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宗羲的历史哲学的论文口☆口口☆口

  黄宗羲的历史哲学的论文内容提要:黄宗羲出生在明清易代之际的历史剧变时期☆□□,剧烈的社会变口动使他不断思考历史的变动□□☆,由此形成口了他的历史哲学☆☆□□。黄宗羲的历史哲学口以《周易》的变通思想和历算学的研究为理论基础☆☆□□☆,其历口史变革的根本之道口是仁义□□□☆☆,其中心是万民☆□□,其方口法则是变革制度□□☆☆□。这是一个严密的口理论体系☆☆□□☆。关键词:黄宗羲历史哲学变通仁义万民制度黄宗羲身处动荡不安的明末清初社会□☆□☆,对社会历史的变化发展有切身感受和深刻认识□□□☆□。他在自己撰写的《留书》□☆□、《明夷待访录口》□☆□☆☆、《易学象数论》□☆□☆、《孟子师说》□☆☆、《破邪论》等著作中☆□□,较为完整地表达了自己的历史哲学□☆☆☆☆。他对历史变革的思考□□☆☆,深刻而又有特色☆☆□。一黄宗羲在论述历口史问题时□□□,强调变革的重要□☆☆□□,提出过变革封建体制的种种看法☆☆☆。他的这种求口变的思想☆□☆□☆,与他对《周易》的深湛研究分不开☆□□☆。他潜口心研究《周口易》□☆☆□☆,晚年口著成《易学象数论》一书□□□□,站在义理派立场上☆□□,一一辩正象数派口附会在《周易》上的种种谬说☆□☆□☆,诸如纳甲☆☆☆□、占课☆□☆□☆、天根月窟☆□□□、卦气☆☆☆、卦变□☆□☆、六壬等☆☆☆□☆,以求口恢复《周易》之本意☆☆□,体现出求实明理的精神☆☆□。与此同时☆☆□□,黄宗羲对《口周易》的变通口思想多有阐发□☆☆☆□,他说:“盖《易》非空言也□☆□☆,圣人以之救天下万世口者也☆☆□。……三百八十四爻者☆□☆□☆,皆一治一乱之脉络□☆□□,阴阳倚伏☆☆□,可以摹捉☆□□□□,而后圣人得施其苞桑拔茅之术以差等百王□☆☆□。wwW.11665.cOm故象口数之变迁为经☆☆□□☆,人事之从违为纬□☆☆☆□,义理即在其中□☆□□。一部二十一史☆□□,是三百八十四爻流行之迹也□☆□□☆。”[1]又口说:“消长得失□☆☆☆☆,治乱存亡☆□☆☆☆,生乎天口下口之动☆☆□□□,极乎天下之变☆□□□□。”[2](卷六《胡仲子翰衡运论》)《口易经》讲口变化□☆□☆,含有深刻的辩证法因素☆□□□□,其口中的爻□□□,就是讲变化的□☆□☆□,阴阳二爻的不同排列方式☆□☆□☆,即演化出世界万物包括人类社会的变化发展☆☆□☆,黄宗羲在解口释“革”卦时就曾说:“器弊改铸之口之为革☆□□☆,天下亦大器也☆□□☆,礼乐制度□□☆□☆,人心风俗☆☆□☆☆,一切变衰□□□,圣人起口而革之□☆□□,使就我范围以成器☆□□☆□。后世以力取天下□☆☆□□,仍袭亡国之政□□☆☆□,恶乎革☆☆□☆?”[3](卷六《胡口仲子翰衡运论》)很口明显地阐发了“承敝易变”的思想□□□☆☆。除《周口易口口》外□□□☆,黄宗羲的历史变革思想还来源于他对自然科学的研究☆☆□☆。他是“通天地人之口儒”☆☆□□☆,[4]在中西天文历法☆□☆、算法□□☆☆☆、地理学方口面有极高的造诣□☆□,作有《历口学假如》☆☆□☆☆、口☆口口口☆口《授时口历故》□□☆☆□、《回历假如》等历算学著作以及《今水经》等地理学著作多部☆□□☆□。他不是一个专门的自然科学家☆☆□□□,但他能够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打通□☆□,“太冲于史学而口注意历法地理☆☆☆☆□,盖犹顾宁人之治经学而特注意于音韵☆☆□,均于学术界最有发明者也”☆□☆。[5]一方面☆☆☆☆□,他用自然科学知识揭露宗教神学和世俗迷信的虚妄和危害☆☆□□☆,进一步破除先儒在“天人之际”问题上的模糊认识☆☆☆□□。另一方面☆☆□☆,他从宇宙☆□☆□、天象口口的往复变化□☆□☆,万物的此消彼长中受到启迪☆☆□,并将其与明清易代的历史巨变结合起来☆□☆,认识整口个人类社会的变化发展☆☆□☆。而且☆□□☆☆,自然界与人类社会的变化发展是有秩序有规律的□□□,所谓“大化流行☆□☆,有一定口口之运☆□☆□□。如黄河之口水☆☆□□,自昆仑而积石□☆□,而底柱□□□□,而九河□☆☆□☆,而入海☆☆□□☆,盈科而进□☆☆□,脉络井然”□☆☆□。[6]黄宗口羲的历史变革论还建立在口气本论宇宙观之口上☆□□。他吸收张载的气本论☆□☆,指出:“盈天地间口皆口气也□☆□□☆。”[7](卷六口十二《蕺山学案》)口气是一切运动变化的主体☆□☆□。这一点与王夫之的“气一元论”是一致的□☆☆☆□。以气本论为前提□☆□☆,他又提出“理气是一”的命题□□☆□,指出气口是理口口的基础□☆□,理是从属于气的☆☆□☆,但理气又是不相离的☆□☆,是统一的□☆☆,从而否定口了程朱“理在气上”□☆□、“理在气先”的客观口口唯心主义☆□☆☆,[8]使自己的历史变革论建立在了唯物主义思想之上□□☆☆☆,能够按社会历史口变化发展的实际来描述历史☆□☆□。黄宗羲还指出☆□☆□□,事物变化之中又有不变☆☆☆,他说:“盖大化流行☆□□☆☆,不舍昼夜□☆☆,无有止息□□☆,此自其口变者而口观之□☆☆□☆,气也;消息盈虚□□□,春之后必有口口口夏□☆□☆☆,秋之后必有冬□☆□☆,人不转而为物□□☆□,物不转而为人☆☆□☆☆,草不移而口为木☆□□☆□,木不移而口为草☆□☆□☆,万古如斯☆□□,此自其不变者而口观之☆□□,理也□☆□。”[9](卷二《崇仁学案二》)又说:“流行之中□☆☆☆☆,必有主宰□☆□,主宰不在流行之外□□☆☆,即流行之有条理者□☆□□☆。自其变者而观之□☆☆,谓之流行;自其不变口者而观之☆☆□☆☆,谓之主宰☆☆□□。”[10](卷二)从上面这些话□□☆□☆,结合他的“理气是一”观□☆□☆□,我们可口以口口口看出☆□☆□□,黄氏的“不变”是寓于“变化”之中的☆☆☆☆。所谓“变”者□☆☆□☆,就是“流行”☆□☆☆、气;所谓“不变”者☆□☆,就是“主宰”☆□☆、理□□□☆。但主口宰在口口口流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行之口中☆☆□□□,理在气之中□☆☆☆☆,故而不变寓于变口化之中□□□□☆。不变只是相对变化而言的□□☆☆,是万物流行中的规口则☆□☆、条理☆☆☆□□、秩序☆☆□☆□,是事物运动中的相口对静止□☆☆☆□。并非变化之外又有绝对静止的本体☆□☆☆,也不是“太极☆□□□☆、道☆□☆、理本质不口变”☆□☆□☆。[11]口口黄宗羲是在指出□□□☆,所有口的变化都是有规则的☆☆☆□□,不是乱变☆□☆□。黄宗羲的历史变革论还注意口到历史条件□□□,即“时”与“势”的重要□□☆。他认为☆□□□☆,只有在口一口定的口历史条件下□☆□,变革才会成功□☆□☆。他在论述胡翰《衡运论》时口就说:“天生仲尼□□□,当五伯口之衰☆□□□,而不能口为太和之春者☆□☆□□,何也□☆☆☆?时未臻口口乎革也□☆□☆□。”历史变革的口口条件不成口熟□□☆,变革口便不会出口现□□☆。如果口口历史出口现必然灭亡的趋势☆□☆☆,人力也无法挽救□□□□。他在论述南明小朝廷的灭亡时就说:“故帝之亡□☆□□,天也☆□☆☆☆,势也□□☆☆☆。”他在《口明口夷待访口录》的《建都》中也提到“因时乘势”□□☆,进行变革☆□☆□。他主口张建都金陵☆□□□☆,但有人不同意☆☆□,认为关中形胜至上☆☆☆,应建都关中☆□☆。黄氏指出☆□□,时代变化了□☆□☆□,条件也变化了☆□□,建都地点自然随之变化☆□☆,所谓“时不同也”□☆□☆☆。秦汉时期☆☆□☆□,关中田野开口口口辟□☆□□,人物殷盛☆☆☆□☆,而吴楚之地口则处蛮荒□□□,经济落后□☆☆☆□,不能与关中口相比☆☆□□。如今关中屡遭寇乱☆☆☆□☆,十室不口存二口口三☆□☆,经济衰敝☆☆☆,人才凋零□☆☆☆,一切口仰食东口南☆☆□☆☆,而东南地区粟帛灌输天下☆☆☆,“天下之口有吴☆□☆□、会□□□,犹富室之有仓库匮口箧也☆□□☆☆。”在此建都□☆☆,有利口口于王朝安定□☆☆□。黄宗羲的历史变革口论有历史口循环论的迹象□□☆,也包含有一定的进化论的因素☆□☆。他在《孟子师说》中谈及社会历史的治乱盛衰时□□□,认为社会历史的变化发展与自然界的变化一样□☆☆□,都是盈与虚☆☆□、治与乱☆☆☆□、盛与衰循环不口已的运动☆☆□,所谓“治乱盈虚□□☆,消息盛衰□□□☆☆,循环不已”□□☆。在《明夷待访口录·口口口题辞》中□☆□□☆,黄宗羲也谈及社会历史治乱问题☆☆☆,说:“余尝疑孟口子一治一乱之言□□□,何三代而下之有乱无治也☆☆☆□□?”并依十二运治乱口循环观推算☆☆□☆,从周敬王甲子(前477年)到康熙二年黄氏作《待访录》时☆□□,皆在一乱之运□□☆☆□,二十年后始交“大壮”☆☆□□□,由乱而进口口于治□☆☆□☆。黄宗羲晚年著《破邪论》□☆□☆,其题辞中又谈及治乱循环问题☆□☆,由于他所期望的“大壮”之运没口有出现☆☆☆☆□,故而他对十二运治乱循环说深致不满☆□☆□。可以看出□☆☆□,有关社口口会历史治乱循环的问题□□☆□,一直是黄宗羲潜心玩味的历史哲学问题☆☆□☆□。对于口一治一乱口的循环论□□☆□,他有所口怀疑☆☆□□□,但又没能走出这个圈子☆☆☆□。黄宗羲论述过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总趋向□☆□,《留书·文质篇》就从传统的“忠”☆☆□、“质”□☆☆☆、“文”的变化中论口述口了口由忠而质而文的社会口口口进步☆☆☆。他指出周代最强盛时□□□☆□,“中国之人”在文学☆□□☆□、礼制□☆☆□、分工□□□☆、伦理□□☆□☆、衣食口住行诸口方面都远远超过“要荒之人”□☆☆☆,这些都口是一代又一代圣口人“相续而治”的结果☆□☆,如果“要荒之人而后圣有作☆□□☆,亦未必不如口鲁卫之士也”☆□☆,照样能达到“中国之人”的文明口口口口口程口口度□□☆。在这里□☆□☆,黄宗羲论述口了人口类由“野”到“文”☆□☆☆,又从口文之口口不备到文之大备□☆□□☆,其总趋势口是向前的观点□☆☆。这显然高口出于循环观☆☆□,是一种进化的看法☆□□□。可惜□☆□□,黄宗羲并未把这一观点贯彻到全口部认识当中□□☆□☆,在论述社会历史变动时☆□□☆□,他用得最多的概念依然是“一治一乱”☆☆☆□□、“盈虚消长”等□□□☆☆。当然☆☆☆□,我们口也口应看口到□☆☆□,黄氏指出社会治乱盛衰的变动☆□☆□,其根本目的不仅仅是要表达一种运动观□☆☆,更重要的口是要探寻“治乱之故”□☆□,[12]即历史变化的原因☆☆□□☆。二在导口致历史运动的诸因素中☆□□□☆,黄宗羲特别强调人的口力量□□☆☆,他在谈到孟子的“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口口和”时说:“后世之口所谓口天时☆□□,当群雄竞起大乱之时是也;所谓地利□☆☆☆☆,如唐失口口河北而亡☆☆□□,宋都临安而弱是也;至于人和□□□,则万口古口不易☆□☆□□,……而天口时地利皆失☆☆☆□□,不能不累及人和口也□☆□□☆。”[13](卷二)天时地利等因素会对人类历史的发展变化产生影响□□□,但人却是“万古不易”的最关键口的因素□☆☆☆。在人这一推动历史变革的关键因素中□□□☆☆,人之“心”又是最为重要口口的□□☆,甚或是根本性的动力☆□☆□☆。黄宗羲所谓“心”□□☆□,不是指人的思口维能口口力□□□,而是人的道口德伦理意识□☆□☆□。黄宗羲将人作为社会历史变革的主体☆□□☆,并由此导出:主体的人是口不是遵循儒家的伦理道德原则☆☆□□,是造成社会口治乱的动因和关键□□☆,而在这些道德规范中□☆□□,“仁义”又是关键口中的关口键□☆□☆☆。从黄宗羲的论述中☆☆□☆,我们明显地看到他带有阳明心学的影子□☆☆□□。他说:“天地以生口物为心□□☆□☆,仁也☆□☆☆。其流行次序万变而不紊者□□□,义也□☆☆□。仁是乾元□□□,义是坤元□☆☆☆,乾坤口口毁则无以为口天地矣☆☆☆,故国口口之所以治☆☆☆□,天下所口以平□☆☆,舍仁义更无他道□□□☆☆。”[14](卷一)又说:“天地之生口口万物□□☆☆,仁也□☆□。帝口王之养万民☆□☆□☆,仁也☆☆□☆☆。宇宙一口团生气☆□☆,聚于一人☆□□☆□,故天口下归之□☆☆☆,此是常理☆☆□□。自三代以后□☆□□☆,往往有以不仁得天下者□□□☆☆,乃是口气化运口口行☆☆☆□□,当其过不及处☆☆☆,如日食地口震☆□□,而不仁者应之☆□☆☆□,久而天运复常□□☆□,不仁者自遭陨灭☆□☆。”[15](卷四)仁义口之口道乃治乱根本☆☆☆,以仁治天下☆☆□□☆,是社会运动的“常理”□□□☆,以不口仁口口治天下☆☆□□□,则是反常□☆□,反常口现象不会久存□□□□☆。社会运动符合“常理”即为“治”□□☆,出现“反常”即为“乱”□☆☆。仁与不仁☆□☆☆,是决定社会口治口口口口口乱口的根本☆□☆□☆。黄宗羲强调“仁义之心”在历史变革中口的重要□□□☆☆,他的仁义不是只求于自身修养的“内圣”☆☆□☆□,而且还发为事功□☆□,是与事功相统一的□□☆□☆。仁义是根本□☆☆□☆,事功是仁义之道的表现☆□□☆☆,事功中体现仁义□☆☆。由此☆☆☆☆,他区别了王道和霸道□□□,“王霸之分☆□□□☆,不在事功而在心术□□☆☆□,事功本之心术口者☆☆□,所谓‘由仁义行’☆☆□,王道也;只从迹上口模口仿☆□□,虽件件是王者之事□☆□,所谓‘行仁义’者☆□☆□□,霸也”☆☆☆□。[16](卷一)就是口口说☆☆☆☆,王☆☆☆☆、霸之口分不在口事功□☆□□□,而在仁义之心□□□□,王道口根于仁口口义之心□☆☆,霸道无仁义之心而只追求利欲☆□☆□,由仁义之心而发为事功者☆□☆☆,为王道☆☆☆□,否则为口霸道☆☆□。

  从仁义之心对历史变革的重要性出发□□☆,黄宗羲考察了人的主观动机对历史事件的重要作用□☆☆☆□。“人心口无不口仁☆☆☆□,一念之差☆□□□,惟欲独乐☆□☆□□。故白口口起发一疑心□☆□,坑四十万人如虮虱;石崇发一口快心□☆□□□,截娥眉如刍俑;李斯发一饕心☆☆□,横尸四海;杨国忠发一疾心☆☆□□,激祸百年□☆☆□。战国之君□□☆□□,杀人口盈口城盈野□□☆□☆,只是欲独口乐耳”□☆□□。[17](卷一)历史事口件的发生有极口其复杂的原因□☆□□☆,历史人物的主观动机☆□□、道德意识☆□□☆☆,即所谓“一念之差”☆☆□☆□,当然也起很大作用☆□□☆☆。黄宗羲能够看到人的思想动机在历史活动中的口作用□☆□☆□,实属难得□□☆□。由此出发☆☆☆□,他特别重视君口主的自我修养☆☆☆,并从心学的角度将儒口家传统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口思想加以口发挥□☆□□□,要君主自觉地端正思想动机☆□☆☆。黄宗羲在论述历史变革时☆☆□□,一方面能够认识到历史变化有一定的客观趋势及必然性□□☆,人们必须因时而变□□☆,顺势而治☆□☆☆□,另一方面又能看到人在历史变革中的主导作口用□☆□☆,注意到人的主观动机对历史事件的影响□☆□☆,确乎达到了历史哲学的口高水平□□☆。三黄宗羲历史变革论的中心是万民□□□☆。在他看来□□□☆,所有的变革都必须围绕万民的利益进行☆□□□☆,都必须有利于民生☆□☆□☆,一切均要从民众之需要出发☆☆□☆。这是孟子“民贵君轻”思想口在明清之际的重新口发口挥□☆☆□□,是黄宗羲用以区别仁义之心与非仁义之心的标准☆□☆□,更是黄宗羲历史变革论的立足点□□☆。从黄宗羲的著作中☆☆☆,我们无数次地看到这样的言论☆□☆☆□,诸如“志仁口者从民生起见”□☆□,[18](卷六)“天下之治口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口民之忧乐”□☆□☆,[19](《原臣》)等等☆☆□□□。从关注生民休口戚这一中心出发☆□☆□□,黄宗羲指出了封建君口主专制愈来愈强☆□☆□☆,人民遭受政治压迫☆□☆、经济剥削愈来愈严重的现实☆□□□。他认为☆☆☆,中国历史有口两大变口局□☆☆☆□,秦汉口为一口变☆☆□,蒙元为一变☆□☆☆,愈变对老百姓的盘剥愈严重☆□☆,所谓“夫古今之变□□☆□,至秦而一尽□☆□□□,至元而又一尽☆□□。经此口二尽口之后☆□☆□,古圣王之所恻隐爱人而经营者荡然无具□□☆☆□,苟非为之远思深览□☆☆□,一一通变☆☆□,以复井田□□☆、封建□☆□□、学校□□☆□☆、卒乘之旧□☆□☆,虽小口小口口更口口口革□□☆□☆,生民之戚戚终无已时也”☆□☆□☆。[20](《原法口》)他口认为☆☆□,历史经此两变□☆□□□,积弊日久☆□□☆☆,百姓灾难日深□□□☆□,小的变革已口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口题☆☆□☆☆,必须“远思深览☆☆□☆,一一通变”□☆☆☆,进行口较口大口的变口革☆☆□。只有这样□☆□,才能结束口生民戚戚惨惨的生活☆☆☆☆□。他还具体分析了一些制度的变更对百姓日深一日的盘剥□☆☆☆□。比如税法□□□☆,从古代井田制到秦废井田☆□☆□,为一变;自秦而至于唐□☆☆☆,行两税法□□☆☆☆,由征粟帛改为征钱□□☆□,又一变;自明以来☆□□□☆,废钱而征银☆□☆□,此又一变☆□☆☆。“经此三变☆☆☆□☆,民生口口无几矣”☆□□。[21](卷三)制度的口口变化☆☆☆□,关键是看其病民还利民□☆☆,利民之变口为善□☆☆,害民口口之变为不善☆□☆。从万民利益出发☆☆□□,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中对封建君主专制进行了猛烈抨击☆□☆。他把三代以下与口三代以上进行了对比☆□□□□,认为三代以上之君☆□☆☆,为万民而口设☆□☆☆,为万民谋利;三代以下之君则为个人谋利☆□☆,将天下变为个口人之私产☆☆□☆,胡作非为☆□□□,“屠毒天下口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口一人之产业”☆☆□□□,“敲剥天口下口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口一人之淫乐”☆☆□□□,“为天下之口大害者☆☆□☆☆,君而己矣”☆□□。[22](《原君》)三代口以上之臣☆□□☆☆,为天下万民☆☆□,非为君主一口人☆☆☆□,三代以下口之臣□□□□,只为口君主谋口利☆☆☆□。三代以上之法是万口民之法□□☆,三代以口下口之法则是一人之法☆□□。赋税由古至今□☆□,愈来愈重□☆☆,取士制度由古至今□☆□☆☆,弊端愈来愈多□□☆☆□。口☆口口☆口总之□☆☆,三代以来☆☆☆□□,各种制度都变成与民众利益相对立的了☆□□☆。黄宗羲在批判封建君主专制□☆☆、变革口社会体制时□□□□,数言三代□□□☆☆,盛赞三代口口制度良善☆☆□□,而后世弊端丛生☆□☆☆□,其目的并不是要复古□□☆□,而是口借儒家所崇尚☆□☆、向往的三代制度来批判后世愈来愈严酷的封建君主专制☆□☆□。黄宗羲生活的时代☆☆☆,虽然已有了资本主义萌芽☆□☆□,也出现了带有市民气息的种口种思想□☆☆□□,但成熟的市民思想并未形成□☆☆☆,还不可能为人们批判封建君主专制提供新的锐利武器□□□□☆,黄宗羲只能从积淀深厚的传统儒家优秀思想武库中取来武器□☆☆,对君主制进行批判□□□,此乃时代条件使然□□☆,不能过分苛求☆☆☆。况且□□☆□,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中提出变革封建专制口体制的种种方法☆☆☆,富有时代气息□☆□,将儒家民本思想与明中叶以来生长的“人各得自私□□☆☆,人各得自利”的个体平等观念相口结合□□☆,为人们设想了一幅未来社会的蓝图☆□□□。在政口治口体制上□☆☆□☆,其一□☆□☆□,君□□☆、臣平等☆□□☆☆,共同理事□□□□。君臣和父口子不口能口相提并论☆□☆☆□。父子关系是血缘口关系□☆☆□□,千古不变☆□☆,故父为子口纲;君臣关系不是口口口血缘关系☆☆□□☆,是因“天下之责”而联结在一起☆☆□☆☆,可以“累变”☆□☆。这就打破了封建时口代家☆☆□□、国同构的观念☆□☆☆,有了近代资本主义思想的萌芽□☆☆☆□。其二☆□□□☆,提高宰相地位☆☆□□,限制君权☆☆□。其三☆☆□□,以学校口作为监督君主的议论机口关☆□□☆□。在法律上☆□☆☆☆,要求“立天下口大法”□☆☆☆□,“废一口家之法”□☆☆□□,主张法治重于人治☆☆□□。在经济上☆□☆☆□,提出口恢复井田制口以抑制土地兼并☆□☆。在文化上☆□☆☆□,主张兴口口办学校☆□□,提倡绝学□□☆。等等□□□☆☆。这些□☆□☆,就是口黄口宗羲所向往的历史变革的最终结果□□☆。黄宗羲对封建君主专制的批判以及对未来社会的构想☆☆☆,在近代口中国产生口过很大影响☆□☆。戊戌维新运动高涨时□☆☆,梁启超□☆□□☆、谭嗣同等人节钞《待访录》☆□□□☆,印行数万册☆□☆□,广泛散布☆☆□□☆,并说该口书是当时“刺激青口年最有力之兴奋剂”☆☆□□,是“宣传民主主义的工具”□□□。[23]资产阶级革命派人物口陈天华在《狮子吼》一书中将《明夷待访录》与卢梭《民约论》相提并论□☆☆□☆,足见《待访录》本口身具有民主启蒙思想□□☆。参考文献:[1][6]口黄宗羲.画川先生易俟序[a].黄宗羲全集(第十册)[c].杭州:浙江古籍口出口版社,1993.[2]口[3]黄宗口口羲.易学象数口论[a].黄宗羲全集(第九册)[口c].杭州:浙江古籍出版口社,1992.[4]姜口口希辙.历学假如序[a口].黄宗羲全集(第九册)[c].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92.[5]谢国祯.黄梨洲学谱口[m口].上海:上海商务印书馆,1932.[7][9]黄宗羲.明儒学案[m].北京:中华书局,1985.[8]口李口明友.一本口万殊[m].北京:人民出版口社,1994.[10][13][14][15][16][17][18][21]黄宗羲.孟子师口说[a].黄宗羲全集(第一册口)[c].杭州:浙江古籍口出版社,1985.[11]孙口叔平.中国哲学史稿(下册)[m].上海:上海口人民出版社,1981.304.[12]口口黄宗口羲.留书自序[a].黄宗羲全集(第十一册)[c].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93.[19][20][22]黄宗羲.明夷待口口访录[a].黄宗羲全集(第一册)[c].杭州:浙江古籍出版口社,1985.[23]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m].中国书店,1983.47.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黄宗羲的历史哲学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