的利润去支付的时候☆□☆☆□,不堪重负的大兴安岭早已在呻吟☆□□、哭泣!” 上段文字出自乌热尔图的口文化散文《大口兴安口岭☆☆□□,猎人沉默》□☆□☆□,在这篇文章当中作家痛苦的说道:“而对将要失去口森林失去草原的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我剩下的只有难抑的叹息□☆□,还有绵绵的心口痛□☆☆。”‘3□□□☆,口☆口口☆口乌热尔图口口认为人口类享口口用☆☆□□□、掠夺了口口自然资源后□□☆□,又不可饶恕地做口出了涸泽而渔的灭绝自然的残忍行为□□☆□☆,是人类的口利欲熏心□☆□☆、自我膨胀的结果☆□☆。 乌热尔图在(有关1998年大水的口话题》中口阐述:“当我们怨口恨无情的洪水之时□□☆☆☆,更应该深刻地反省我们自己☆□□,反思口我们那并不光彩的过去☆□☆□☆、反思我们头脑中隐含着的愚昧的观念☆☆□☆、反思口我们一贯口对大自然采取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态度☆□□,还有我们那口与长远利益相矛盾□☆□☆☆、相冲口突的行为☆☆☆□。”‘引作家在创作中不止一次地阐述了这些生口态思想☆□□☆□,这与生态批评家所提出的反对“人类中心主口义”的思想口是不谋而合的□☆□□☆,实际上这正是乌热尔图生态思想的一面口旗帜☆□□□□。 生态思想家赞成在处理社会问题时口坚持人本主义口原则□☆□☆☆,尊重人□□□☆、维护人权□□☆□、捍卫公口平正义;乌热尔口口图反对“人类中心主义”☆☆□☆□,主张坚决摈弃“唯发展论”□☆□,并不是反对以维护人的当前基本的生存权利为目的的人本主义□□☆。他认为要把自口然当作母口亲☆☆□,在向大自然索取的时候□☆☆□,要有节制□□☆□,疯狂无度☆□☆☆□、榨干母体的血肉□☆☆□,使其无法恢复□□☆□☆,那么口来自自然最大的惩罚就口是“母亲”将收回人类所得口一切☆□☆☆,就会令这个不懂事的孩子终生监禁:他认为人类应以生态环境的口整体利益为最高利益□☆□□,要肩负口起自己的生态责任☆☆□□,万物生灵都有生存口的权利☆□☆□☆,都应该得到尊重☆□□□□,对待自然要想对待母亲一样□☆□☆☆,懂得回馈☆☆☆□□,这才口是人类发展的光明口前景☆☆□☆□。 二☆☆□□、对文化多元性的生态诉求 乌热尔图在许多作品中表达了对失去的原始家园的留恋☆□□☆☆,“但更主要的是口惟恐整体性的鄂温口克文化被‘切割采样’□□□☆、‘改头换面口的口口占用’;故而力口图将现实☆□□、历史与部族神话☆□☆、传说□□□☆、图腾□□☆☆□,寻根溯源□☆□☆,集纳些‘隐形文本’□□□☆,‘阐释整个口部族口口口口口的口口精神世界□□☆□☆,使其更具凝聚力口与民族意识□☆☆□,以便同其他生存群体口相区别’□□☆☆☆,这也正体现着绝大多数弱势民族口对与强势文化的“过度交流”的抵御□☆☆☆□。 在口90年代□☆□,乌热口尔图迅速接受西方尤其是欧美新文化理论□☆□,吸收了后殖民理论的反抗性的质疑性的思想□□☆☆。乌热尔图的文化散文《大兴安岭□□□,猎人沉默》中写口道:“如今□□☆,大兴安口岭中口独有的‘声音’被‘替代’□□☆□,我们听口到的只是铺天盖地而来的砍伐者和滥垦口口者的喧嚣□□☆□□。而那独口有的‘声音’被‘替代’☆□☆☆□,不仅表现口在生存口口环境上□□☆☆☆,在其它范围□□☆☆,如文化方面☆□☆☆、如民族习口俗方面□□☆□,也面口对种口种口的‘自我阐释权’被他口人占有的现象□□☆☆☆。”乌热尔图坚持口着对母口族文化的自我阐释权□□□☆、拒绝任何文化猎奇口者对母族文化资源的盗用这种思想呈现在他的《不可剥夺的自我阐释权》☆□□☆□、《声口音的替口口代》☆□☆、《弱势群体的写作》等文口化人类学理论文章当中☆□☆☆□。乌热尔图拒绝任何文化猎奇者对部族文化的盗用并不是要去追求狭隘的种族中心主义□☆☆□☆。这种不能剥口夺的自口我阐释权其实彰显的是述说的渴望☆□□☆☆,他是想要大声疾呼:在多民口口族共存□□☆、同求发展的国口度中□□☆,不要以强势文化的居高点和不公正的历史偏见去“曲解”或“误读”其他文化□□☆,随意去做“声音口口的口口口替口口口代”□□☆□,这种剥夺他人自我阐释权口的行口为造成的后口果是对此种文化的歪曲☆☆☆□□,必然消减其在世界民族文化之林的声音□☆□□,是对整个生态口文化的消减☆□☆,其最终后果就是造成生物多样性的消失☆□□□☆。 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说□☆☆□□,“文化的一个口重要方面就是反映人类与自然环境的相互作用的方式□□☆□☆,因此不同的自然环境就会有不同的文化”□☆☆□,同样□□☆□☆,多样的自然环口境是多元口的文化产生的基础口和前提☆□☆。如文化中的宗教☆□□□、图腾☆□☆□、文学□☆☆☆、绘画□□□□□、歌谣□□☆☆、舞蹈☆□□□、工艺☆□☆□、庆典等等众口口多口方面无不口以人类口与大自然的千丝万口缕的关系为内口容□□□☆,无不呈现出人在自然生态中受到的教化心态□☆□☆,占有掠夺破坏了这些多样化的生态环境□☆□,则必将破坏这些文化赖以生存的根基☆□☆□。西方文化相对主义承认所有文化是平等的☆☆☆□☆,实际上☆□☆☆,在西方人眼中的那些弱势口文化并没有享有平等的权利☆□☆☆,印第安文化被无端扭曲□□□□,玛雅文化更多地沦为科学的对象☆□□□,埃及文化更多是经常被用来作拍影片的背景□□□☆☆,神秘的东方文化艺术就是附庸风雅的饰品☆□☆。在现实生活中弱势文化还是口被排斥的“他者”□☆□□,这仍是源于西方根深蒂固的殖口民心态☆□□。而实行某些人所奉口行的单纯的“全球化主义”☆□☆☆,“单一文口化口口主口义”□☆☆□,.无视那些弱小文口口化☆☆☆☆,或叫“异质文化”的自我阐释☆☆□,则是在消口灭文化多元性☆□□,从长口远来看□□□,这必将使整个生态系统失去平衡☆☆□□。

  因此□☆☆☆☆,述说的渴望一直潜藏口在每个口民族的群口体意识当中□☆☆☆□,自我阐释才能保持民族独特的个性☆□☆□☆,才能呈现口各个民族独特的文化特征☆□☆□。“文化多元性的消失□☆☆□□,同一文化的存在☆□☆☆□,不仅意味着多元生态系统的消失☆☆□□□,同时也意味着人口类未来发展多种可能性的消失☆☆☆□□,人类前景的渺茫”☆☆□□。口☆□□,因此☆☆□□□,乌热口尔图认为在文化保护过程中我们口必须倾听边缘口化和异质的口声音☆□☆,注意保口护多元口文化所生长的土壤□□☆,保持文化口多口元性☆□☆,建立口复合型文化□□☆,才能维系口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这正是乌热尔图对文口化多元性的生态诉求□☆□。 三□☆□☆、对“虚假生态口保护主义”的批判 口保护文化的多样性就是保护生物的多样性☆□□,就是维护人与自口然的和谐共存☆□☆。在当今生态危口机已经到来的时代☆☆□□,保护生态多样性更具紧迫性和现口口实意义☆□□□□。近年来□□☆□□,一些世界组织口在全世界开展了评选“自然文化遗口产”的工作☆☆□☆□,就对保护生态的口多样性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在当今的自然保护口运动和文化保护中□☆□,隐藏着严重的虚假与虚口伪☆□□☆,或曰“虚假生态保护主义”□☆□。 在乌热尔图的小说《熊洞口口》中☆☆☆,一个林场主任以意味深长的语气说:“地球就像一个睡着了的口口巨人☆☆□□,你看☆☆☆,河水像不像口口他的血☆☆☆□,林子应该说是口他的肺□☆☆□□,现在☆☆□□,他的肺要口完口了”□☆□☆☆,口☆口口口口☆口口“用不了多久□☆□☆☆、地球上会有一百万物种消失”□☆□。就是这样一个有生态意识的林场主任☆□□☆□,对熊洞口感上了兴趣□□□☆□,他竟然想猎熊☆□☆☆,带着难于启齿的心事☆□□,他迫不及待地探进口口冬眠的熊的洞里□☆☆☆,结果被吓得双目失神☆☆☆,演出了一场虚伪的生态保护主义者的闹剧□☆☆。就是口这样口一个所谓的“生态口保护主义者”却在利益面前露口出了虚伪的真面目□☆□□□。作者通过小说人物形象讽刺了那些虚伪的生态保护口主义者□☆☆,没有真正认口识口到保护自然□☆□☆□、保护野生动物的行为对于维护生态系统的稳定□☆□□、对于人类生存繁口衍口的重大意义☆□☆□。 乌热尔图在散文集《呼伦贝尔笔记》的序中写到:“实际上☆☆☆,踏足于口这片土地的每一位□☆☆☆□,同样都是这笔珍贵遗产的享用者☆☆□、占有者☆□□☆。无视这口片土地上产生的古朴的文化□□☆☆,以种种堂而皇之的借口将其替口代☆□☆☆、覆盖或仅仅视为装饰物☆□□,势必潜在着口某种口作用于未来的口危害☆☆□☆□。”这段文字揭示了口人们肆无口忌惮地掠夺大自口然其根本原因即利益的驱使☆☆□☆,同时☆□☆□,乌热尔口口图也指出在利益的驱使下□☆□☆□,大自然沦为了人类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工具□□☆。在打着资源保护的旗号下口人类对口自然采取的是“工具主义”和“功利主义”的态度☆□□□☆,很多国家和地区都致口口口力于设立自口然保护区口或某某生口态园☆☆☆□,接着就是掀起口了生态旅游的热潮□□□,城市的人们口纷纷涌人森林深山☆☆☆□、草原湖泊☆□□☆☆,“光临”少数民口口口口族口地区口的山寨☆□□☆、‘营地□☆☆☆□,似乎人们的生态良知被口唤醒了☆☆□□☆,开始口回归大自然☆□□☆,似乎我们的生态系统有救了☆□☆□,然而这种热潮背后隐藏的深层动机不是热爱自然☆□☆□,而是将口自然作为赚钱的工具☆□□☆□,唯利是图的结果是大量游客的涌人☆□☆,纷杂的口车轮与脚印践踏了草原和森林□☆☆☆,白色垃圾污染了湖泊☆□☆☆、湿地□☆□□,噪音破坏了野生动物宁口静的生活☆☆□,更吸引了无数的贪婪淫邪的偷猎者的黑枪☆□□□,这虚伪的生态保护主义只口是一种投机口取巧的做法☆□☆□,这种侥幸心理已经遭到了来自自然的惩罚□☆☆。连年干旱☆☆□□、暴雨洪水☆□□☆、蓝藻泛滥☆□□□☆、热带风暴口以以往从口口口未有过的高频率奇袭人类家园☆□☆□□。这实际上不是保护自然而是将口过去很少被破坏的自然后院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这是人类“非生态”或“反生态”的思想文化口的口体口口口现☆☆□□。 乌热尔图的文学口创作所蕴含和彰显的生态思想相比其他口国内生态文学作品丰富而深刻☆□□☆□,源于他对呼伦贝尔和大兴安岭这片热土的至真至纯的爱☆☆□□。本文着重对其生态思想中的文化批判部分做了解读□□☆□☆,乌热尔图倡口导“以自然为母亲”□☆☆□、“天人合一”的生态口口整体口口观□□☆□,他的思想给我们口的启示是只有改变人类根深蒂固的非生态和口反生口态的思想文化□□□☆,进而推动生活方式□☆□、生产方式☆□☆、科学研究和发展模式的口变口口革□☆□□,才可能建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文明☆□□☆。当然☆□□☆,他坚持“自我阐释”和“声音的不可口替口口代”□☆□,也存在着一些理念上的执拗□☆☆,而忽视了民族文化的借鉴与交流的重要性□☆□□☆,但是口对于维护文化的多元性☆☆□,维持生态系统的稳定是有积极意义的;况巨生活口在此的古老民族敬畏自然□□□☆、善待自然口的生存策略和宗教思想确实值得我们去崇口尚与敬仰☆☆□☆。重返与口自然的和谐相处□□☆☆,只有从口思想文化的深层次解决问题☆□☆,才可口能从根本上消除生态危机□☆☆□。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化批判与重返自然的和谐一一浅谈乌热尔图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