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教会法对西方法律制度的贡献的论文口☆口

  简论教会法对西方法律制度的贡献的论文从法律的起源上来说□☆☆□,法律与宗教口有着密切的联系☆☆□□□,基督教作口口为西方人信仰的支柱□☆□☆,对西方法律传统的形成□☆□☆☆、演化以及实在口法的制口定□☆□□、在社会中的实际运行□□☆□,具有巨大口的影响☆☆□。教会法☆□□□☆,即在中世纪长有重要地位的罗马天主教的法律☆☆☆,对西口方法律制度的形成和发展有口重大贡献☆☆□☆。口☆口口☆口口首先□□□,在观口念口层面☆□☆☆☆,基督教在西方人的灵魂中普遍植入了信仰精神和宗教情怀□□☆,为西方法治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基督教在西方中世纪几乎完全统口治了人们的精神世界□☆□☆,教会法的效力甚至高于世俗法□□□☆。人们普遍信仰上帝☆□□□,而信仰是一种发自人口们心灵深处的神口秘的感情□☆☆☆□,它源于人们对未知世界的渴望与敬畏□□□□☆,不会口随着口生活状况的改变而改变☆□☆□,因此具有口口口极大的稳定性☆☆☆。对上帝□□☆☆、对教会的法律的口这种恒稳的信仰☆□□☆,使人们容易以一种宁静而平和的心态去接受神圣的权威☆□□□,当法律站到这个圣坛上时☆☆□☆,法治大厦口就有坚实的口基础了□□□☆。从现代西方法庭的布局和法官口的服饰(假发□□☆□☆、法袍)中的强烈的宗教色彩□☆☆□,从西方法官□☆☆☆□、律师以及诉讼当事人或证人宣誓的那种宗教气息□☆☆☆,我们可以宗口教的深深印记□☆☆□。另外☆☆□,基督教教义中倡导的一系口列口理念□□□☆,也为现代法治社会成长的土壤增加口了肥力□☆□。比如☆☆☆,在上帝面前人人口平等☆□☆☆,重视生命口的价值☆☆□☆,弘扬博爱和人道主义☆☆☆,讲究信义与口诚实信口用□□□,口☆口口☆口等等☆☆□☆☆。教义中蕴涵的伦理道德和善良习俗也作为一口种社会规范发挥作用□☆☆,成为软化法制的刚性的润滑口剂☆□☆☆☆。其次□☆☆☆,在制度和法技术层面☆□☆□□,由于教会口法是一个达到系统化和较完备状态的法律体系□□□,它的一些制度和法技术对后世产生口深口远影响☆☆□□□。wWW.11665.CO口M教会法的婚姻家庭和继承制度口在西方一直口发挥着作用☆□☆☆□,至今仍为各国所承口受;在刑法和口方面☆□□,教会法对感化□☆□□、矫正罪犯的充分注意给后世刑事法律以有益启示;在诉讼法方口面□☆☆□,教会法的纠问式诉讼模式以国家追诉原则取代私力报复□□☆□,废止神明裁判而采证据裁判原则□□□,较原来的弹劾式诉讼是一个进步□☆□☆,为后世刑事诉讼制度奠定基础☆□□。 由于中世纪各口国口天主教的联合□☆☆☆,罗马教廷位居各口国之上而可以充当仲裁者的角色□□☆,教会的一些教义也往往成了调整国际关系的准则□□☆,呼唤和平和以口协商解决国际纠纷的做法对后世国际口法产生了影响□□☆。其三☆□☆□☆,从法律思口口想口层面看□☆□,教会对知识的垄断使之不自觉的成为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的传递者☆□☆,教会法也口成为从古口希腊□☆□、古罗马法律思想口到后世口口资产阶级法律思想□☆☆□,尤其是古典自然法学派之间的纽带和口桥梁□☆☆□。古希腊法律思想以及经过“希腊化”时期而深受古希腊思想浸润的罗口马法曾创造了辉煌的文明□□□☆,但日珥曼“蛮族”的入侵给这些文口明以致命的打口击☆☆□。正是基督教口驯服口了“蛮族”☆□□☆☆,并在引导口口他们走向文明上发挥了重大作用□☆□☆。教会法受到过古希腊哲学和罗马法的影响☆☆☆□,特别是吸收了罗马法的一些原则和制度☆□☆□□,而在日珥曼王国时期□□☆☆☆,由于教会法地位很高□□□,许多僧口侣同时又是法学家☆☆□□□,他们在各王国的行政□☆□☆、司法和立法口中口发挥着作用□☆☆□,对日珥曼法产生口了口影响☆☆□□,同时也使罗马法得以保留☆□☆。而在12至15世纪罗马法复兴的过程中☆□☆☆,正是教会法和教会法学家的努力□□□□☆,为罗马法的传播口口和罗马法学家的培养做出了贡献□□☆□。在这里最口值一提的是阿奎那☆☆□☆,他将奥古斯丁的神学思想和亚里口士多德的思想巧妙结合□□□□☆。他承口认人的理性☆☆☆,有将其归功于上帝的口赋予□□□☆。他在对法律口的分类中用自然法作为永恒法与人法之间的纽口带☆□□□☆,认为自然法是人口对上帝智慧的理解和参与□☆☆。这就使自然法披着神的外衣口在人间口发挥作用☆☆☆,并成为后世资产阶级法律思想☆☆□☆☆,以格老秀斯☆□☆、霍布斯□□□、洛克☆☆□☆☆、孟德口斯口鸠和卢梭等人口为代表的古典自然法学派开创了近现代法治文明的伟大时代☆☆☆。还有一个口值得注意的方面是□□□☆□,基督教在西方口中世纪的强势口存口在☆□☆□,造成了宗教势力与世俗政治势力之间的制衡☆□□,客观上为人们提供了一口定的自由空间□☆☆。尽管口从整个历口史进程来看☆□☆□☆,这两种势口力或此消口彼长☆□☆☆□,各有占统治地位的时期□☆☆□□,或势均力口敌☆☆□☆□,而且口互有口口渗口透□☆☆□,但总口体而言□☆□☆□,基本上形成了两相匹敌的政治法律权威□□☆,即精神的权威和世俗的权威☆□☆,达到“恺撒的口口归恺撒☆□☆□☆,耶稣的口归耶稣”所言的状态□☆☆。既然不存在绝对☆□☆、唯一口的口权威□□□,也就不容易产生钳制一切的专制□□☆□。“一个口追求自由的口人可以两边躲藏——得罪了世俗政府☆□☆□,可以口躲到教会;得罪了教会□□☆□□,可以请求国王的庇口护□□□☆□,”教会与世俗政府之间的张力给人口们带来了一个相口对自由的空间☆□☆。伯尔曼在其两本传世名著口《法律与革命》和《法律与宗教》中对教会法与西方口法律传统之间的关系作过充分的阐释□☆□。他认为以11世纪末教皇革命(格里高利七世改革)为起点□□☆☆,教俗两方面的一系列重大变革构成了西方法律传统得以产生的基础☆☆□☆。他甚至认为教会法是西方第一个口近代法律体系□☆☆☆。由此我们也可窥见教会法对西方口法律制度口的贡献☆□☆□。

本文由一凡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简论教会法对西方法律制度的贡献的论文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