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陶侃作品及其思想探微的论文口☆口口☆口

  关于陶侃作品及其思想探微的论文论文关键词:陶侃;文学创作;思想 论文摘要:东晋一代之纯臣陶侃□☆□□☆,为了东晋王口朝口鞠躬尽瘁;面对口荣禄宠幸☆☆☆□,他功口遂身退□☆☆☆□。他不仅战功卓著☆☆☆☆,才学也是不可小觑☆☆☆□□。陶侃喜欢诗文□☆□□,行文如流□☆☆□☆,从他口口的仅口存的文学作品中☆☆☆□□,表露口出他为国尽忠□☆□、鞠躬尽瘁的高尚口精神□☆☆,体会到他的才德兼备和那份忠贞报国之情□☆☆。陶侃的精口神更加感染着曾孙陶渊明☆□☆□□,激励着他寻求人生的价值之所在☆☆□□。 比起陶渊明□□□☆□,其曾祖父陶侃的知名度实在是略口逊一筹□☆□□,但是对于东晋王朝来说☆□☆,陶侃的重要性却远远超过了陶渊明☆□☆。他是口东晋的开国元勋□☆□,为东晋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杨士云《咏史·陶侃》中写道:“苏峻王敦敢口胁君☆□□☆,太真甘口卓约兴兵□□☆。试将心迹从头看☆☆☆□,颇怪长沙似不情□☆☆□。机神明鉴似魏口武□□☆□,忠顺勤劳似孔明□□☆☆☆。用法意恒存法外□□□☆□,当时梅谢口有公评□□☆☆☆。八翼天门上九口重□☆☆☆□,八州都督奏肤功□☆☆□。后人流落谁口生谤□☆□,晋史难凭梦寐口中□☆☆□□。”这首诗是对陶侃政治口生涯的精当总结与口评价☆☆☆☆□。 从陶侃口文中□☆☆,同样也能感受到他的才德兼备和那份忠贞报国的精神☆☆□☆□。 一□□□☆、《相风赋口》的口主旨新探 口口赋□☆□□,在汉代口经历了由骚体赋到汉大赋□□☆☆,再到口抒口情口小赋☆□□,这样一个发展变化的历程□□□☆□。魏晋南北朝时口期☆□□□□,进入了“文学的自觉口时代”□□☆☆☆。此时赋的创作同样也有了自觉的探索☆□□☆。从建安开始☆☆□☆,由于政治的酷烈□□☆☆☆、玄学的兴盛及生存的危机□□□☆,文人不再像汉代那样关注天人之学□☆☆,他们热衷于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在文学作品中表现的是自然物象□□□□。陆机在《文赋》中说道:“遵四时口口以口叹逝□□☆☆□,感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口口口口条口于芳春☆☆□☆。”在创作的过程中□□☆☆□,文人往往把自然物象与情志相联系在一起☆□□,通过对自然景物的描摹来展示作者自口己的情志☆□□☆□。www.11665.coM 《相风赋》作为陶侃为数口不多的口文学作品☆□☆,虽然不是全帙☆☆☆,但通过仅存的口片段☆☆□☆☆,可以管中口口窥豹☆□□□☆,对于研究陶侃的思想有着举足轻重的口价值□☆□☆。那么□□☆□☆,这篇口赋的主旨是什么呢? 兹录残篇如口下: 乃有相风之口为形也□□☆□☆,终日九征☆□☆□,桀然特立□□☆□☆,不邪不倾□□☆□☆。拟云口口口阁以秀出☆□□☆。唏峻岭于层城□□☆□。直南端以基趾☆□☆☆☆,双崇魏之晓峥□☆□☆☆。象建木口于都广□☆☆,邈不群而独荣☆□☆。朴虽小口而不巨☆☆□,何物鲜而功大□☆□。眇翩翩以口高翔☆☆□,象离口口鸱于云际□☆☆□。擢孤茎口口而口口特挺□□□☆☆,若芙蓉於水口裔□□☆□。若乃口华盖警乘☆☆□,奉引先驱□□☆□☆。豹饰在后□☆☆□☆,葳蕤清路□☆☆。百僚允则□☆☆☆,彰我皇度□□☆□□。 《晋口口令口》口日:“车驾出入□☆□□□,口☆口口口☆口相风前引☆□☆。”(《艺文类聚》卷六十八引)□□☆☆□,相风指什么?比陶侃较早的傅玄□□☆□☆,也做过一篇《相风赋》□☆□。其辞日:“昔之造口相风口口者☆☆☆□,知其自然之极乎☆□☆□□,其达变通之口理乎□□□☆,观妙之微□□☆☆,神明可通☆☆☆,夫能立成器口口以占吉口凶之先见口者☆☆□□,奠精乎此☆☆☆,乃构相风☆□□,因象设形□☆□□☆,蜿盘兽以口为趾☆☆□☆,建修竿之亭亭□□☆☆□,体正直之无桡□□□☆☆,度经高而不倾□☆☆☆☆,栖神乌口于竿首□□□,俟祥风之来征□□☆☆□。”卷醯这是一篇纯粹的咏物赋☆☆☆□,对相风做了细致地描述☆□☆☆□。从傅口玄的这一篇赋中☆□□☆□,我们可以知道☆□☆,相风是铜制口鸟口形风向仪□☆☆。陶侃是通过相风这一物象来展示他自己的情志☆□□☆□。那么□□☆☆□,陶侃是怎样表达自口己的口情怀的呢? 陶侃借助对相口风的赞口扬☆☆□☆,是对自己军事才能的肯定□□☆☆。陶侃没有显赫的家世□☆□□。《晋口书·陶侃传》中讲到☆□□□☆,陶侃拜访张华☆☆☆□☆,起初张华却因为他是南人寒口士□☆□□,不予理会□□☆☆。陶侃屡次三番想通过当口时的有名望的士族引荐人仕☆☆☆□,却被置之门外☆☆☆☆□。而且还被温峤辱骂做“溪狗”☆☆□☆☆。他虽然出身卑口微□☆☆,却有着常人没有的才能和抱负□☆□□□。“卓尔不群”当之无愧☆□□☆。“眇翩翩”四句☆☆□☆□,运用了两口个比口口喻□□☆☆,把相风比作飞翔云际的离群的鸥鸟☆☆☆□□,比作是口水中的芙口蓉□□☆。在当时的社会口动荡□☆☆□□、内忧外患的环境中□□□☆,朝廷不思进取☆□☆☆,偏安一隅☆□□☆,贪图享乐☆□☆☆,而陶侃却是胸怀大口口口志□☆☆,他甘愿做一只离群的孤鸟□☆☆□,也不愿随波口逐流;甘愿做一枝孤茎却挺拔的芙蓉☆□☆☆□,也不愿同流合口污☆□☆,放逐自我□□☆。体现出了口陶口口侃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洁品格□□□☆,流露出了他效忠朝廷☆☆□、捍卫国家的忠心□☆□☆□。从这篇赋中□☆□,陶侃借相风来寄予自己的情志☆□□☆,不愿碌碌无为□□☆,只愿建功口立业☆☆□☆□,为国效忠的热情及决心□☆☆□。作为人□☆□☆,陶侃是耿直之士;作为臣☆□□□☆,陶侃是高洁之纯臣☆□☆☆☆。 陶侃的这篇《相风赋》继承了西晋时期赋的风格特征□☆☆,是托物言志之作□□☆,并且达到了高度拟人化的境界□□□□,不同于汉代一口般的咏物赋□☆□,而是高度形象化的咏物抒情赋☆□□。前文已经分析口了陶侃的这篇赋☆☆☆□□,他将个人的情志完口全的融人到了对相风的描写当中□☆☆☆,借题发挥☆☆□☆☆,极尽笔力地寄予个人的情志□□□☆。 但是到了东晋□□□☆☆,整个文坛的发展口状况并不景气☆□□☆☆,此时玄学再次盛口行□□☆☆。刘勰说:“自中朝贵口玄□□☆,江左称盛□□☆☆□,因谈余气□☆☆□☆,口☆口口☆口流成文体□□□□☆。是以世极迪迪☆□☆,而辞意夷泰☆□□,诗必柱下之旨归☆□□,赋乃漆园之义疏☆☆□☆□。”(《口文心雕龙·时口序》)钟嵘说:“永嘉以来☆□□☆□,清虚在俗□☆□,王武口口子口(王济口口口)辈□☆□☆□,诗贵道家口之言☆□□□☆,爰洎江表□☆☆,玄风尚备☆☆☆□□,……此口称孙(口绰)□☆□☆□、许(洵)☆□☆,弥善恬口淡之词□☆□☆□。”(《诗品》)这种风口气影响到了文学□□☆☆☆,于是口从整个东晋文学发展趋势来讲□□☆☆,文学创作从内容到表达口方式□□☆☆,都形成了所谓口的恬淡的风格☆□□☆☆。从诗歌到赋的口创作也不同程度地显现出了玄言的影子□□☆。但是☆□☆☆,陶侃的《相风赋》里却并没有流口露出玄言的影子□□□☆☆,也没有谈玄尚理的“恬淡之词”☆□☆。《世说新语·政事篇》记载了这样一则小故事□☆☆,当时军队中有一些人整天以谈戏为乐☆□☆☆□,而不务正事☆□□。陶侃便常常进行检查□☆□,如果发现樗蒲□☆□□、博弈之类口的酒具和赌具☆□☆,便令人投入江中□□□☆☆。“樗蒲☆□□☆☆,老子入胡所口口作□☆☆□,外国戏耳□☆☆。围棋☆☆□□☆,尧☆□□、舜以教口愚子☆□□。博弈☆□□☆□,纣所造☆☆☆□□。诸君国器☆□☆,何以为此?若王事口之暇☆☆☆,患邑邑者☆□☆☆,文士口何不读书?武士何不射弓?”从他的这一番话语中☆□□☆,可以想见□☆☆,在陶侃看来《老》《庄》是口浮华之物□□□☆,身为君子不可以沉迷其中☆□☆□,要时口时为国家利益打算☆☆□□。所以☆□□☆,这样的一口位胸怀社稷□☆☆、时时警醒自己的陶侃在他的赋中必然是充满了激昂的热情与决心□☆□□□,而不是享受玩乐☆☆☆□、沉迷玄谈□□□☆□。 二☆□□☆☆、《逊位表》的思想探析 陶侃从军41年☆□□□,历经百战□☆☆☆□,屡建奇功□□□□。可以说权重一时☆☆□□,位极人臣☆☆☆,但是他从不居功自口傲□□☆,一生勤政廉洁□☆□□☆,以身作则□□☆,爱护百姓□□☆☆,深受士兵和百姓的口爱戴☆□☆。他死后☆□☆,尚书口口梅陶口说:“陶公机口神口明鉴似魏武□□□□☆,忠顺勤劳口口似口孔明☆□□□,陆抗诸人不口能及也☆□☆☆。”(《口晋书·陶侃传》口)口将他与曹操□☆☆□、诸葛亮相比并☆☆☆□,对他口的评价非常之高□☆□☆。

  史书口口记载□☆□☆☆,咸和五年陶侃夺得江州□☆☆□□,控制了长江的中上游☆□□。此时的他已为都督八州军事☆□□,荆□☆☆☆、江二口口州刺史□□☆,其权力之煊赫☆☆□,在东晋是屈指可数的☆☆☆□□。如果说陶侃存有窥窬之心的话☆□□□☆,大可凭借着自己势力□□□☆☆,推翻口东晋王朝□□☆☆☆。但是□□□□,他并没有举兵☆□□□□,而是时时刻刻表现口出对口朝廷的忠心☆□☆□。通过陶口侃的举动□☆□□☆,可以表明他的忠诚;从他的《逊位表》中□☆☆☆,也同样可以体会到他的耿耿忠心☆☆☆☆。 第一次上表退让是在收复襄阳之后□☆□,陶侃被任用为大将军☆□□,而他却坚持口推口口辞不受☆☆□☆,他上表说:臣非口贪荣口于畴昔□□☆☆,而虚让于今日☆☆□□□。事有合于时宜□☆□☆☆,臣岂敢口与陛下有违;理有益口于圣世☆□☆☆□,臣岂与朝延作异☆□□。臣常欲除诸浮长之事☆☆□☆,遣诸虚假之用□☆□☆,非独臣身而已☆□□□。若臣杖口国威灵☆☆☆□,枭雄斩勒☆☆□☆☆,则又何以加!”(《晋书·陶侃传》) 虽然最终晋廷还是坚口持给他这些特权□☆☆□☆,但是从他的这篇言辞真切☆☆□□,并无矫揉造作之感的《让拜大将军表》中可以想见陶侃谦虚退让的真诚☆☆□。 另外一口次☆□□☆,是在咸口和九年□☆□,他再次上表逊位☆□☆☆☆。表文曰: 臣少长孤寒□□☆☆,始愿有限☆□☆。过蒙圣朝历世殊恩☆□☆、陛下睿鉴□☆□□,宠灵弥泰□☆□。有始必终☆□□□☆,自古而然☆□☆☆。臣年垂口口八口十☆□☆,位极人臣☆☆□□□,启手启足□□□☆,当复何恨!但以口陛下春秋口尚富□☆□,余寇不诛☆□□☆,山陵未反□☆☆,所以口愤口忾兼怀☆□□□,不能已已□☆□。臣虽不口知命☆☆□□,年时已迈□☆☆□□,国恩殊特☆☆☆,赐封长沙□☆☆,陨越之日☆□□,当归骨口口口国口土☆☆☆。……☆□□□。臣间者犹为犬马之齿口尚可小延□□☆□,欲为陛下西平李雄□□☆,北吞口石季龙☆□□,是以口遣丹口丘奥于巴东□☆☆□,授桓宣于襄阳☆□☆☆□。良图未叙☆☆☆,于此长乖!此方之任☆☆☆□☆,内外之要☆☆☆□□,愿陛下速选臣代使☆□□,必得良才☆☆□□,奉宣王猷☆☆□☆□,遵成臣志□☆☆□,则臣死之日口犹生口口之年☆☆□□。(《晋书·陶侃传》) 从这两篇表中可以深切地体口会到口陶侃的那份尽心于国☆□□,老而口弥笃之情□□☆□☆。面对权利☆☆☆□□,他没有王敦☆□□、苏峻口的野心□□☆☆,有的只是鞠躬尽瘁的忠心□☆☆☆□。如果只因《晋书》中口记载了“折翼之梦”☆□□,便认口定了口陶侃有口窥窬之口心☆□□☆□,那么因一梦而评口定陶侃有不臣之心□□☆☆,恐怕失口之偏颇☆□☆☆。建功立业是陶侃的理想☆☆□□,功遂便辞归是他的愿望☆☆□☆,当他位极人口臣之时☆□□☆,他却放弃了权势的诱惑□□□☆☆,选择了告老归口乡☆☆□☆,所以说陶侃是超然于权势□☆☆,是一代之口纯臣☆☆□,毫不为过☆□☆□。 三☆□□☆、陶侃对陶渊明的影响 作为东晋名将陶侃的曾孙口陶渊明☆□□,他的诗歌成就的确比曾口祖父要口大得多□□☆□□,但是□□□☆,陶侃对陶渊明的口影响也是众所周知的☆☆□☆。在陶渊明的心目中☆□□□,曾祖口父陶侃的形象是高大的☆□□,他的思想境界是难以企及的□□□。陶侃口面对荣禄权势而选择了功成身退□□☆,如果说陶侃是超然于权势的话□☆□,那么陶渊明不愿“久在樊笼里”□□☆☆,而是口选择口了“返自然”的道路☆☆□,可以口说他是超然口于自然☆□□☆□,超然口于俗物的□☆☆☆。“我们不难看出☆☆☆□□,凡是为野心口所驱使☆☆☆□□,不顾自身的兴趣与快乐而拼命与苦干的人□☆☆,多半不会留下不朽口的遗物☆☆□☆。反而是那口口些追求真理与美善□□☆☆☆、避开邪想☆☆□、公然向公意挑战并且蔑视它的错误之人□☆□☆□,往往口得以不朽□☆☆。所以口谚语云:‘名声躲口避追求口它的人□☆□☆□,却追求躲避它的人□☆□□☆。’这只因前者过分顺应世俗而后者能够大胆反抗的缘口故□☆□□。”所以□□☆□,面对口利益荣禄☆□□☆□,陶侃和陶渊明都是淡泊明志之士☆□□☆□,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不为物欲所诱惑的精神□□☆□☆,让他们赢得了更多人的崇敬和美好的名声□□□□☆。 陶渊明把陶侃当作自己口的崇拜的对口象□☆☆,不仅歌颂陶侃的功德□☆□☆,而且还时时警戒自己向曾祖口父学习☆☆☆。从陶潜的诗歌中便能体会到他对陶侃精神的传承☆□☆□。在陶渊明的口诗歌中□☆☆☆,有两首诗歌涉及口到了曾祖父陶侃□□□□,即《命子诗》和《杂诗》☆□☆。 《命子诗》表达了对其先祖的口崇仰口之情□☆☆,其中有云:“在我中晋□□☆☆☆,业融长沙☆□☆□☆。桓桓长沙□☆☆,伊勋伊德□□□☆□。天子畴我□□☆□,专征南国☆☆□☆□。功遂辞归☆□☆□,临宠不惑☆□☆。孰谓斯心□☆□☆□,而可近得☆☆□☆□。”陶侃的名声开口口始口是口显扬口于长沙□☆☆,随后又在长沙致力于恢复生产□☆□,长沙留下了他卓越的功绩□☆□。面对盛名□□☆☆□、面对荣誉☆☆□□,陶侃选择了另一口条不被世俗之人所理解的道路□□□☆,那便是功成口身退□□☆□□,告老还乡☆□□☆。陶侃口临宠不生贰心□☆□,不变忠心☆☆□☆☆。如《晋书·陶侃传》赞云:“戮力天朝□□□,非忘忠肃□☆□☆☆。”陶渊明对曾祖父的敬仰口之情溢于言表☆☆□,赞美口了陶侃的丰功伟业□☆☆□,歌颂了他临宠口不惊的淡泊心口态☆□☆□,表现出了他对朝廷的忠心□☆□□。这些优秀的品口德都深深的影响了陶渊明□□☆☆□,在他的内心中☆□□☆,是渴望着建功立业☆☆□,有所作为口的☆☆□☆☆,“猛志逸口四海☆☆□,骞融口口思远翥”体现了他火热的情怀和宏大的抱负□☆☆☆☆。虽然后来因为种种的原因未能实现☆☆□☆,但是这份壮志雄心却仍然留存在他口的灵魂之中☆□□。 陶渊明《杂诗》第五首中有这样两句:“古人惜口寸阴☆□□☆,念此使人惧☆☆□☆。”这里的“古人”有着两口层含口义□☆□☆□,一方面是说古代的先贤珍惜时光□☆□□☆,时时不忘发愤图强□☆□☆☆,警戒自己要珍惜寸阴□☆□☆□,另一方面也是对自己曾祖父的怀念及口赞美☆□□□☆。作为一名武将☆☆□□,陶侃却非常口注重加强自我修养☆□☆,他常口常对口别人说:“大禹圣人☆□☆☆,犹惜寸阴☆□□□,至于凡俗☆☆☆☆,当惜分阴☆□☆。”这些谆谆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教导□□☆☆□,身为曾孙的陶渊明必定是牢记在心□□☆☆,不敢忘怀□☆☆☆□。 “大上有立口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口立口言□□☆□,虽久不废☆□□,此之谓口口三不口朽☆□☆。”(《左传·襄公二口十四年》)其中☆☆☆□□,立德是为第一义☆□☆□。陶渊明之一生□☆□□,于立功的一面□☆□☆,虽然未能达口成□☆□☆,可是□□☆,在立德□□☆□、立言两口方口面☆□□,却已经不朽☆□□☆☆。读其诗□☆□□,想见其为人□□□☆,可以说□□☆☆☆,若没有“古人口口口惜寸阴☆□☆□□,念此使人口惧”之精神☆☆□□,若没口有曾口祖口父陶侃的影响☆□☆☆□,陶渊明之成其为陶渊明☆□☆,将是口不可想像的☆□☆☆☆。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陶侃作品及其思想探微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