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研究新增长点思考之四:后语言哲学探索的

  语言研究新增长点思考之四:后语言哲口学探索的论文口

  语言研究新增长点思考之四:后语言哲学探索

  特约主持人:钱冠连 教论文口联盟http://授 主持人简介:钱冠连☆☆□,祖籍湖北□☆□☆,男□☆☆☆☆,1939年7月生☆□☆□□,广东外口口语外贸大学外国语言学口与应用口语口言学研口究中心教授□□□☆、口☆口口☆口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口著名语言学家□☆☆□、语言口哲学家□☆□。钱先生在口语用学□☆☆☆、对比语言学等语言口学领域具有极深的造诣□□□☆,已经成为国内外语界语言哲学的实际带头人☆☆□,中西语言哲学研究会会长□☆☆☆。学术创新或者说西方理论的本土化□☆☆□□,一直口是钱冠连先生追求的目标□☆□。 主口持人话语:哲人对一个国家的哲学研究并未着意干预却能成功口地实现干预者的作用☆☆☆,在西方哲学口史上不乏先例□□□□☆,如分析哲学的奠基人弗雷格☆□☆。有意地干预且能实现这种干预者☆□□,也不乏口其人☆☆☆,如罗素和达米特等人□☆□。能成其事者☆☆□□□,非哲学大口家莫属☆☆☆□。对哲学本体的研究或者对哲学的工具性研究(对哲口学研究的研究)☆☆□□,无非是在提出一些言说的框架☆□☆☆□,即理论框架□☆□☆☆,对此□□□,他们有了口宽口口容的习惯☆□☆☆,所以他们的哲学口流派发达☆☆□□。目前☆□☆□,中国外语界的哲口学理论建设☆□□,远远未达理论总数膨胀过快是学科发展不够成熟的表现 (long 2007: vii)的程口度☆□☆,远远口未达收敛理论总数□☆□□□,筛选理论的火候☆☆□。在这种口口背景下☆☆☆□,中国外语界有口人作类口似的努力□□☆☆,还是有口点意义的☆□□☆□。王寅对钱冠连后语言哲学的直接对话☆□☆□□,就是对中国语言哲学发展方向的摸索☆☆□□□,属于自己路子的口摸索□□□☆,一如以往他的创造性摸索一样□☆□□☆。这是 &hel口lip;&hel口lip;后语言哲学探口索——语言哲学☆☆□、后语言哲学与体验哲学一文最重要的哲学意口义☆□□。Www.11665.CoM口 然后☆☆□□☆,王文以最多的篇幅对后语口言哲学进行了5个方面的探索:溯源体验哲学(ep)□☆☆□,论述体验哲学与西语哲的渊口源关系□□□☆☆,说明体验哲学是对西语哲的继承和发展;建立主客主多重互动理解模式□□☆□,为哲口学界研究人类理解提出口了一个新模式;详解和细化认知语言学(cl)的基本思路现实-认知口-语口言;从哲学角度论述了口现实□☆□、认知□□□、语言和文化4要素之间的多重相互作用关系☆☆□☆,提出了语言世界观多元论;重点论述了体验性这一语言的全新性质□□☆□☆。这是本文的第二个贡献☆☆☆。王文将ep与客观主义哲学理论之间的主要差异概括为5条☆□☆,以及对唯物主义决定论(物质决定精口神)的重新细化解口读☆☆☆□□,是本文的另外一些贡献☆□□。 王爱华《明达语言维度与实在样态》一文的基本思路如下:用明达语言(与对象语言相对)维度观来探讨语言与实在(reality)的关系□□☆。说起实在□☆☆☆,有一个口问题不口得不问:有赤裸裸的实在吗□□☆☆□?王文的回答是:实在口概念有三种不同含义□☆☆□☆。第一指康德式的口本体世界☆☆☆,即物自体□☆□□□。物自体独立于口口我们□☆☆,不为人类心口智☆□□☆、语言或其他表征形式所过滤处理☆□□☆☆。第二指在具体情景中语言所口表述的现象实在□□□☆,我们称之为建构性实在☆☆□。第三种是指人类生活的各种维度□□☆,也就是实在维度……而人们对这个实在维度的获口得依赖于我们对语言的习得□□□。因此实在维度在语言之内□☆☆,口☆口口☆口是我们使用语言时想当然的东西□☆☆。(以上4处黑体为钱所注)请注意以上三种含义都与一个东西相关或者交叉——语言☆□☆□□。不为口语言所过滤处理□☆☆□、被语言表述□□□、依赖语言习得和使口用语言☆☆□。原来☆□☆,实在是人说出来的☆☆□□!没有赤裸裸的那种不被语言附着与粘黏的实在□□☆☆!即王文所说的语言呈现的实在是通过各种明达语言操作而建构起来的☆□□□。由此□☆□□,王文自然地引出了明达语言口维度决定了语言的建构口性;通过语言过滤的实在也必然具有建构性☆☆□□。顺理成口章的是□□□,王文将口语言呈现的实在口主要分为两种:糕点制作式的实在和红树效应式的实在☆□☆□。对两种样态的实在的描述口与发挥□☆☆□,虽然是她论文口的精彩口之处☆□☆,可是收笔之口处口更口有意义□□☆☆☆。读者肯定要问:明达语言操作的建构性实在有什么样的哲学意口义呢☆□□□□? 累积的建构性口实在不是那种对真知的肤浅反思……我们口以明达语言的口方式使用语词☆☆☆□、处理心口智符号□□☆☆□,并以此进行思维和行动□☆□、表达赞同与反对□☆□、解释和辩护自己的主张☆□☆☆□、批驳对立面的观点☆□☆☆☆,等等□☆□□。通过这些明达语言口操口作□☆□,作为具有认知能力的存在的人☆□□□☆,在思想的口海洋中□☆□□□,创建新的景口点☆□☆、新的视野高口度□☆□☆,为我们已知的世界增添新的实在☆□☆□□。具有明达语言性的语言的确能够扩展我们的想象口力和认知视野□□□☆。 当一个生活人(日常生活口中的人)明确口地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这些明达语言操作☆☆□□,为我们口已知的世界增添新的实在的时候□□□,那他就变成了一个 哲学人或者科学人□□□☆☆。当一个人可以为已知的世界增添新的实在的时候□☆☆□□,他要不口就是成功地扩展了我们的想象力和认知视野☆□□,要不就是在进行理论的创造(增添新的实在)☆□□☆,这两口个结口果都是值得幸庆的☆□□☆。一个学人一生之中能给这个世界增添一两个新的实在并且被人接受的时候□☆□,他就是幸福的人□□□☆□。这就是王爱华通过明达语维度和建构性实在挖掘出来的哲学意义☆□☆☆。世俗成千上万次地嘲笑了哲学的学究气☆□□☆,那不过是不口懂哲学的无用之中的大用□☆□□☆。而且□□☆,哲学口的每一次胜口利□□☆,都可以反击一千次世俗口的嘲笑□☆□。

  转贴于论文口联盟 http://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语言研究新增长点思考之四:后语言哲学探索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