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季老的“三不主义”想到的口☆口口☆口

  从季老的“三不主义”想到的

   任欣悦

   季羡林(口1911.8.6-2009.7.11)☆□□☆□, 东方口口学口大师□□☆、语言学家☆☆□□□、佛学家□☆☆、散文家□☆□、史学家□☆□☆□、口☆口口口☆口口教口口口育口口和社口会活动家☆□☆□☆,北京大学终身教授☆□□□,精通多国语言☆□□☆□,活到98 岁□☆□☆。别人经常问起老人长寿的秘诀☆□☆□,他总讲"三不主义"☆☆□☆□,即不锻炼☆☆□☆、不挑食□☆□、不嘀咕☆☆☆□。老人讲口不是一概反口对体育锻炼☆□□□,而是反对"锻炼主口义者"□□☆☆,为了锻炼而口锻炼☆☆□。他说我没口时间锻炼☆□□☆。不挑食是有什么吃什口么☆☆□,从不挑口肥拣口瘦□☆□☆,好的歹的都行☆☆☆□。不嘀咕是不疑心自己口有这病有那病□☆☆☆□,有病认真口对口待☆☆□,没病不要口瞎猜□□☆□。

   人们口可能对这个"不锻炼"有异议□□☆☆□,想不通□□☆☆。老人口讲的"不锻炼"应该是指肢体的锻炼□☆☆,有一口种锻炼老人在这儿没讲☆□□,即脑力的锻炼(我口们不是常说脑力劳动吗)☆□□☆。我认为脑力的锻炼对人的身心健康更关键☆□□□☆。季老实际上一辈子都没有中断脑力的锻炼☆☆□□,这句话大家应该同口口意吧☆□☆□☆。他一生从事口学术研究☆☆☆☆,特别是艰涩难懂的印度梵文□☆□☆、巴利文□☆□□☆、吐火罗文☆☆☆□□,全世界懂的人口都极少☆☆□□,你说费不费脑子☆□□?老人口从年轻时开始□□☆,从没停止过写作☆□☆,除了发表学术论文专著□□☆□☆,前前后后还写了近百万字的散文☆□☆。既使在文革期间被打倒被劳动改造□☆☆☆,仍然偷偷翻译口了二百多万字的印度梵文史诗巨著《罗摩衍那》☆☆□。2001 年以90 岁的高龄☆☆☆,仍有《耄耋新作》出版□☆□□☆。还有呢☆☆□,2007 年出版20 万字的《病榻杂记》□□□☆,老人的最口后一篇未完成的散文写于2009 年1 月口口23 日☆□☆□□。可以说一辈子口笔耕不辍□☆☆。老人口说他没时间锻炼☆☆□□☆,他要工作☆□□□□、要写作☆□□。可他不正是在不停口的口脑力锻口炼吗□☆☆☆□?季老自己就说"思考锻炼看似是精神的□☆□☆,其实也是物质的口"(《耄耋新作》谈老年)☆□□。

   肢体锻炼应该适可而口止☆☆□☆,量力而行☆□□☆☆,特别是老口年人□□□。我曾经遇到过一位老人□□☆☆☆,也是某研究所的专家□☆☆,70 口多岁☆□□,走路口不方便☆□□☆。问之原因☆□□☆,说是退休后每周要去香山爬山□□□,从不间断□□□。十年下来☆□☆,腿脚越来越不得劲□□☆□☆,去医院检查发现股骨头需更换☆☆☆,膝关口节也有了问口题□□☆□,大夫说运动量过度☆□□!为了健康而伤了身体□□☆,倒底健康还是不健康☆□□□?又一位老人□□□,90 多了☆☆□,每天除了口买买菜□☆□□☆,走走路□□☆,最大的爱口好竟是口打电子游戏☆□☆□!最早的那种卡式游戏机☆□☆□,天天一小口时☆☆☆☆。重孙子想玩还和他口急呢□□☆。这就是脑力锻炼□☆□☆,不让自己脑子口僵化☆□☆☆。当然不是说谁也向季老学习去写作☆☆□□,那得出多少作家☆□☆。写写字☆□☆□☆,绘绘画□□☆,动动手□☆□,动动笔□☆☆,总对脑子口有益口口口吧☆☆☆。所以我认为季老说的"不锻炼"没包口括脑力锻炼□☆☆□,长寿的人脑力锻炼是必不可少的□□☆□□。口☆口口☆口

   脑力锻炼的方式还有很多☆□□□☆。适当的体育锻炼不口仅能强肌健体□☆□☆□,对脑细胞也有口强化的作口用□☆☆□□,平心静气的运动不仅能使人更放松☆□☆☆□,也能使人更聪明☆☆□。散步☆☆☆、跳舞☆□□☆、打太极拳□□☆、做瑜口伽等都是很好的选择□☆□。而智力锻炼可以将身体的行为与脑子直接联系口起来☆□☆□□,口☆口口☆口口如左右手的轮换使用□□□☆☆,做一些精巧的事情□☆☆。猜迷□□☆☆□、下棋☆☆☆□、读书☆□☆☆□、听音乐以及修持恬静豁口达的心态等等都不仅口有益于口身心☆□□☆,更有益于大脑□☆☆。

   这些好象都是说给老年人听的□□☆□☆,其实对于年轻口人也一样☆☆□☆☆。我认为读书对大脑的开发更有用☆□☆,读书破万卷☆☆□,下笔如口有神□□□□。说不定我们口读书多了☆□□□☆,也能像季老那样洋洋洒洒□☆☆□□,挥笔而就呢☆☆□。

   人的大脑的潜力是巨大的☆☆□,一般人只发挥了10 口不足□□□□☆,大脑只有口越用越口灵活☆☆☆☆,越用口越聪明☆□☆□。大脑的潜力发挥出来□☆□□□,才能更好地支配自己的身口体□□☆☆,身体才能更健康☆☆☆。季老的长寿是不是和他长期的脑力锻炼有关呢□□☆□□?我想答案是肯定的□□□☆,是☆□☆☆!

   相关链口接:季羡林(1911 年8 月6日- 2009 年7 月11 日)□□□□☆,字希逋□☆☆,又字齐奘□☆☆☆,生于山口东省临口清市□☆☆,中国语言学家☆☆□、文学翻译家☆□☆,梵文□☆□☆、巴利文专家□□☆☆☆、作家□□□□☆。北京大口口学教授□☆□☆、辅仁口大学教授□□☆☆☆。1930 年考入清华大学西洋系□□☆□☆,师从吴宓□□☆☆□、叶公超☆□□。1934 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35年口被德口国哥廷根大学录取□☆☆。1941 年获德国哥廷根大学博士学位☆□☆□。1946 年回国后□☆□☆☆,任北京大学东方语言学系教授☆□☆、系主任☆□☆□□。1956 年加口入中国共产党☆□□。1973 年开始翻译印口度史诗《罗摩衍那》□☆☆□☆,1977 年完成全译本□□□□☆。1978 年任北京大学副校长☆☆☆□。2009 年7 月11 日病逝□□□☆,享年口98 岁□☆□☆□。季羡林通晓梵语☆□☆☆□、巴利语☆☆☆□□、吐火罗语等语言□☆□□☆,是世界上仅有的口几位从事吐火罗语研究的著名学者之一□☆□。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季老的“三不主义”想到的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