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山行旅图》赏析口☆口口☆口

  《溪山行旅图》赏析

   王超凡

   (河南大学民生学院☆☆☆□,河南 开封475000)

   摘要:范宽《溪山行旅口图》是中国山水画中的一颗灿烂的明珠□□□☆。在宋朝至今都占有重要地位□□☆☆。从作者☆□☆、作品构图□□☆☆☆、笔法☆□☆☆、和后世影响口这几个方面对《口溪山行旅图》进行赏析☆☆☆□□。

   教育期刊网 htt口p://w口口ww.jyqkw.com关键词:范宽;《溪山行旅图》;皴法

   中图口分类号:J212文献标志码:A文口口章编号:1000-8772(2015)08-0263-02

   收稿日期:2015-02-07

   作者简介:王超凡(1992-)☆□☆□□,女☆□□☆□,河南驻马店口口口人□☆☆,本科☆□□,河南口大学民生学院2011 级本科在读☆□☆□。研究方向:美术学☆☆□☆□。

   口中国的山水画是传统绘画中灿烂的明珠☆☆□□☆,是古口代文化的口瑰宝, 发展到宋朝已经具有一套非常完美的技法☆☆□☆,成为文人雅士抒发自己胸中意气的口最佳选择☆□☆☆□。被称为“三家山水”之一的北口宋人范宽□□☆□,胸有丘壑☆☆□□、虚怀若谷□☆☆,其代口表作口《口溪山行旅图》更是被董口其昌誉为“宋画第一”☆□□。

   一☆□□、作者与作品简介

   中国山水画口的鼎盛时期是北宋时期☆□☆□,这一时期的名家和传世之作有很多□☆□☆。这些作品既有前代的理念和技法☆☆□☆,又有当时的特征风格☆□□,使得画山水的技口法更为完善☆☆□,审美更加有深度, 中国山水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这个时期, 画家们的审美精神转向人文层面, 重理性☆☆□□、重造化的口审美观念占口据整口个口画坛☆□□。其中山水画家范宽是这时期的代表人物口之一□☆☆。

   “范宽(约口967 年—约1027 年)□☆☆,字中立☆□□□☆,陕西口口华原口人□□☆☆,工画山水□□□☆☆,理通神会□☆☆□□,奇能绝世☆☆□☆□,始学李成☆☆□□,又师荆浩☆☆□,后感其口自然神奇□☆☆,乃叹曰:与其师人☆□☆☆,不若师口口造化□□□☆。从此舍旧习□□☆,澄杯味象□□☆□☆,除杂欲☆☆□,拒利禄☆□☆□,专意口口于山水□□☆,居终南口太华□☆□,遍观奇胜□☆☆☆,常于山林间危口口坐终日□☆□☆☆,对景造意☆☆□,不取繁饰☆□□☆□,写山真骨□☆☆。”《图画见闻志》口中记载他“仪状峭古”☆□□□、“性嗜酒□□☆□、好道”☆☆□□□、“理通神会”☆□□,是五代宋初伟大口山口水画家☆☆□☆。郭若虚将其与关仝□☆□、李成并称“三家顶峙□□☆,百代标程”□☆☆☆□。除此之外☆☆□,还有许口多名人对他有很高评价☆□☆,如宋刘道醇在《宋口朝名画评》中写道:“宋有天下☆□☆,为山水者☆☆☆☆,为中立于成口(李成口)称绝☆☆☆,至今口无及口之者☆□☆□□。”元汤垕论范宽画“照耀千古”□□☆☆☆。

   范宽的主要口作品有:《溪山行旅图》《雪景寒林图》《雪山萧寺图》《雪山楼阁图》等□☆☆。《溪山行旅图》是最能代表范宽成就的作品□☆□☆☆。画作为绢口本设色立轴☆□□,横103.3 厘米☆□□☆□,纵206.3 厘米☆☆□☆☆,藏于口台口北故口宫口口博物口院□☆□☆☆,是台北故口宫的“镇院之宝”之一□□☆☆☆。画作有丰富的层次, 浑厚的墨色, 拔地而起的山峰置于画面的重要位置☆□□☆,占了整个画面的三分之二, 撼人口心魄☆☆☆。山峰上树木茂密, 山体右侧直直垂注一缕涓瀑, 随着流水向下看,幽暗的口深谷沉浸在雾气一般的瀑布中☆□☆□。山下有三堆石岗☆□☆☆□,上有浓郁树木☆□□☆☆,当中口镶嵌着一条溪流□☆□,右侧是一条小路☆□□☆□,路上有一队商旅□□☆,驴四头□☆□☆,都驮口着行口口李□☆□,还有两人赶口驴前行☆☆☆□。画面生动, 栩口栩如口生□☆□,仿佛马队铃口声渐渐进入了画面□□☆☆□,再有山涧潺潺溪水迎合☆□☆,形成口浑然口一口体□□☆、雄伟口俊丽的形象□□☆□☆。明清时期的著录里☆☆☆,没有提到《溪山行旅图》画家的款印□☆□☆,不过历来收藏者对此画出自范宽确信不疑☆☆□□□。最初□☆☆☆☆,董其口昌口曾题有“北宋范中立谿山行旅图”十字□☆□。此后☆□□☆,由原口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李霖灿于1958 年在画作上发现了“范宽”字款☆☆□□□,确认此画为范口宽真迹□☆☆。

   二☆☆□、作品构图☆☆□☆、笔法

   崇文口抑武是宋朝的基本口国策□☆☆,与对外关系方面的被动局面口不同的是, 国内保持着数百年的稳定局势☆☆□□,社会□☆☆□、文化☆□□☆、经济都稳定发展□☆□。北宋是我国山水画的鼎盛时期☆□☆☆,其审美观中带着一种“自然观”, 不断口地向着现实口生活的方向发口展, 开拓了新的审美空间□☆☆,并激发创造思维, 使意境不断地深化☆□☆□□。生活在这种历史背景下的范宽跟整个宋朝人一样, 山水画中多体现了来自生活的感受与自然理念☆☆☆☆☆。

   《溪山行旅图》有着与众不同的构图☆☆□□☆,采用中轴巨碑口式构图□☆☆□,在整个画面的主要位置迎面画出一座矗立的山峰□☆☆□,造成一种“振人心弦□☆☆,夺人魂魄”的心理暗口示☆□□☆☆,将人与自然结合在一起☆☆☆。画面比例造成视觉跳跃性, 近景□☆□☆、中景□□□□、远景之口间的比例呈1:3:9□□☆。远山口墨色与前景一样重□☆☆□,但比近景要大很多☆☆□□☆,中间又隔着云雾□□☆,使人一种口远不可及的感觉☆☆□□□。《溪山行旅图》中口山峰置于画面的重要位置□☆□□☆,占了整个画面的三分之二, 撼口人心口魄□☆☆。几个相连的山头组成一座主峰是远景的主体☆☆☆□,其右边的口山体被瀑布口隔开, 左边为一座独峰, 几座山峰相连彰显主峰的主体位置□☆□。远景与中景之间云雾缭绕的瀑布,画家运用留白□☆☆,既给人云雾曼妙口的感口觉□☆☆,又让人体会到口一种咫尺千里的趣味☆☆☆。中景与近景全是巨石☆☆□□,上有浓郁的树木□□☆☆☆,当中镶嵌着一条溪流☆☆☆,将巨石分成两部分, 且与右口侧的小路口趋势相同□☆□□☆,呈左低口右高之势□□☆□。从整体看主峰和两边的山石所构成的不规则的三角形☆☆☆□☆,虽然稳定却不均衡, 最终被前面的山石托住, 呈均口衡之势□□☆。小路上有一口队商旅驴四头□☆□□☆,都驮着行李☆☆□□,还有两人赶驴前行, 展现口出关陕风景的特口点□☆□。近景对铸铁一样三团突兀大石的刻画□☆☆☆,笔墨质朴有力□☆☆□☆,入木三分地刻画出了深山老石的骨口体硬棱☆☆□,使整体和口谐而统一☆☆□☆□。这是范宽在图式构架口中将高远法与深远法巧妙结合起来的结果☆☆□□。所谓“物色之动☆☆☆☆□、心亦摇焉”□☆☆,“诗人感物□☆□,联类不穷”整幅画口面口口独口口具口匠心☆☆☆□,主次分明☆□☆,使人不禁赞叹大自然的伟大☆□☆☆□,崇高之感油然而生☆□□☆□。《圣朝名画评》评曰:“李成之笔□☆☆,近视如千里之远☆☆□,范宽之笔☆☆☆☆□,口☆口口☆口远望不离坐外□☆☆☆,皆所谓造乎神者也□□□。”“然中正口好冒雪出云口之势☆□□,尤有骨气□☆□☆。”

   《溪山行旅图》的一大特点是笔法多用皴笔□☆☆。明代董口其昌说过“盖大家神品□☆□,必于皴法有奇”□☆☆□。范宽可根据石壁的质感变换皴法□☆□☆,有雨点皴□□☆☆、豆瓣皴□□☆☆□、钉头皴☆☆☆、马蹄皴□□☆☆□、刮铁皴□☆□、芝麻皴等☆□☆。由于范宽口居口口住的终南山☆☆□□,处于口西北内陆☆□□☆,经常干旱少雨□☆☆□☆,石质疏松☆□☆□☆,山体经过雨水冲刷形成了独特的雨痕☆☆☆□☆。范宽根口据这口一特点按照山体的纹理□☆□☆☆,用密集的短线条兼顾墨色轻重反复叠加☆☆☆□□,在画面上呈现出密密麻麻的雨口口点的模样☆□□□☆,因此创造出雨点皴☆☆□☆□。

   范宽的笔法总体特征可以说劲健凝重☆□□、沉实有力☆□☆。“与董源□□☆☆□、荆浩□☆☆☆、关仝□☆□□、巨然☆□☆□☆、李成口的画口派不同☆□☆□□,范宽善用苍老沉着的笔墨☆☆□,落笔雄健凝练□☆□□☆,用状如雨点☆☆□、豆瓣□☆□□、钉头的口皴笔口画山□☆□□。”画中的主体山口体通过雨点皱□☆☆☆、卷云皱□□☆□、刮铁皱和豆瓣皱等多种表现手法表现□□□☆,像这样的皴法综合运用可以最大限度地使各种皱法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勾勒出山的轮廓□☆☆☆、石的脉络□□□☆、岩的块面□□□☆☆,使之产生强烈的立体感□☆☆☆,赋予山石生命力☆☆□。不光是山石□□□,树木经过这样的画法后, 可以生动表现出生长在岩石表层老树历尽沧桑的特点☆□☆☆。

   范宽笔意口率真□☆□☆☆、气韵深沉☆□□。在《溪山行口旅图》中□☆□,展现出我国山水画笔墨运用的极高水平☆□☆☆。董其昌评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转折“不为笔使”☆☆□☆☆,认为“转折口者口在口断而口不断☆□☆,续而不续处着力□☆□☆□,观其山法☆□☆□☆、树法口无不如此”☆□□□。画亭台楼阁有所不同的是先用界画铁线☆□□☆☆,而后用浓墨染□☆☆□。从范宽的画中可以看出他有很强的感染力☆□□☆,口☆口口☆口可以称作“得山之骨”“与山传神”[3]□□☆☆。

   三□☆☆□、后世影口响

   范宽口凭着口深厚的学口养□□□,独到的见解☆□☆☆,再加上别具一格的构图□☆☆□□、笔法完成的《溪山行旅图》成口为他经典之作□□□,也是可以代表其绘画风格特点的作品之一□□☆☆。范宽与李成☆☆□,郭熙齐名于画史☆□□□。

   南口宋初期的李唐□☆☆,之后的马远□☆☆、夏圭☆☆☆□,元代的王蒙☆☆□□□,都对范宽的画风十分欣赏□☆☆□☆。多数画家都一致认为范宽是中国山水画史上具有开拓精神的大师☆□□□☆,“范宽之画□□☆☆☆,远望不离座口外”☆☆☆□。赵孟口口頫称其“真古今绝笔也”☆□☆☆,近代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口深受范宽的影响☆☆☆□。

   《溪山行旅口图》代表了范宽最成熟的技法与风格☆☆□□,同时口也成为北宋时期山水画口的一个重要代表□☆☆☆☆。如今临摹学习《溪山行旅图》仍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关于范宽在“南北宗”画派的从属口问题☆□☆□,到现在还没有确切口的界定☆□☆□□。有将他归纳北派的□☆□☆☆,也有将他算作口南派的☆□□□☆。范宽既具备了宋画图真求实□☆□□,精工细致的口一面☆□□,又不乏文人墨戏的一面□□□☆。应该说□□□,他具有院体画优秀的一面□□☆□,同时也具备文人画口早期的面口口貌☆□☆□☆,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因此有较高的学习价口值☆☆□☆□。

   教口育期刊网 http://www.jyqk口w.com参考文献:

   [1] 孟晓风. 论“宋画第一”的《溪口山行旅图》[J]. 艺术教育书画纵横,2007(5):31.

   (责任编口口辑:陈丽敏)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溪山行旅图》赏析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