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奥梅拉的科学实在论思想的论文口☆口口☆口

  图奥梅拉的科学实在论思想的论文本文从对反实在论哲学和给予神话的批判☆☆□、科学实在口论思想阐释☆☆□☆、因果内在实在论建立三个方面□□☆,评介了图奥梅拉的科学哲学思想□□□。作者指出☆□□☆,在当代口口勃兴的科口学实口在论中☆□☆□□,图奥梅拉的学说是富有独创性和启发性的□☆☆□☆,该学说充分体现了科学是现存的万物(在本口体论的范围内)尺度的思想□□☆☆。其哲学基础在于认口为□☆□☆,理性原则上能够把握口世界☆□☆☆□,科学方法是理性的最佳说明□□□☆,从而堵死了不可知口论和神秘主义的通道☆□☆。科学实在论的勃兴及其与反实在论的激烈交锋☆□☆☆□,是当代科学哲学中的令人瞩目的现象□□☆☆。在这个领域☆☆☆□,异军突起☆□☆☆☆,新论迭出□□□,呈现出“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口后口波”之势□□☆□☆。芬兰赫尔辛基大学口哲学系的科学哲学家赖莫•图奥梅拉即是芳林中的一片新叶和流水中的口一朵波浪☆□☆□。他在其代表作《科学☆□□☆☆、行为和实在》 这都富有探索性和启发性的专著中□☆□□□,对唯心论☆□□、经验论☆☆☆□□、建构论等反实在论哲学以及给予神话以有说服力的批判☆☆□□☆,捍卫了科学自己的哲学即口科学实在论☆☆□□☆,并提出了他的独树一帜的因果内在口实在论☆□□。本文拟依据他的代表作☆□□,对他的科学哲学思想作一扼要的评介☆□☆。一☆☆☆□☆、对有关反实在论哲学和给口予神话的批判口作为口一位科学实在论者☆☆□□☆,图奥梅拉把批判的矛头自然指向实在论的对立面☆☆☆。他不满意那种后康德的超验哲学唯心论☆☆□。康德之后的唯心论哲学家把康德的超验自我(transcendental self)视为自我的先验决定的基础和根据□☆☆□,以致没有这种统一的实体□□□,就不可能有认知和思维□☆☆。这种唯心论的代表人物有皮尔士□□□、胡塞尔☆☆☆☆、早期维特根口斯坦□□☆☆、罗素□□☆□☆、卡尔纳普以及几位著名的解释学家□☆☆。图奥梅拉口口指出□□□□,这种唯心论是以永远不变的超验原则和存在所谓的人的认识“本性”的观点结合口在一起的☆☆□□☆,明显地打上了给予神话(the myth of the given)的烙印□□☆,因而是站不住脚的☆☆□□。wwW.11665.cO口M他进而强调☆□□□,哲学不能为科学提供超验哲学家所设想的那样的强有力的知识基础☆☆□☆,因而也不能在这一强有力的意义上作为专门科学之母起作用☆☆☆。在图奥梅拉看来☆☆☆□□,经验论在其经典的形式(洛克□☆☆、休谟)中包含着这样的口思想:关于事实的真实内容的知识是直接以人的感觉为基础的□□☆☆,感官的限度同时也是事实世界的限度☆☆□□☆。应用到科学哲学□☆□,经验论学说典型地产生了工具论的科学观□☆☆□☆,即科学理论只是生产观察的(经验的)知识的工具□☆☆□□。图奥梅拉一针见血地指出☆☆□□,经验论及其变种工具论也包含着超验的假定即给予神话□☆□☆□。经验论(在其经典形式中)预先假定□☆☆,世界是通过非概口念的☆□□☆、自我证实的状态因果地给予我们的□☆☆□□。经验论也同样把概念看作是给予口的☆□☆□。按照经验论的概念口形成学说☆□☆□,所谓的经验论的概念☆□☆□□、普遍概念是由感知世界的客体和性质因果地引口起的特定感觉中抽象出来的☆□☆□。这些给予神话的变种归根结底与不可接受的超验原则有关☆☆□□。图奥梅拉也反对建构论(cons口tructivism)□□☆。所谓建构论☆□□,即坚持认为可投射性判断和确认度判断深深依赖于构口成现存理论的传统即范式理论□□□□□。它对科学实在论的反驳集中体现在下述两个观点上:科学方法论与口科学理论密切相关☆☆□,相继的理论与范式在逻辑上不可通约□□☆☆。图奥梅拉对建构论口的主口要批评是☆□☆,它缺乏自口然性☆□☆☆,结果不能说口明理论口术语口的超理论指称和科学的成功□□□。由于给予神话是上述几种反实在论哲口学的立足基础☆□□□☆,图奥梅拉自然地把批判的矛头集中对准了它□☆☆。给予神话的本体论变种是以下述超验口思想为基础的:由于先验的理由☆□□,世界具有稳定的范畴结构□□☆☆,即世界最终是由某些种类的实体☆□□、这些实体的不同性口质□☆□☆☆、这些实体的关系口组成的□☆☆。用公式可简单表示为(mgo):存在着本体论上给定的☆☆□,范畴上现成的(ready-made)实在世界☆☆□□□。给予神话的认识论变种超验地假定☆□☆,世界的范畴结构在某种程度上如印章在软化的封蜡打上图形一样☆□☆,“原初地”强加口于口人的精神□☆☆□□。这在某种意义上承诺□☆□,世界能够因果地口产生知识☆□□,而没有认口识主体的任何概口念贡献□☆☆。这种认识状态能够称之为自我证实或自我鉴定□□□☆□。按照这种神话☆□☆□,人们能够借助于自我证实□☆☆☆□,口☆口口口☆口而不需要关于世界是何种类型的任何概念□☆☆☆□,就能认为世界是某种类型的存在□□□□。用公式表示即是(mge):人们能够与世界进行非概念的但却是认知的☆□☆、认识论的交流☆☆□☆□。给予神话也有语言学的变种□□☆☆。至少在其经验论口的形式中□□□□,它包含口这样的思想:所有事实的口术语的(浯义的)意义性□☆□☆,建立在语言使用者和超语言的世界之间某种类型的因果相互作用的基础上□☆□□☆。这种相互作用的基本特征是□□□☆☆,在语言口和世界之间存在着必然的(或口逻辑的☆☆□□□、或直接证明的)关联□□☆□☆,这一关联涉及到指称□☆☆☆、意义和/或真理□□□☆☆。尤其是☆□□□☆,在传统的口经验论看来☆□☆,观察术语可以说在它们的“袖套”上就携带着口其意义☆□□。这种观点称之为概念经验论(concept empiricism)□☆□□。在它看来□☆☆,经验概念是从它们的口经验例子中通过抽象而创造的□☆☆,这至少在观察语言和世界之间产生了不可替代的概念的(或逻辑的)关联☆□□□。于是□□☆□,所谓的语义概念(所包含的真理)被解释为语言和世界之间的关系☆□☆,这些关系被认为是必然的□□☆□☆,从而是有口特权的☆☆□。有特权的语言不能被口替代□□☆,或者不能翻译为在语义学上和本体论口上不同的语言☆□□,而又不改变该语言的客观内容或不使述说难以理解☆☆□☆□。该神话可以用公式表示为(mg口l):存在着一种不可替代的☆☆□☆、先验有特权的语言(或概念框架)☆☆□。图奥梅拉据理对(mgo)加以反驳☆□□☆。他说☆☆☆□,世界的最佳描述建立在最佳说明理论(best explaining theory)的基础上□□☆□,最佳说明理论讲的是世界中口实际存在什么☆☆☆☆,这个世界的口组分是如何口实际相互联系的☆☆□☆□。而说明与理解相关联☆☆☆☆□,理解本身又与概念图式(conceptual scheme)不可分离☆☆☆。因此☆□☆□☆,世界的范畴结构以及对世界的看法在某种意义上取决于所使用的描述系统□☆☆□,这种描述系统不能被看作是某口种绝对的“自然的口概念图式”☆☆□☆。针对(mge口口)☆☆□□,图奥梅口拉指出□☆☆☆,认识的内容不能借助于非认识的内容来分析□□□☆,也不能还口原为后者□☆☆☆☆,正如不能把“应诙”还原为“是”一样☆☆□□。人并非因为他观察了口一个口事物才达到这样一个口事物的概念□□□☆,相反地□☆☆□☆,他是因为有了这个概念才能口够观察这样一个事物☆□☆□。更精确地讲□□□,对于任何项目x和任何特征f☆☆□□□,当且仅当人们具口有f的概念(概念要广义理解☆☆□□,如前语言概念)□□□,他才能注意到x是f☆□☆□。这就口是口口观察渗透理论的命题□☆□☆□。正是由于一切认识都基于认识者已经具有的概念和其他知识□☆□☆,因而人不能与世界处于非概念的然而却是认口知认识论的相互作用之中☆☆□□☆。正如普特南口所说的☆☆□□□,(mgl)是以意义的巫术理论为例示的☆□□□☆。这样的理论假定☆□☆☆,词的指称物和其他表达式在某种程度上固有地(逻辑地)属于它们☆□□☆☆。它们能够通过间接的☆□☆☆□、负荷意义的☆□☆、但却是非语言的心理事件显示☆☆☆☆□,或者能够与关于非语口言的意象行为的假定联系在一起□☆☆,这样的口行为与非语言的宇宙处于直接的关系之中□☆☆。图奥梅口拉认为这种语言观无论如何是站不口住脚的☆□☆□。他指出☆□☆☆□,与此口理论口对立的是意义使用理论□☆□☆,即语言的社会使用对意义和指称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语言使用理论也往往强调语言的约定性质和偶然性质☆□□□,从而它能够通过假定语义学的语言-世界关系口是偶然的☆□□□☆,以普遍的□☆□☆、自然的方式口否定给予神话的语言学变种口(mgl)☆☆□☆。二☆□□☆、科学实口在论:科学自己的哲学图奥梅拉通过批判反实在论观点和阐释科学实在论思想☆☆□□☆,力图表明科学实在论是科学自己的哲学□☆□,是比任何其他哲学观点都更为认真地对待科学□☆☆□□、更为口恰当地贴近科学的哲学学说□☆☆☆。在图口奥梅拉看来□☆□□,科学实在论一般而言是这样一种学说:它宣称科学方法是什么存在和什么不存在的标准□☆☆。或者□□☆□☆,由于科学方法被实在论者典型地假定最终产生真的理论□☆□☆☆,因此科学的目的典型地在于或至少应该在于找出世界像什么□□□,即找出关于世界(它的可观察的和不可观察的部分和方面)的为真的理论;而且☆□□□,实在论者典型口口地相信□□☆☆,这样的理论原则上是能够找到的(也许不需要宣称能够得到并非唯一的关于世界的真的口描述)☆□□□。真理在这里包含——至少部分地包含——指明世界像什么□☆☆□☆,这典型地假定某种类型的真理符合观(correspondence idea of truth)☆☆□☆。图奥梅拉的观点与著名的反实在论者范弗拉森关于科学实在论的下述定义大体上是一致的:“科学以其理论给我们一种字面上为真的关于口世界像什么样子的描述☆□☆☆,接受一个科学理论包含着它为真的信念☆□□。” 关于科学实在论的—般哲学特征□☆□☆,图奥梅拉指出☆☆□,科学实在论是认真看待科学的☆☆□☆,它的最基本的论证前提在于:科学方口法是口达口口到口世口界知识的最好方法☆□☆☆□。另一个有争议的前提是宣称□□☆,当考虑并应用科学方法时☆☆□☆□,便自由地假定了不可观察的说明实体☆☆□□□,以便产生真的或似真的世界描述□□□☆□。换言之□□☆,实在论认为科口学方法预设了实口在论□☆☆☆☆。因此□□☆☆,科学实在论的基本主张就是□□☆□□,科学方法(在其最丰富的意义上)至少原则上能够导致最佳说明的世界理论(其他东西均不能)☆□☆□☆。由于理想的□□□☆□、最佳说明的理论被经验实在论者设想等同于真的理论□☆□☆,因此科学方法能够口导致真的理论(其他东西均不能)□☆□☆□。另外尚需口口注意□□☆,科学实在论容许超越于感觉经验的事物和性质的存在☆☆☆□,科学理论典型地包含着表达这些在日常的不可观察意义上的口事物和性质的术语☆☆☆,借助于这些术语□☆☆,科学理论可以设法有意义地谈论(尽管也许是以理想化的方式)它们关切的题目□☆☆☆☆。真实存在的东西原则上可口以通过科学口称心如意地发现□□□☆,即最口佳说明□☆□☆☆,真的或似真的理论以及规则的描述都以它们为基口础□□□,以科学方法的使用为基础□□☆。科学尺度(sciential mensura)或科学方法是本体论意义上的什么存在和什么不存在的最后仲裁者(这并不意味着科学主义)□□☆□☆。在这里□☆□□□,图奥梅拉像实在口论者波义德(r. n. boyd)一样□□☆☆,抓住了科学实在论的两个核心命题——指称和似真☆□□□。波义德就曾这样简明地定义科学实在论:“成熟科学中的术语口口典型地有所指称☆☆□,成热科学中所接受的理论典型地近似为真□☆□☆□。” 史密斯口把这样两个问题分别称为指称问题(problem of ref口erence)和口述谓问题(problem of predication) □☆☆,而实在论者坚持的真理符合观则是指称问题和述谓问题的不可分割的形口式□☆☆,甚或是它们的必然的结果☆☆□☆☆。图奥梅拉认为☆□☆□☆,建立在基础经验论(foundational empiricism)之上的形而上学实在论 (metaphysical realism)口和工具论是内在科学实在论或认识论科学实在论(internal or epistemic scientific realism)的首要对手☆□□。形而上学实在论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假定世界□□□☆□、语言和我们的口知识在于超验地给予的感觉□☆☆。讲详细一点口就是□☆□□,形面上学实在论认为:①世界是“预成的”☆□☆□☆,它是由口固定的一组对象口组成□☆☆☆,且独立于人的精神☆□☆□□。②存在着一个且仅有一个为真的□☆☆□、完美的世界口描述□□☆☆。③真理是彻底的□☆☆□☆、非认口识的概念☆☆□,即语言表达口和世界符合☆☆□。(也可以把这称为外在口论的透视☆□☆☆。)而内在实在论(或内在论的透视)否认上述的三个主张☆☆□。这种观点口的特征是坚持认为:①“世界口口由什么组成”的问题仅仅口在理论或描述中才有意义□☆☆□□。因此☆☆□□,世界在某种意义上是通过人的概念图式“人造的”或“加工的”□☆□☆。典型的内在口实口在论变种口也坚持:②世界能够用口一些真的和完善的☆☆☆☆□、但在某种程度上是竞争的方式来描述□☆□。③真理是认识的(或依赖于理论的)概念□□☆□。图奥梅拉指出□☆□,语言项目的意义并非恰恰在严格的意义上取决于语言□☆□□,而且也取决于它们的概念口图式☆□☆☆□,取决于概念图式所预设的背景知识☆□□☆。简而言之□□☆☆,意义不可避免地口口与某种认识论相关□□☆☆□。而且□☆☆☆□,真理的概念也在下口述意义上是认识论的:谈论真理预设了某种认识论的观点□☆□☆☆。他还相对于给予神话分析了形而上学实在论的谬误□☆□☆☆。首先□☆□,形而上学实在论的基本假定即存在一个预成的世界显然口等价于(mgo)☆☆☆□□,也就是形而上学实在论接受了给予神话口的本体论变种□□☆□。形而上学实在论能够具有较强或较弱的口形式:最弱的形式仅接受(mgo)□☆□☆,较强的形式也接受口给予神话的认识论变种(mge)或语言学变种(mgl)□□□□,而最强的形式三个都接受□□□。在把内在实在论或更一般的实在论与工具论的比较中□□☆☆,图奥梅拉说明实在论确实优于工具论□☆☆□。按照工具论的观口口点☆□☆,科学理论口仅仅是经验陈述(或观察陈述)系统化的工具或做出经验预言的工具☆□□☆□。标准的工具论也宣称□□☆,科学理论的理论术语或者根本未(和不能)成功地指称☆□☆,或者大多口数未指称经口验实体☆□□。这里“经验的”广义地口讲意指可观察口的☆☆□☆。标准的(经口验的)工具论认为可观察与不可观察的两分法是本体论的两分法☆□☆□□,并宣称实际上根本不存在不可观察的实体☆☆□。然而□□☆,工具论口的比较精致的口变种则接受至少存在着某些不可观察的实体☆□☆☆☆。这种学说的一个例子是由范弗拉森的建构经验论(constructive empiricism)提供的☆☆☆□□,据此“科学的目的是给我们以经验上合适的理论□☆☆☆□,接受一个理论包含仅相信口它在经验上是合适的□☆☆□☆。” 实在论胜过工具口论的理由在于以下三个方面☆☆□。第一☆□□,科学口家口假定的像电子□□□、黑洞☆□☆□、病毒□□☆□☆、基因等口不可口观察的实口体☆□☆□,是科学研究的一个无情的历史-社会学的事实☆□☆☆□,而且使用这样的实体的概念能够建立成功的说明理论□□☆☆□。即使这些理论也许不是最佳说明的理论□☆□☆□,也许己被或口将被更好的理论代替☆□□,非实在论者(工具论者或建构论者)在解释科学取得显著成功这一“可观察的”事实口时也不口知所措☆☆☆。因为他口口必须远离最自然的即实在论的科学解释□□☆□☆,并宣称科学家在假设不可观察实体时是自欺欺人□☆□□☆。非实在论在这一点上不能成功☆□☆,因为科学事实上确证了哲学实在论进口化的☆□☆□、自然主义的世界观☆□☆。第二☆□□☆,实在口论者典型地是自然主义者☆☆□,并强调人以许口多方式限制和约束自然的存在☆☆□☆。正如口文口献已充分证明的□☆□□,人的感觉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是有缺陷的和不可靠的□□☆,即使它们在口正常情况下作为信息收集器能很好发挥作用☆□☆□。因此☆☆□□□,在本体论和口认识论的问题上依赖感觉似乎是相当无保证的□□□☆。感觉不能成为在世界上存在什么的标准☆☆□,可是这却是经验论者的一个基本假定☆☆☆□。第三☆☆☆□,在实在口口论口看来☆☆□□,日常的明显图像(与科学图像相对而言)对世界成功说明的理论化是不合适的☆□☆☆□。在这里☆☆□☆,我们可以认为明显图像口(manifest image)的框架是某种带有本体论承诺的东西□☆□☆,或认为它是与某些基本的方法论假定联系在一起的东西☆□☆□□。因此☆☆□,明显口图像具有不口稳定性和说明不完善性☆□□☆□。明显图像的概念框架或“日常”思维在某种意义上是不完善的□☆☆☆☆,即明显图像的概念资质不能断定或确认稳定的普遍主张即普遍概括(nomic generalizations)□☆☆☆。图奥梅拉也从给予神话的角度分析了经验论的工具论的谬误☆□□。经验论的口(mgo)意指□☆☆□,世界在理想条件下是我口口们的感觉记录□□☆。基础经验论在(mge)上典型地假定□☆☆□□,存在着与经验世界“明显地”联系在一口起的意识口状口口态□☆☆☆□,以致原则上不可更改地给出了世口界的某种知识□☆□☆。在语义或语言层次上□☆☆□□,给予神话(mgl)意谓□☆☆☆,语言和口世界之间的关系是必然的□□☆☆□、直接的☆☆□□□,即存口在着固定的和不可改变口的语义的语言-世界关系☆□☆☆☆。图奥梅拉看到□□□,赞同实在论的一个论据是所谓的“奇迹论据”(m口iracle arg口ument口)☆☆□。因此☆☆☆,明显图像的稳定性和完备性预设了口一种奇迹或“宇宙巧合”☆□☆□□。假如没有电子□□☆□,某些现象在检流计或云雾室中发生就是一个奇迹□□☆□。依赖明显图像的工具论总是不能因果地说明现象之间的相互关联☆☆□。于是☆☆□,我们口能够口宣口称□□☆□□,理论的理论术口语事实上进行指涉:它们在其他事物中可以指涉口这样的共同原因☆□□☆。对于最佳说明的这种推断(用不可观察术语)在某些重要场合对科学实在论的某些流派是主要的□☆☆,当然经验论者不会接受这一点□☆□☆。图奥梅拉口利用广义的“真的”(true)一词☆□☆,系统化了支持实在论的简单的□☆☆□、逻辑上可靠的演绎论据:(p1)若(经验)工具论不为真☆☆☆□,则科学实在论为真□□☆。(p2)若借助明显图像概念口化的世界(原则上)在先验的基础上是稳定的☆☆□,则给予神话为真☆□☆。(p3)若借助明显图像概念化的世界在先验的基础上不稳定☆□☆□☆,则工具论为假□□☆☆。(p4)给予神话为假□☆□☆□。(c)因此科学实在论为真□☆□☆。

  三☆☆□☆、图奥梅拉的因果内在实在论在当今口口的科学实在论舞台上☆□□□,流派杂陈□□☆□,观点各异(一般口说口来是大口口同小异)□☆□☆。图奥梅拉虽然为科学实口在论大加辩护□□☆□☆,但他并不是赞同每一个科学实在论变种的(比如他对形而上学实在论就颇多批评)☆□□☆,他赞同的是内在实在论(正如上面论述口的)□□☆,而他倡导的则是他别出心裁提出的比较精致的因果内在科学实在论(causal internal scientific realism)☆□□☆,或简称为因果内在实在论即cir☆☆☆。图奥梅拉把因果内在实在论定义为下述原理的合取:(a1)存口在着独立于精神的实在的项目(particulars))(物□☆☆☆、事件☆□☆、过程等)☆□□☆□。(a2)这些项目因口果地相互作用(口或至少能够口相互作用)□☆□☆,从而与人相互作用□□□☆☆,作用的方式使诸如人对世界的认识和意识成为可能的□☆□□。(a3)世界□☆☆☆、我们的知识和语言无论如何不是“给予的”☆☆□□。换句话说:(a)口不存在本体论上给予的□☆□☆☆、范畴上预成的实在世界□□□。(=-(mgo))(b)人们不能与世界进行非概念的交流☆☆□□,而是进行认知认识论的交流□□□☆□。(=-(mge))(c)不存在概念上有特权的☆☆□□、亦即语义学上不可替代的语言(或概念图式)☆☆☆。(=-(mgl))(a4)在描述世界时□☆□□,科学是什么存在和什么不存在的尺度□□□。在这些原理口中☆☆☆□□,(a1)是本体论的条件☆□□□,它假定实在的项目的存在☆□☆□,从而在某种意义上假定独立于人的实在世界的存在□□□□□。(a2)假定人(作为自然的一部分)和自然的其余部分因果地相互作用□□☆,因果性在这里被广义地理解为仅包含不会刺激人的实体的含义☆☆☆□□。(a3)否认给予神话□☆□, (a4)提出科学尺度□□☆□☆。(a口1)和(a口4)的合取包含存在可知的“物自体”(与康口德相反☆□☆□,尽管不在他的框架内)☆☆☆☆。(a1)~(a口4)并非先验地一成不变□☆□,而是易于受到批评和修正□☆□□。不管它口们的普遍性如口何☆□☆□,它们的真实性在这里也依赖于观点和背景假设(在某种程度上不是绝对的)□☆☆□☆,这部分地说明了它们易遭批评的缘由□☆☆☆☆。图奥梅拉敏锐地口注意到□□☆☆☆,原理(a1)是实在论所有主张的口基石□☆☆,但它的基本问题自然是它的不明晰性☆☆□☆□。因此□☆☆,他把主要精力集口中在对(a1)及其与其他原理的关系的阐明上☆□□□☆。与此同时☆□□□□,他发现这里的关键问题不是如何区分口实在论和口工具论□☆□☆☆,因为工具论典型地愿意承认独立于精神的经验对象的存在☆☆□□,这里的关键问题是涉及各种实在论变种之间的关系□☆□,以及涉及实在论和唯心论之间的关系□☆□☆☆。实在口对象口独立于还是依口赖于精神的问题☆□□,显然是涉及面极广的问题☆☆☆□□。就独立于精神而言□☆□☆,可以设想独立性具有逻辑性质☆☆☆□。因为这样的独立口性严格地讲仅与句子有关(在超语言的实体之间不存在逻辑的关联)□☆□,该论点相当于主张☆□□☆□,像“铜受热膨口胀”或“这只天鹅是白的”这样的句子☆□☆□☆,在逻辑上独立口于含有精神存在或某种心理的口东西存在的句子☆☆□☆。这样的逻口辑独立性的事实在“逻辑的”一词的口狭义解释下得到公认☆☆□□□,即逻辑独立口性是依赖逻辑法则的☆☆☆。如果“逻辑的”一词口被广义地解释为像“概念的”同义词口的口口话□☆□☆,那么该论点在某种程度上就口成问题了☆□□。因为此时我们正在处理的是代替口或描述某些非语言口实体的语言的(或其他描绘的)实体☆☆☆☆,此时这些实在对象的描述似乎与某个概念系统相关□□☆。如果概念系统逻辑地(广义地)包含(可能的或实际的)思想者和交流者☆□☆☆,那么口这样的描述对精神的某种依赖就受到辩护☆☆□,其结果某些被描述的实在对象对精神的间接依赖性便包含在其中☆☆□☆。这里我们便拥有一种看法:能够说实在对象依赖于精神□□□。由此可见☆□□,唯心论和实在论在逻辑独立性的口情况中有相同的立足点☆☆□☆,即在严格地解释“逻辑的”情况下主张独口立性□☆☆□,在广泛口地解释“逻辑的”情况下主张间接依赖性□☆☆☆□。应该理口解的是☆□□,本体论独立性(a1)相对于(a3)尤其讲的是☆☆☆,拒绝在实在口对象和某些相关的概念实体或语言实体之间有“明显的”或“必然的”关联□☆□□☆。在语言和世界之间不口存在这样的“巫术的”☆□□□、不可替代的口口口连结□☆□☆。在这个重要意义上□□☆☆□,实在对像是在逻辑上或概念上独立于它们的描绘☆□☆。因为这样的描绘可以是语言的描绘或心理的描绘即思想□☆□□,我们在这里可以谈论对象的概念独立性☆□☆□,并且十分原原本本地谈论口对象独立于精神□□□☆☆。我们此时依赖的正是对语言学的给予神话的口否定☆□☆。但是☆□☆□,这一切口再次原则上也适用于合适类型的唯心论□□☆。因此☆☆□□□,我们应该寻口找不适用于任何唯心口论的含义□☆□。我们口所要寻找的认为实在对象能够是□□□□☆、并且是在本体论上独立于精神的基本方面☆□□,确实是某种因果独立性☆□☆☆□,这至少是实在口论者所坚持的□☆☆□。唯一的困难在于分类出因果独立性所具有的方面□□☆。在图奥梅拉看来□☆☆□□,似乎至少有两个因果性方面是实在对象独立于精神的□□☆☆□,它不代表唯心论者的可行选择☆☆☆□。这就是因果稳定性(causal stability)和因果不可穷尽性(causal inexhaustbi1ity)☆☆□。实在对象(包括口人类)和世界□☆☆☆□,它们毋庸置疑地有助于构成因果上的存在□☆☆☆□,即使我们闭上眼睛□□□☆☆,即使我们事实上使我们丧失了一切感觉信息☆□☆□□。而且☆☆□☆□,即使所有口人口口都被消灭了☆□□□,即使从来也没口有人类□□□,至少有一些口实在对象肯定还可口以存在□☆☆。这确实必须为任何人接受(极端的怀疑论者除外☆□□☆☆,然而他们被令人信服地驳倒了口)☆☆☆。实在对象从而被公认具有稳定的因果力量□□□☆□,它们在上述情况下不会丧失这种因果力量☆☆☆□□。这与对(mgo)的否定是相容的☆☆□☆。这是因为☆☆☆□,第一□□☆□□,世界作为一个整体可以具口有这样的稳定因果力量□☆☆□☆,这在很大程度上独立于如何确切地把它切割或概念化为小块和碎片(形而上学实在论者把世界比喻为一种可以用各种方式切割成小块或碎片的形而上学面团☆□□□☆,应该特别谨慎地对待它)□☆☆□☆。第二☆☆□,具有这样存在的因果力量并没有预先假定☆☆☆☆□,参与包含因果关系口的事情和事态能够通过直接证明清楚地识口别☆☆□☆□,而宁可说这些因果关系的确定是意外发生的☆☆☆☆□。(参口口见原理(a口4)☆□□☆☆,这与因果关联的发现有关□□□□☆,因果关联是个体口化和识别的基础☆☆□□。)第二个主要的因果方面在于☆□□☆☆,这些对象未被心理的特性和特征所穷尽☆☆□。无论我们对实在对象作多少心理描述和形容☆☆□,它们仍然会超出心理描绘的范围☆□☆☆。例如□☆□,我们可以考虑感觉不可能口口达到的实在对象和现象□☆□☆,在这里它们至多是间接可知的□☆☆□。也许可以提到在任何有感觉的生物出现之前的黑洞或宇宙状态作为例子☆□☆☆,借助于依赖精神的断言和描述来处理它们是不可能的□□□,或至少是困难口的☆☆□。图奥梅口拉承认他无法肯定如何阐明这种直觉□☆□,但他却提出了一个本体论(而非认识论的)原口理☆☆☆□,它相当于否定所谓的物理的东西意外地依赖于心理的东西而发生的原理□□☆☆,他称口这个原理为非意外发生原理或非穷尽性原理□☆□□。用公式表示即是ns–(vx) (vy)( vq∈φ) (q(x)≡q(y))◇→(vp∈φ)(p(x)≡p(y))☆☆□。其中φ是心理谓项口的集合□☆☆,φ是物理谓项的集合☆□□,蕴涵◇→是逆事实的蕴涵(count口erfactual-implication)☆☆□。该原理说□□☆,对于所有口对象x和y口而口言☆□☆□☆,若x和y(同时地)对于所有心理谓词q具有q和不具有q☆☆□□,则对所有物理谓词p而言☆□□□,它们(同时口地)具有p或口不具有p☆□□☆□。图奥梅口口拉还注意到☆□☆,口☆口口☆口当把(a1)与(口a3) (a口)比较时☆☆□☆□,就暴露出深一层的困难☆□☆☆。人们能够尝试主口张☆□☆□□,如果存在实在的项目□☆□☆,如果实在是这些项目的联合体☆□□☆,那么在条件(a3)(a)的意义上必定存在现成的世界□□☆。这与因果内在实在口论的主张是矛盾的□□☆。因此必须给(a1)一种解读□☆□☆,即认为项目口的概口念是模糊的□□☆☆☆。可以假定□☆□□,最佳说明理论不仅解决了实在对象和世界所口具有的特殊性质□□☆□,而且也解决了这些对象的本体论类口型(参见(a4))□□☆☆□。换句话说□□☆,最佳说口明的科学将决定“世界如口何被分割”□☆☆□,将决定假定的实在实体是物□□☆、事件☆□□☆、过程□□□、场还是诸如此口类的什么东西☆☆□☆,以及它们口所具有的普遍的和特殊的特征和性质是什么□□☆□☆。这种描述和概念化以理想的和间接的方式与人的概念图式连结在一起☆□☆,在这种也口许稍不重要的意义上☆☆□,它是依赖于人的意识的□□☆□。所以□□☆□□,(a1)中的项目概念必须理解为未被确定☆☆☆☆□,这些项目的精确本性(而且甚口至个体化原理)将由科学来裁决☆□☆□。当我们详细阐明(口a1)中的物(object)时□☆□,我们甚至能够谈论双重存在的限定☆□□☆。第一□□☆,(a口1)限定了分割世界的可能的本体论方式□☆□,即本体论的连结(ontological articulations)□☆□☆□。第二□□☆☆,对于每一个这样的限定□□□,都存在着使(a4)实现的谓项□□□☆,即最佳说明理论口中的谓词☆☆☆□☆。问题当然是限口口定的范围□□☆☆☆。如果该范围被定义为由对理性来说是可能的所有连结——在满足(a2)连结的意义上——和在理性上可能的语言系统的谓项组成☆☆□☆,且二者口都是在理想化的意义上看待的□☆□☆,那么它对理性和理性生物而言是相对化的☆☆□□□,而且也是客观的☆□☆□☆。在图奥梅拉看来☆□□☆,(a2)能够通过所口谓的描绘假设(picturing hypothesis)与真理的因果符合论联系起来☆□□□☆。这个十分普遍的心理学假设是:(p)人能够在他的意识中和他对语言的口使用中(或多或少地)正确地反映世界□□□☆,即形成对世界的(或多或少的)真理性的语言(和心理)描绘(表象)□☆☆□☆。这里的反映必须在拒绝给予神话的基础上理解为因果的和非语义的概念☆□☆。(p)的目的是帮助说明(部分地)语言使用的成功和知识获得的成功☆☆□☆☆。综上所述☆☆□□☆,我们看到☆□☆□□,图奥梅拉的因果内在实在论学说具有以下特色□□☆。第一□□☆☆□,该学说从名口称上看是在“内在实在论”前加上“因果的”一词构口成口的☆□□□。从内容上看□☆☆☆☆,确实结合内在实在论对“因果的”一词的涵义作了富有口独创性和启发性的探索□☆☆□,这也口正是该学说不同于乃至优于其口他有关科学实在论变种之处☆□☆。但是□☆□☆☆,三者并不是简口单的“物理叠加”□☆☆,而是口口有口机的“化学化合”□☆□☆□,这充分表现在他对因果内在实在论的表述和对(a1)~(a4)的解释上□☆☆。第二□□□☆☆,该学说在本体论方面是“强硬的”或“严格的”(即唯物口论口的)☆□☆,但是在概念形成□☆☆☆□、认识论和命令内容上却是“柔软的”(即背离了机械唯物论)☆☆☆。图奥梅拉本人也承认这一点☆☆☆☆□。他还进而指出☆□□☆,我们不仅主张在实在世界中存在的一切都是物质(在其广泛的☆□□☆、现代意义上理解的物质)☆□□,而且也主张在我们基本的本体论实体中□☆□,我们不需要把任何抽象口的实体的领域(结构□□☆□、意义☆□□□、共相☆□☆□、命题□☆☆、价值或你拥护的什么)附加到唯口物论地理解的实在世界中去□☆□☆☆。当然☆□☆☆□,把概念☆□☆□、结构□☆□☆□、自然数等口等口口说成是准本体论范畴□☆□,那是另一回事☆☆□□☆。只要把它们作为派生的☆☆□、非必需的本体口论口范畴来处理☆☆☆□,就是完全正确口口的□☆☆☆。第三□□☆,该学说充分体现了科学是现存的口万物(在本体论的范围内)尺度的思想□☆□☆,并坚决否定了超验的给予神话☆☆□□。这一论点的哲学基础部分在于认为□☆☆□,理性原则上能够把握世界☆□☆□,科学方口法是理性的最佳说明□☆□☆□。于是□☆□□,该学说堵死了不可知论和神秘主口义的通道□☆☆☆□。参 考 文 献raimo tuomela□☆□☆☆,seience, a口ction, and reality, d.reidel pub口li口shing company, 1985.bas口口口 c. van fraassen□☆□,the scientific image□☆□,clarendon 口口pres口s, oxford, 1980, pp.8, 12.转引自h. 普特南:什么是逼真实口在论☆□□?北京:《自然科学哲学问题》□☆□□,1988年第2期□☆□☆☆。p. smi口th, realism口 and the progress of scienc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1, p.1.同前口注[2]☆□□☆。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图奥梅拉的科学实在论思想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